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15章 侏儒

时间:2018-03-18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若是其他树枝还好些,偏柳枝柔韧,那侍女越是着急越折不下来。

    倒是陈澄澄显得十分镇静,虽也神情看起来也十分着急,但若细看,那双眼中的神色竟半点慌乱也无。

    出了这样的事,立刻就有人去花厅禀告。赵含璋在勋贵圈子可谓大名鼎鼎,洛明光姐妹不认识,但认识的可不少。他不仅是勋国公的次子,也是海陵侯的和陈贵妃的外甥,若真出了事,就算乐阳长公主也不好交代。

    长公主府的下人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没等看热闹的跑到地方,已有两名附近的仆妇赶了过来。

    两人中的一个立刻跳进水里,另一个在岸边等着接应。湖水中间还是挺深的,但湖边其实也就淹到常人胸口,但因为赵含璋太矮,才会四脚不着地,只能在水里扑腾。

    赵含璋死死抓着湖里仆妇的手臂,恨不得双手双脚缠到她身上。那仆妇另一只手抓住他把他往岸上带,岸上的仆妇忙伸手接过,一把把张含璋拎上岸。

    这时候对岸的男子们才赶到,七嘴八舌的问出了什么事。

    沐昀看一眼全身湿哒哒往下淌水的赵含璋,眼中露出厌恶来,脚下片刻不停走向一旁站着的洛明光,问道:“妹妹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弄的?”

    洛明光微蹙了双眉,先安安沐昀的心:“我没事,昀哥别担心。”

    伸手比比脸色惨白着,正在仆妇帮忙下整理自己的赵含璋,“这位小公子找不到娘了,定要我帮着找,但我不认识人……”

    “赵含璋你找不到娘了?”商昶的尾音高高扬起,一副不敢置信的声调,叫道:“你个没脸没皮的,什么人你也敢骗!告诉你小子,昀哥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若叫我听说你欺负我妹妹,小爷不撕了你!”

    韩采柏因为跟沐昀好歹同行一路,今日也接了帖子前来。他站的位置靠外围,因不了解情况小声跟旁边的人打听:“那小公子……”

    他旁边的青年嗤笑一声,扬扬下颌示意满脸寒霜的赵玉京,小声道:“那位的异母弟,淳和五年生人。”

    韩采柏反应何其快,将一双眉毛高高挑起,眼中的讶然毫不遮掩。淳和五年出生,现在是淳和二十年,已是十五岁的人了。

    这长相……

    原来是个侏儒!

    难怪看起来头大身体小,四肢短小。虽然面相看起来十分协调,真像个童子,但仔细看来到底不一样。

    旋即心中涌起怒气来,十五岁的少年装作小童,要一个少女带他去找娘,安的什么心?

    再看一眼跟沐昀小声交谈的洛姑娘,暗叹一声,长得也太好了,真不是什么好事!

    赵含璋灌了几口湖水,还吓得不轻,正是满肚子不快,听了商昶的话,正如火上浇油,一口恶气吐不出来,眼珠一转,看到娇花软玉似的姑娘,恶念陡生,突然指着洛明光大叫:“是她,这个坏丫头她把我推下湖的!”

    洛明光大撑双目,尼玛!真是人丑多作怪,满嘴喷粪,她真该拿牛粪糊他一嘴的。呃,还是算了,太恶心,拿不了。方才就不该心慈手软,多让他灌几口水,让他说不出话才好!

    “谁!谁推的我儿?”

    洛明光心里的念头转了转,人后突然响起尖利的声音。

    人群主动分开,乐阳长公主和勋国公夫人小陈氏从分开的人群中进来。

    花厅贵妇们自矜身份,没好意思一窝蜂都来看热闹,所以只来了身为主人的乐阳长公主和当事人的母亲勋国公夫人。

    勋国公夫人小陈氏三两步挤到前面,看到赵玉璋全须全影的站着,才松口气,拉着一边检查有没有伤着,一边问道:“我的儿,可吓死娘了!方才说谁推的你?告诉娘,娘活剥了他!”

    沐昀嗤笑一声,“夫人这是要活剥了谁?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再说不迟!”

    乐阳长公主这会儿已经听下人禀告了事情经过,闻言冷笑,伸手招洛明光过去,道:“丫头,给义母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别怕,有义母在,定不会让人往你身上泼脏水!”

    勋国公夫人闻言便知洛明光是罪魁祸首,一双眼在她脸上狠狠剜着,恨不得用眼神活刮了她。

    洛明光听道长公主的维护,心里暖暖的,屈屈膝,应了声是,道:“我跟姐姐在湖边随便走走,这位小公子突然跳出来……”

    她把方才两人的对答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赵含璋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闻言都是一脸了悟,沐昀只管冷笑,商昶又是破口大骂:“真不要脸!”

    赵玉京嘴角勾出个讥讽的弧度,懒得多管,一句话都不多说。

    勋国公是在原配妻子昭阳阳长公主去世一年后娶的小陈氏进门,小陈氏进门不到一年就生了赵含玉,之后又不到一年生了赵含璋。

    赵含玉和张含璋年龄相隔太短,都说小陈氏因为第一胎没有养好身子就再怀一胎,孩子在母亲肚里受了亏损才长不高,十五岁了还跟五六岁孩子似的。

    也有人说赵含璋心眼太坏,连老天都看不过去,惩罚他长不高。

    赵含璋十三四就通了人事,家里稍微有点姿色的丫鬟都被他祸害一遍,若真只在家里胡闹也就罢了,在外面但凡遇到点颜色好点的都要想方设法沾点便宜。京城了解的人家都知道他什么德行,所以姑娘们都离他远远的。

    他装作小孩子骗人家初回京的洛姑娘,到底打什么主意,大家焉能不知?

    沐昀双眼闪着寒光盯着赵含璋看,心道,这祸害真是作死,敢把注意打到她妹妹身上,今日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总得设法帮妹妹讨回公道才是。

    乐阳长公主一双眼如刀一般盯着赵含璋,赵含璋机灵灵打个寒颤,为转移责任,立刻再次强调:“她推我下去的,她想淹死我!”

    洛明光扁扁嘴吧,委委屈屈辩道:“我没有!刚刚恰恰刮了一阵风,他是被风卷到湖里的!”

    虽这辩白毫无力度,然她声音软软,更增添几分娇弱,让人不由自主心生怜惜。人心同情弱者,兼之大家都知道赵含璋是什么德性,一面倒的相信她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