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09章 各路神仙1

时间:2018-03-16作者:晓色初开

    ,!

    符简杀完人却一个激灵醒过神来,陈霸是皇帝近卫,若风声走漏出去,淳和帝岂会不追究?淳和帝又不是多讲道理的人,届时怕有嘴说不清。符简脑子一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捉到的人全部杀了灭口,又封了所有知情人的口,欲把这件事抹平。

    但做过总会留下痕迹,何况当晚动静那么大,哪能查不出来?

    淳和帝为此事自然又是大动肝火,至此击刹司得力人手失踪的失踪,出意外的出意外,剩下的不够出色,难当大任,击刹司算是废了。

    事情到了今天,淳和帝若还认为是巧合,未免也太傻了点。但思来想去,也没想到是什么人在暗中筹谋跟他作对,因为被击刹司刺杀的大员太多了,任何人家里的亲人都有可能怀恨在心,从而设法复仇。

    淳和帝追本溯源,一切起源于当初派人刺杀赵衍,他不由又把目光转向赵衍。

    派人叫来一直给赵衍诊病的姜太医问情况,姜太医也很无奈,人有没有病难道他还看不出来?三番五次被淳和帝问病情真假,可叫他怎么说?昧着良心说假话他不是做不到,但皇上要传顺义王世子进宫怎么办?那么明显的病人,就是瞎子恐怕也能看出来。说真话皇上又不信,难道要皇上亲自去看看?

    姜太医把赵衍的情况老老实实禀告淳和帝:虽然近日有起色,但也仅限于能开口说话了,多说几句还是会受不住。

    淳和帝兀自不放心,欲亲眼见见赵衍,然赵衍病的重,他此事若定要招人进宫,倒显得他不慈,所以就让张彧亲自去一趟,看看赵衍的真实情况。

    张彧跑了一趟,回来禀说顺义王世子果真病骨支离,说两句话都会累,这会儿还是好走些了,前几日听说连句话都说不出来,羸弱的模样绝对装不出来。

    淳和帝大发一通脾气,恨赵衍病成这样还死不了,吩咐王长宝加派人手去顺义王府,严密监管赵衍一举一动。

    然后又让张彧着刑部派人去一趟太平府,查陈霸和啸九州覆灭的隐情。

    因这件事,淳和帝疑神疑鬼,觉得所有被击刹司暗杀了的文臣武将的家眷都有嫌疑,都在背后筹谋对付他,起了斩尽杀绝的心思。目前没什么可用的人手可以为他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构陷罪名也需有人做他手中的刀才行,想起这些难免又开始惋惜他的击刹司,大发了一通脾气,暗思得尽快筹建一个新的击刹司。

    ********

    洛明光扶着乐阳长公主走在湖边的鹅卵石小道上,未到花厅,远远便见衣香鬓影,姹紫嫣红,一派热闹的场景。

    乐阳长公主府宴客,可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的,今日到场的都是大齐数一数二的高门。

    侍女仆妇们打起精神穿梭其间,管事媳妇们面带笑容招呼宾客,上下一片繁忙景象。

    大花厅右侧搭着遮阳的棚子,棚子里有戏台,折子戏已经开始咿咿呀呀的唱起来。棚里坐着不少人,侍女们在里面端茶倒水。

    香远益清中的这处花厅四面各立着几根朱红色的大柱子,用雕栏围起来,四面都留有入口。虽时令虽已入秋,然尚有夏日余威,在这样四面通透的地方宴客,很是清爽舒适。

    因而一眼就能望见里面影影绰绰,有坐着的人,有站着寒暄的人,煞是热闹。

    紧邻着大花厅有个相对小点的侧厅,结构和大花厅一模一样,里面也坐着宾客,料来身份地位略低的安排在那里。

    礼宾长长一声吆喝:“乐阳长公主驾到----”

    厅里的人,看戏的人通通停了话头,大家纷纷出来在外站了,随着乐阳长公主的走近,参差不齐参见。台上的锣鼓声也停了下来,戏子们远远在台上躬身行礼。

    乐阳长公主牵着洛明光的手径自穿过分成两列的人群,遇到熟识的就含笑颔首。

    洛明光只管一路面带微笑,长公主寒暄时便在旁边屈膝施礼。

    偶尔望见人群后面丘氏带着洛明玉、洛明丽和洛明黛三人,她冲着自家人点头示意。

    洛家人今日也来了,认了人家的闺女,总得让人家里的人过来。但毕竟一个五品官员的家眷,身份在此处不够看,进不到中心,只能在外圈打转。

    大花厅入口处有一名三十多岁的贵妇扶着个老夫人站着,乐阳长公主快走几步,伸出双手扶老夫人另一边,微嗔那贵妇:“舞阳快扶你婆婆进去,老人家年纪大了坐着就好,来回折腾什么?”

    洛明光心道,原来这位就是商昶的母亲舞阳长公主,而她的婆婆就是褒国公太夫人。

    原本褒国公太夫人和舞阳长公主这样的身份不会倒这么早的,但先帝仅有三女,还有一个早早过世,就剩这两人,所以难免亲近些。

    舞阳长公主作为亲妹,早早到场,即便不帮着迎客,好歹可以跟客人寒暄几句,不令冷场。婆媳俩人一路,所以褒国公太夫人跟着也来的早点。

    褒国公太夫人呵呵的笑:“这点路哪里就累着了,按说殿下到来,臣妇等要行跪拜大礼,殿下心胸宽,免了这茬,动动脚的事,再嫌累就不恭了。”

    “哪的话?太夫人您是长辈,可别跟我说这些……”

    三人边说着话,边一起向里走。

    进入花厅,乐阳长公主在主位上坐了,也招呼大家坐下。洛明光主动在她身后站了,如同一个真正的晚辈一般,间或用眼角偷偷打量屋里的情形。

    舞阳长公主和她的婆婆坐在右侧最前面的两张椅上,左侧还有几把座椅都是空的,想当然那些是为身份比较高的贵妇们预留的座位。

    靠后一点位置上的都是三四十岁和乐阳长公主年龄相仿的夫人们,年轻女子很少,想必不耐烦在这里应付,早早出去玩了。留下的几个都在暗中打量洛明光,洛明光浅笑着任人打量。

    乐阳长公主和一名夫人交谈几句,她听两人口风猜测那夫人大约是山阳侯的夫人。苗嬷嬷讲过,山阳侯是皇后的亲兄长,太子亲舅。

    南平国与大齐多年纷争不断,边境不甚安稳,山阳侯作为老一代将领凋零后淳和帝扶植起来的新一代将领,与顺义王一南一北常年驻守边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