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25章 请皇上做主

时间:2018-03-24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沐晖原本还想再接着说几句场面话,以显示自己并不惧怕,话到嘴边,陡觉得心口一痛,像是被人用利刃扎进心房。

    一句话吐不出来,气流回呛,顿觉气血不畅,心烦欲呕,到嘴的话愣是说不出口。

    随侍小厮看出他脸色不对,问了一句:“爷,您没事吧?”

    沐晖手抚胸口,缓了缓强撑着吩咐了一句:“回去!”

    小厮应了一声,试探着扶起他,然后一干人慢慢退走。

    沐晖勉强走了几步,突然“哇”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向后便倒。

    小厮急忙去扶,众人瞬间乱作一团。倒还有人知道飞奔去找太医,有人回府报信,有人背起晕厥的沐晖。

    翼国公府因为二公子突如其来的病而兵荒马乱之时,皇宫太和殿内正跪着乐阳长公主和沐昀母子二人。

    而太后也得了信从宫里专门为她辟的佛堂出来,此时就坐在淳和帝的面前。

    “桓哥儿走的时候还不到七岁,端哥儿也没活过十二岁,哀家也就剩乐阳一点骨血……”太后低垂着眸,语气似乎很平静,但若细看,那下巴微微颤抖着,放在膝上的手也抓紧了腿上的衣料。

    桓哥儿和端哥儿是太后早夭的两个儿子。

    乐阳长公主凄厉的叫一声母后,没让太后继续下文,她此刻如同万箭攒心般难过,丧子之痛,经多少年都刻骨铭心,为了她的事情,年老的母亲不惜揭开自己的伤疤以做武器,心里是何其伤痛?她怎么忍心!

    她膝行着过去抱住太后的双腿,再次叫道:“母后,别说了!”

    宝座上那位心冷硬如铁,母亲的话伤不了他分毫,只会让她母女伤痕累累。

    沐昀跟过去,扯住太后的手,“外祖母别担心,上天保佑,叫咱们发现的早,母亲和外孙儿这不好好的,您若再气出个好歹来,就是母亲和我的不孝了!”

    太后摸摸沐昀的鬓角,继续面向淳和帝道:“哀家就只有乐阳一点血脉了,还请皇上念在小时候哀家的照拂上,给你妹妹一个公道。”

    这话说的简直扎心,淳和帝是太后抚养长大的,此时抬出养育之恩才能令淳和帝为乐阳做主,若叫人听了会怎么想淳和帝?

    母子二人自打那年的事情之后,一只离心到现在,太后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

    淳和帝露无奈的表情来,“母后说的这是什么话?朕不是您的儿子?乐阳不是朕的妹妹?朕的妹妹叫人陷害了,朕能不恼火吗?这不是答应查了吗?”

    乐阳长公主不看淳和帝,退回去依旧跪在当中,道:“当年皇上说许氏贤良淑德,臣妹自幼娇宠,不善俗务,赐给沐颚,好帮着臣妹打理府里俗务。现在又如何?贤良淑德?呵----生出来的是什么东西!给长兄下鬼将术,巫蛊咒嫡母,就为一个国公位,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

    乐阳长公主的嗓子有点抖,语气也带着些激愤,这般置疑淳和帝的话,除了她大齐任何人都不敢明目张胆说出来,半点没有为淳和帝留面子的意思。

    她以皇上称呼淳和帝,而不是皇兄,在她心中,面前的人不配做她兄长。

    太后看一眼她的女儿,千娇万宠长大的女儿,即便人到中年也学不会委婉。她暗叹了声,也罢,她已经一退再退,为了当年错误的决定,她已经连累女儿多年不得如意如守活寡,如今还要忍受女儿外孙被人欺辱吗?

    齐翰若不为乐阳做主,她就算碰死在这大殿上也要为女儿出这个头。

    乐阳长公主丝毫不委婉的仍在继续:“破月已经承认受了沐二公子指使,仓济妖道也认下罪名,是受了沐二公子的钱财给阿昀下了鬼降术,皇上可领他们进殿对质!”

    太后接着道:“皇上还要包庇那贱人母子吗?为了一个外人,真的不顾兄妹之情,任由自家妹妹叫人欺负?”

    淳和帝原本因为陈霸和啸九州的事郁闷一上午,被太后和乐阳长公主一番软硬兼施,又不能拿眼前的二人撒气。

    没处撒气就要找个人顶包,虽想着那许氏是他自己赐下的人,也不由厌烦她无事生非。

    一旦找到了一个担错的人,一个情绪的宣泄口,越想越觉得都是她的错。当初把许氏赐给沐颚是存着警告太后的心思,许氏于他不过棋子。这棋子若是安安分分则还罢了,但这棋子若给他添麻烦了,还不如灭了,左右没多大用处了。

    这些心烦的事情此时且没耐心理会,只想赶紧解决了了事,捏捏眉心,“母后和乐阳稍安勿躁,朕说了不管了吗?阿昀扶你母亲先起来!”

    转过头吩咐王长宝,招翼国公和许氏以及沐晖立刻进宫。

    翼国公沐颚和许氏,还有被抬着的不省人事的沐晖,身边跟着姜太医一起进了太和殿。

    淳和帝召见,除非死了,否则就是抬也得抬来。

    沐鄂和许氏先齐齐跪在地上为沐晖请罪,言其突发重病,请淳和帝先允许太医诊治。

    不是装病吧!乐阳长公主和沐昀齐齐探头看一眼,偏这个关头病了,是不是太巧了。

    担架上沐晖面色苍白,唇上无一丝血色,昏迷中依旧紧紧蹙着眉头,似乎极难受的样子。

    还真病了!可真是病的是时候。

    沐晖的小厮回府禀告了沐晖当街拦洛明光马车的事,许氏深信沐晖是被风十四娘吓病的,至于剑气伤人这回事,原谅她少见识,不知道。

    “怎么回事?”淳和帝冲姜太医扬扬下颌问道。

    姜太医跪着禀道:“启禀皇上,沐二公子突发心疾,已经救过来了,再过一个时辰才能醒过来。”

    淳和帝挥挥手令他下去,两名抬着沐晖的侍卫也在王长宝的示意下,放下沐晖,悄悄退出去。

    “启禀皇上,”许氏伏下身子,带着哭腔:“晖儿是长公主殿下新认的义女身边的侍女给吓出了心疾,还请皇上为晖儿做主啊!”

    许氏尚不知道乐阳长公主府巫蛊事发,也不知道淳和帝召他们进宫做什么,自认是淳和帝的人,这个关头了,依旧想着让淳和帝做她的后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