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27章 那是谁

时间:2018-03-24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没等许氏再反驳,淳和帝已经开始下令:“来人,拟旨,翼国公次子不孝不悌,赐……”

    “不!”许氏没等淳和帝说出那个“死”字,立刻膝行几步,哭道:“是臣妾做的,是臣妾让晖儿做的,一切都是臣妾指使,求皇上收回成命,饶晖儿一命?”

    眼见淳和帝阴沉着脸,半点反悔的意思都没有,忙回头看着沐颚,抚胸哭道:“国公爷,您快帮晖儿求求情啊,真的不是晖儿的错,是我指使的,世子之位迟迟定不下来,是我心急了,国公爷,妾身错了,妾身愿一死只求晖儿平安!”

    换了其他人家,有长公主所生的嫡子在,对于世子之位,庶生子是不敢肖想的。但偏偏许氏知道淳和帝并不多疼爱妹妹,将她赐给翼国公原本就存着打乐阳长公主脸的意思,有这个认知,由不得她不生妄念,兼之沐鄂一直不替沐昀请封,她的心就更加热切。

    一个孩子的言行完全体现亲长对其的教养,许氏有这个心,沐晖没有想法才怪。

    沐颚被她哭的心烦意乱,转过身子面向乐阳长公主,伏地道:“阿衡,你放晖儿一马吧,有什么气你朝我撒,我给你磕头了!”

    “国公爷好大的脸面!你有什么值得本宫生气的?”乐阳长公主冷笑道。

    今日看着他,完全路人一般,引不起丝毫涟漪,还想她对他有什么气?即便有气,也是替沐昀生气。

    “我放沐晖一马?当初他可没想着放我们母子一马,国公爷可是求错人了!”

    “行了!别吵了!”淳和帝耐性告罄,呵斥一句,再次吩咐拟旨。

    许氏眼见事情无法回旋,凄厉地一声大叫:“皇上!是臣妾的错,臣妾认罪,臣妾把命赔给殿下和大公子!只求放过晖儿!”又转回头盯着沐颚,眼神绝望的道:“爷,请您照顾好晖儿和晴儿!”

    说罢起身就朝着殿内盘龙柱撞去。

    沐颚发出一声凄厉喊叫:“许氏……”

    爬起来追出两步,许氏已经脑浆崩裂,撞死在柱上,他的脚步一顿,身体一软倒地。

    淳和帝恨得咬牙切齿,大骂晦气,挥挥袖子道:“赶紧给朕弄出去!”

    太后眉峰都没动一下,作法自毙,咎由自取半点都不值得同情。

    乐阳长公主也是神情淡然,想要别人的命,就需以自己的命来换。

    就是沐昀,也没见情绪波动。

    沐鄂看着许氏的尸身,额上汗水涔涔,心里只剩一个念头,许氏死也是白死,他清楚的知道,历来牵涉到巫蛊哪次不是血雨腥风,哪里是一条性命就能填上的?

    儿子既然敢伸手,哪里能够侥幸留下性命,许氏也是真傻。

    他胆小怕事不是一天了,看着许氏的尸身被抬出大殿,脑子嗡嗡作响,虽下意识知道次子命将不保,然一颗心乱的一团麻,竟是想不起来为儿子求情。

    耳中听到淳和帝阴沉的声音一连窜下令:查抄奉先观,仓济亲族灭族,观中所有人等处死,破月家人也一律处死。沐晖,赐鸩酒一杯。

    “母后可满意?乐阳呢?”

    对于许氏之死,不会引起淳和帝半点心思波动,他只想赶紧给太后一个交代,把这糟心事完结。

    乐阳长公主道:“多谢皇上为臣妹主持公道!”

    淳和帝冷哼一声,向太后道:“母后注意保重身子,儿臣还有事处理,就不送母亲了。”

    说完也不管殿中的人,转身自顾走了。

    乐阳长公主和沐昀一左一右搀扶着太后,送她回去,路过沐鄂身边,他还失魂落魄的在地上跪伏着。

    “你若敢动本宫的义女一根毫毛,本宫就让沐晴陪葬!”乐阳长公主威胁一句,迈步出去了。

    沐鄂浑浑噩噩的想:晖儿马上就要死了,现在追究他怎么病的还有什么意思?

    当日下午,太和殿上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幕就传扬出去了。同时传出去的还有悬了多年的翼国公世子位也终于尘埃落定的消息。

    自此京中少了个沐二公子,多了个翼国公世子。

    等洛明光知道消息时,已经入夜。洛家的门第,得到消息没这么及时,还是乐阳长公主怕她悬心,回府后派初云专程走一趟洛府给她报的讯。

    虽然这件事是乐阳长公主母子占了上风,洛明光却一点也没替他们感到高兴。夫妻父子兄弟之间走到这一步,你死我活的算计,赢了又如何?这中间多少伤痛难过折磨,实不足为外人道。

    洛明光唏嘘着,打算明日再去公主府一趟看看,就算安慰不了他们,也能陪着说说话解解闷。

    这一日过的热热闹闹鸡飞狗跳,此时总算清静下来,洛明光总算可以躺在床上休息了。

    可是事情似乎还没完,静夜中她的窗户悄悄被推开,一条黑影跳进来。

    洛明光几乎要跳起来欢呼雀跃,那人清清淡淡道:“你那么高兴作甚?以为是赵衍那小子?”

    洛明光咬唇看着风十四娘生闷气,不能走门吗?有事不能白日说吗?大半夜来吓人好有意思吗?

    风十四娘望着张大鼻孔使劲呼气的姑娘,走近床边径自坐下来,问道:“白日在公主府,有个很俊的年轻公子是谁?”

    “我哪知道你问哪位?富贵人家哪个少年不俊了?”洛明光没好气道。

    风十四娘也不生气,想了想道:“很俊很俊,比赵衍还俊,身材中等,今日穿了件象牙白的衣服。”

    什么叫比衍哥还俊?比衍哥俊的她还没见过好不好?等等,有一个,勋国公世子赵玉京。

    可赵玉京比衍哥俊吗?衍哥相貌堂堂、威仪赫赫、矜贵高彻、美貌无双好不!

    那赵玉京跟衍哥一比,就是一个花骨朵和盛放花朵的差距!

    呃,这么比好像不太恰当!

    “那是谁?”风十四娘在公主府东游西荡,直到湖边出事,她赶过去,无意中见到了看热闹的赵玉京,后来怕洛明光再有什么事,一直隐匿行踪跟着,没顾上去打听赵玉京是谁。

    “你问人家做什么?”洛明光警惕地看着风十四娘。她说过,杀过男人、杀过女人、和尚、道士、乞丐、老人,别是没杀过美男,去体验体验杀美男事什么感觉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