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02章 事了拂衣去

时间:2018-03-13作者:晓色初开

    ♂

    风十四娘被她使唤着跑了一圈,也没什么不耐烦,倒是洛明光有些歉然,想说句什么,奈何人家风姑娘直接进了房关了窗,她只得摸摸鼻子回房睡觉。

    次日苗嬷嬷回府,捎来赵衍的手书,没头没尾,仅有几个大字,“甚好,勿念!”

    洛明光临摹过赵衍的字,认得这正是赵衍的笔迹,铁钩银划,力透纸背,的确不像是重病羸弱之人书写的。

    她稍稍放下悬着的一颗心,但苗嬷嬷连日有些心神不安又让她觉得有些狐疑,再问苗嬷嬷,只说家里一位长辈身体有些欠安。

    洛明光无从分辨这话的真假,让她回去待几日伺候长辈又不愿意,所以对于赵衍生病这件事依旧持怀疑态度。

    京城里对于顺义王世子的病也一直传的很广,都说太医判断他这次凶险异常,恐怕难以熬过。

    顺义王近年也是健康状况堪忧,听说已经很久不见人了。幸亏顺义王前些年在北地收了个义子,这义子武艺高强,征战勇猛,在北疆威名赫赫,使胡人不敢轻易破关。

    有些人不由感慨,若是顺义王世子身体好,今日这威名恐怕就轮不到一个不知打哪里来的义子了。

    在这样的留言里,某日风十四娘失踪了一日,不知去了哪里。她来无影去无踪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洛府人对她时而冒出来,时而又不知哪里去了司空见惯,也只有洛明光察觉她曾经失踪过,但对于她的私事她不想干涉太多。

    就在风十四娘失踪那日的次日,一封八百里加急的消息,自扶渠山所在之地的驿站发出,仅用三日功夫就呈到了淳和帝的案头。

    太和殿中“哐啷”一声巨响,却是淳和帝身前的御案被一脚踹翻了,案上的笔筒、笔洗、笔架等物件乱七八糟摔了一地。

    淳和帝忽地一下从椅上坐起来,咬牙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到底是谁,是谁做的……”

    王长宝偷眼看一眼淳和帝,他额上的青筋蹦出,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咬谁一口。

    王长宝暗自心惊,皇上不是好脾气的人,但气成这样也是少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皇上一生气总有人倒霉,他不敢轻易开口触霉头,只得努力把自己往后缩,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这么多年他早已摸透了皇上的脾气,生气的时候谁往前凑谁倒霉,这时候谁劝谁就成了皇上撒气的对象。若等他气过了那一阵再去劝,皇上好歹还能听得进去些。

    王长宝打的好主意,但是这次淳和帝不按他设想的来,暴怒地在殿中走了几圈,目光阴戾逼视着他,厉声喝问:“你说,这世间真有什么邪祟?邪祟能杀人?”

    王长宝哪里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回答?正斟酌言辞,淳和帝已经等不及,一脚踹在他身上,喝到:“说呀!死奴才,你倒是说呀,到底有没有邪祟!朕的人跟他们有什么仇?要赶尽杀绝!”

    王长宝不知淳和帝说的什么哪里能回答的上来,讨饶也不敢。淳和帝一脚下去,似找到了宣泄口,又是一脚踢过去,再一脚,一脚一脚将心中的怒火发泄出去,边踢边恶狠狠道:“朕就不信,他赵家人在山上没事,偏要跟朕作对,朕就不信这个邪,朕偏要杀光他赵家人……”

    王长宝一边咬着牙不敢躲,不敢发出声音,一边尽量将身体蜷起,护住胸腹,还一边猜测着淳和帝生气的起因。

    难道又是顺义王府的事?皇上这半辈子就跟顺义王府杠上了,不把赵家人杀光誓不罢休。

    淳和帝也不知踢了多少脚,好歹把怒火发泄地差不多了,转身之际踩到方才散落在地上的笔架,身体趔趄一下,回头斥道:“还躺着作甚!等朕去扶你啊!还不快收拾收拾!”

    王长宝不敢争辩,忍着疼爬起来,也不敢叫人,自己爬过去收拾地上的狼藉。

    无意见到地上一飘着的加急密函,他手上不停,匆忙间把那纸看了两眼,断断续续看了几行字:突然青影一闪……有银色的光芒闪过……掌司大人脖颈喷血毙命,其余击刹一十五名……

    他没敢细看,心中已是惊涛骇浪,杜秉忠带着十八名击刹去惊马坡查杜虎眉和杜豹飞的死因,他是知道的,竟然死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击刹司掌令杜秉忠竟然莫名其妙死在惊马坡!而且别人人影都没看到!

    他不由有些毛骨悚然,前些天皇上刚查明,顺义王一脉正是当年赵国帝王嫡亲血裔,而当年的赵国精锐尽数死在惊马坡一役中,难道赵国精锐亡灵这么多年了依旧会护佑赵家子孙吗?

    所以皇上的人在那里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而顺义王世子毫发无伤走出来?

    他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相信这是真的。杜秉忠那是什么人?那是皇上手中最锋利的尖刀,多少不可一世的王公大臣折在他手里,曾有多少人想要他的性命反倒自己丢了性命。

    统帅着击刹司十三击刹使,监控着朝野上下,这样的一个人竟然真的死了,若不是鬼神为之,很难相信谁有这个能力。

    ***********

    大齐自高祖立国,励精图治,勤勉治国,每月初一十五,塑望两日大朝会从未间断,到了淳和帝掌政,这规矩初时还遵守,后来淳和帝以天下太平无事为由,渐渐减至塑日一次。再后来又减至两月一次,而如今已只剩半年一次。

    半年一次登上那气势恢宏的殿宇,和众多权臣阁老们同处一片屋宇下,洛宴斋的心情是相当激动的。虽然一个五品官员的位置已经排到大殿门口了,不妨碍他满心与诸多重臣们同呼吸共命运的兴奋之情。

    虽然皇帝陛下的心情今日似乎不怎么美妙,却丝毫影响不了洛大人美妙的心情。

    皇帝陛下再怎么不痛快,那火也撒不到他身上。他羡慕的望着站在队伍最前列正被皇上喷的满脸口水的首辅张彧,能被皇帝陛下撒火,说明那是皇帝陛下的近臣,他怎么能不羡慕呢?

    至于皇帝陛下正怒吼着什么他也没仔细听,似乎是骂什么地方的承宣布政使饭桶,要将其押解进京治罪。

    他半点不为张首辅担心,张首辅人称三功首辅,哪三功呢?所谓法螺功、马屁功、厚颜功!有了这三功,张首辅每能化险为夷。(此处借用金庸先生《天龙八部》中包不同讽星宿派之言,非作者原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