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08章 陈、啸之覆

时间:2018-03-16作者:晓色初开

    ,!

    洛明光观赵玉京神色淡淡,不像个热情的性子。叹道不愧和赵衍齐名,连这性子都是差不多。不过想起赵衍私下那混蛋性子,也不知道这位赵玉京是不是也是人前人后两幅脸孔。

    商昶嘴里分辨着:“我去叫了柴子书和方画戟一起过来帮忙,可没有偷懒耽误昀哥的事。他们两个一个在大门,一个在二门,已经守着了,昀哥放心!”

    说着话眼光却往洛明光脸上瞄。

    乐阳长公主赞了一句:“这次倒细心,有长进!”

    商昶的眉毛立刻飞了起来,“我家老祖宗也夸我进益了!”

    孩子似的性情,叫乐阳长公主和洛明光同时莞尔一笑。

    沐昀介绍洛明光:“这位就是我洛家妹妹,妹妹过来见过勋国公世子、褒国公世子……”

    “这位妹妹见过,那天在城外,妹妹可还记得?”商昶绽开笑容,十分阳光灿烂。

    哦,洛明光想起来了,那日出城迎接沐昀的人中有一位说昀哥的妹子就是我的妹子,就是眼前这位。

    倒是十分的不见外,这就叫起妹妹了。

    她却不能随便叫什么人哥哥,屈膝道:“见过赵世子,见过商世子!”

    赵玉京微微颔首。

    时辰不早了,乐阳长公主挥挥手:“行了,别磨叽了,赶紧招呼客人去!”又交代赵玉京:“京哥儿看着点,别让他们胡闹得太过。”

    “姨母-----我这刚认了妹妹还没说话呢就赶人!”商昶涎着脸皮嘟囔。

    赵玉京倒是拱手道是,十分干脆的欠欠身一手扯了商昶,道:“再不过去客人就该进门了。”

    商昶犹自挣扎着回身挥手:“妹妹,有人欺负你说一声啊,哥给你出气!”

    沐昀接一句:“正经哥在这儿呢,用得着你?”

    洛明光抿嘴而笑,长公主笑骂沐昀,“你也别跟着了,一起去吧!”

    “那怎么行?怎么也要把娘和妹妹送到地方!”

    “快去!自己家里,又不是不知道地方,还要你送!”长公主斥了一句。

    沐昀道:“好好,谨遵母亲大人之命!”

    说着转身向前面两人招手,大步流星往前赶:“等等我……”

    ******

    乐阳长公主府的宴会尚未开始,禁中大内太和殿中张彧已经派人查清陈霸和啸九州的消息,上复淳和帝。

    那日陈霸和啸九州带着心腹下属出了潞州,夜里宿在太平府的一家客栈中。

    陈霸是个无女不欢的,那夜同样招了当地名妓露心过夜。折腾了大半夜,陈霸沉沉入睡,丝毫没察觉窗外探进一根竹管,旋即一股细烟丝丝缕缕飘进房内。

    睡到天色将明,陈霸突然被吆喝拍门的声音吵醒。客栈里吵吵嚷嚷,似乎官兵在搜寻什么人。

    不多时搜查的人已经来到陈霸的房门前拍门,陈霸起身开门。门外官兵自称是太平府都指挥使司的人,奉命搜查江洋大盗。

    陈霸睡意正浓,极不耐烦,击刹司历来横行惯了,哪里是肯让人的,坚决不让人进房。

    那些人却是横了心非进不可,对方人多,陈霸的人还没赶来,官兵们已经涌进了房里,旋即一名官兵掀开他床上被子,惊呼一声:“在这里了!”

    门口有人闻讯跑去报信。

    陈霸当时下意识反应,这些人恐怕是做了局针对他来的,待他看清床上之人,也不由惊住了。

    只见床上一名女子,正是二八年华,肤色白腻,秀发堆云,可双目圆睁,已是气绝多时了。而锦被堪堪遮到胸前,露出晶莹的肌肤上青紫斑斑,不加遮掩的纤细脖颈上赫然一双手印。

    重要的是-----此女不是露心!

    露心哪里去了?

    陈霸分明记得临睡前还把那软滑的身子搂在怀里的,怎么一觉醒来换了人?

    这人又是谁?

    陈霸正在试想整件事情,揣测可能栽赃陷害他的人是谁,门外脚步声杂沓,啸九州和下属们也都惊醒过来查看。

    陈霸还没来得及回答啸九州的问题,又是一干人进来,当前官兵分开人群请两人进来。

    一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常服。另一人及冠之年,身上却是一身吉服,似乎正在娶亲,匆忙出来,未来得及更衣。

    官兵介绍说,长者是太平府都指挥使,少者是都指挥使符简之子符凌云。

    原来今日正是符凌云成亲的日子,酒过三巡,新郎回到洞房,却发现房中侍女全都被迷晕过去,新娘不知所踪。

    为保护新娘名节,符凌云尽管又惊又怒,当时也没敢声张,悄悄禀告了父亲,符简立刻以府里进了盗贼之名封城带人到处搜查。

    而今新娘子就躺在陈霸的床上,看那样子,分明是被奸杀。都指挥使掌握一府军政,儿媳被人掳走奸杀这种事简直是奇耻大辱,断不能忍,当场下令捉拿陈霸。

    陈霸自然不会束手就擒,分辨无效,就拿出证明自己身份的腰牌。

    击刹司的存在见了不了光,内部证明身份的腰牌不敢随便拿出来,为外出行走方便,淳和帝给他们的是带刀舍人的腰牌。

    带刀舍人是皇帝近卫。

    然再是皇帝的人,也没有强掳地方大员女眷奸杀的道理,若掌握一方军政的符简忍下这口气,那也太窝囊了点。

    何况身边的儿子目眦欲裂,若不是他还有几分理智,三番五次拦着,恐怕立时上去生啖其肉。

    符简必竟不是庸人,虽也有些怀疑这些带刀侍卫不会无缘无故做下这么不堪的事,同时心里又不敢十分确定,近些年淳和帝身边亲信的猖獗程度他也是知道的。

    因此符简态度也没十分强硬,只要求将陈霸带回去配合问询。

    但陈霸这些年猖狂惯了,哪里是能任人捆绑的?

    双方几番言语交锋,越说都是越火大,索性动起手来。陈霸和啸九州的人虽然个个不是庸手,奈何地方狭小,他们最擅长的箭矢施展不开,对方人手又足,最后都被擒住。

    押解到中途,不知打哪里跳出个人来,一箭射中骑在马上的符凌云,嘴里冲陈霸和啸九州吆喝着,“两位大人先走,小的断后!”

    天色不明,陈霸也没看清那人到底是谁,只当是自己人先前走脱了,现在救自己来了,趁着混乱和啸九州欲杀出重围。

    符简眼看那箭矢从儿子前胸透出,眼见不活了,悲恸之下,当场下令将两人格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