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19章 借力

时间:2018-03-20作者:晓色初开

    ,!

    “小女是见过顺义王世子和一位姑娘同行,当时二位遇到劫匪,跟同行的人走散,看起来挺狼狈。民女刚好乘马车路过,请二位搭乘一段路。至于那姑娘是谁,民女并不知道。”李忘芷斟酌着言辞说道。

    齐愉脸上如同罩了一层寒霜,冷着腔调道:“听说他们举止很亲密?赵世子还给洛二梳头了?”

    李忘芷听到这句话,几乎立刻就猜到是谁跟公主殿下说了这件事,她自然知道陈希希跟她前后脚到的京城,而落霞公主会找上她来问此事,除了当时闯进酒楼房门的陈希希也没别人。

    想起当时那二位的行为举止,的确很亲密,至于赵世子给那姑娘梳没梳头,她却是真的不知道。

    她那会儿全副精神都在陈希希身上,自然没注意到赵洛二人。

    脑中闪过赵世子把那位睡着的姑娘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情形,她心里一阵阵难受。既然赵公子就是顺义王世子,且观落霞公主对这件事的态度……若赵世子尚了主,一辈子只能老老实实守着公主过日子了,纳妾什么的想都不要想,但若是那位娇娇软软的姑娘做了顺义王世子的妻子……

    李姑娘的心思千折百转,一瞬间就想远了。当前情形由不得她细细谋划,已经顺着本能小心回禀落霞的问话:“回公主殿下的话,民女没看见赵世子给洛二姑娘梳头,世子爷跟那位姑娘兄妹相称,行止……并无不妥,殿下莫不是听了谁的谗言?”

    若能趁此给陈希希抹点黑,她何乐不为?

    “真的?”落霞的怒火一缓,有些将信将疑。

    “民女不敢欺瞒殿下!”李忘芷伏下身去,态度异常谦恭诚恳。

    落霞歪着脑袋盯着她的头顶,恶狠狠道:“本宫若查出你撒了谎……”咬着牙接着道:“就活剥了老李头的皮!”

    李忘芷自然知道老李头指的是她的祖父,一颗心颤了颤,将头垂的更低,咬唇道:“民女不敢对殿下撒谎,民女跟赵世子爷和那姑娘同行一整日,那姑娘一直跟民女坐在马车上,赵世子爷则一直骑着马,仅中途在酒楼一起用了顿饭,真的没见到赵世子爷与那位姑娘行止有何不妥!”

    落霞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突然间恼了,起脚踹在李忘芷身上,将她踹翻在地,厉声喝道:“还敢撒谎!明明海陵侯府大姑娘身边的侍女不是这样说的,还敢撒谎骗本宫!”

    李忘芷连忙重新跪好,颤着声音道:“民女不敢,民女真的不敢欺瞒殿下,殿下不要轻信陈希希的谗言,当时陈希希冒犯了赵世子爷,扈从被赵世子爷打了,她怀恨在心,定是故意编排了什么!”

    “陈希希是谁?”齐愉拧眉问道。

    李忘芷愕然抬头,“陈……陈希希是青县知县之女,就是海陵侯府大管家的孙女。”

    齐愉想起跟在陈冉冉身边的女子,才知道并不是海陵侯府的奴婢。

    “陈希希在青县骄横跋扈,最是蛮不讲理,民女曾经得罪过她……”

    李忘芷连忙将两人的恩怨讲述一遍,末了刻意道:“……一脚把房门踹开,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就把民女的侍女打伤了,赵世子爷恼她无状,将她赶出门去,陈希希这就恼了,竟吩咐自己的扈从,要将赵世子爷打死,亏得……”

    “什么!”落霞闻言,如同自己被人冒犯了一般,磨牙道:“贱人敢这么轻贱衍哥哥,简直找死!”

    李忘芷忍不住轻吁一口气,暗道幸运,接着道:“幸亏赵世子爷功夫好,三两下就把陈希希的人打趴下了。赵世子爷不愿轻易受人恩惠,为了还民女的情,特意警告陈希希,不准再为难御医李家,否则就要废了陈四海,哦,陈四海就是陈希希的祖父,海陵侯府的大管家。”

    李忘芷偷眼看落霞公主,观这位公主的言行,想必十分在意赵世子爷,想必他想要照拂的也会爱屋及乌照拂一二吧?他想要对付的会不会也抬腿踩上两脚?

    这位公主殿下果真没让她失望,咬着牙道:“陈四海?陈四海!本宫倒要看看,一个家奴,谁给的胆量敢这么嚣张!”

    径自说着,径自转身大踏步离去。

    李忘芷才觉得绷紧的心神松下来,慢慢从原地爬起,她在原地略站了站,心里想着那位洛二姑娘,她到京这几日,刻意打听京中的一些事情,洛二姑娘要被乐阳长公主认做义女的事情自然听说过。

    此时心里又是好奇,又是复杂难言,左右张望没什么人,寻思着能去看看那位洛二姑娘是不是路上遇到的姑娘就好了。

    她这样想着,低头看看身上的衣物不算寒酸,若偷偷去看上一眼,大约别人也不会留意。左右今日来客甚多,府里下人也不见得每位年轻姑娘都认得。

    这样的宴会,与宴之人自然不会为了吃那一口,因此年轻女孩子们随便在席上坐了坐,便三五成群出去找乐子。

    因为洛明玉的关系,丘氏深觉没脸呆下去,宴前就跟乐阳长公主告了罪,携洛明黛和洛明丽,带着洛明玉先告辞离去。

    乐阳长公主那是什么人,自然连个虚假的挽留都不屑,若不是看几分洛明光的面子,恐怕当场就开口赶人了。

    韩盈掬是文官之女,所交结的自然也是出身相仿的姑娘。

    她们自幼跟男孩子一样学习,凑到一处不像勋贵子女一样闹腾,玩的都是些文雅的项目。

    洛明光刚刚吩咐下人为几位准备了书案以及笔墨用具,大家正准备就今日之宴作诗。

    周次辅之女周君意看着跟韩盈掬说话的洛明光,闪着双眼道:“要不洛二姑娘也来一首?你是主人,总得抛砖引玉才行。”

    洛明光笑笑,这姑娘想看她笑话呢,要不把前世背的诗来一首吓吓她们?想了想算了,不跟叛逆少女们一般见识,摇着手大大方方道:“各位姑娘知道我是从乡下回来的,也就认识几个字,作诗还是算了吧!”

    她这样大大方方提起自己的经历,说起自己不会作诗,反倒让人没有发挥的余地,明知人家没读书,偏要人家作诗,是安的什么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