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96章 回府

时间:2018-03-09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扭头道:“丫头,你那经文没问题吧?这娃娃多留几日有没有关系?”

    洛明光点头保证:“放心,只要您时时带着,保准百邪不侵!哦,对了,义母还是贴身戴着的好,不小心弄湿了可就失效了。”

    乐阳长公主颔首表示知道了,重新把巫蛊娃娃丢进大花斛中,捡起地上的鸡毛掸子插好。

    洛明光见状也不问为什么,左右那娃娃现在就是个娃娃。

    乐阳长公主经历的事情多了,早已磨练的喜怒收放由心,转过身就似乎平息了自己的情绪,重新执起洛明光的手,一边往榻边走,一边道:“咱娘俩我也不说什么感激的话,你对阿昀的恩和对我的恩,我心里都记着呢!”

    “看义母说的,就像义母说的,咱娘俩的事说多了多见外。别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就算不认识的陌生人,我碰到了也要伸伸手。”

    乐阳长公主越看洛明光越满意,两人又再屋里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后来沐昀派人真的送了两只野鸡回来,洛明光才道要去厨房为沐昀做面。

    乐阳长公主吩咐大丫鬟云雯跟着一起去,交代厨房好好配合姑娘,千万不能让姑娘累着。

    有长公主身边的大丫鬟跟着,厨娘们有听说是长公主即将认下的义女,没有不尽心的。洛明光吩咐下去,很快有人帮着动手完成,人多效率高,长公主府的调味品和各种食材齐全,做出来的面食比起路途上的不知精致多少倍。

    洛明光让人用一个紫砂陶砂锅中端到前面,发现赵衍也在座,正跟长公主和沐昀说话,三人神情都有些凝重。

    “咦,衍哥你也来了,没吃饭吧,正好!”洛明光忍不住开心道。

    赵衍扭头给她一个微笑,道:“阿昀说你今日要做野鸡山菇面,过来混顿饭吃。”

    乐阳长公主很稀罕地看一眼赵衍,这外甥什么性子她最清楚,居然有跟姑娘家说笑的时候,可真是稀罕。

    洛明光笑得十分开心,招呼道:“义母、衍哥、昀哥,快过来吃吧,放久了面就要糊了,可就不好吃了。”

    吃完饭,乐阳长公主把染霞和霜色叫过去,再三吩咐要好好照顾姑娘,后来又让霜色跟着云雯去取自己日常用的护理手的香露过来,交代染霞要日日为姑娘涂抹,争取早日去掉手上的茧子。

    末了又让沐昀亲自送回去。

    赵衍送出大门,望着车马走远,咂摸着不能正大光明送媳妇的滋味怎么都觉得不爽快。

    沐昀看着人进了洛府大门,自己却没进去,掉转马头走了。

    外出归家,第一件事当去禀告家里长辈,所以洛明光没回快雪轩,而是去了老太太的院子。

    尚未走到院门,斜刺里突然撞出个人来,鬓发有些凌乱,身上衣衫不整,满身酒气,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潮红着脸看过来。

    洛明光的脚步一顿,仰头看向他。这醉鬼嘻嘻一笑,口齿不清调笑道:“咦----哪来的美人……”

    染霞、霜色同时皱皱眉头,待要呵斥,听得一声厉喝:“老三,混账东西!乱嚼什么蛆,这是你侄女!”

    洛宴斋衙门清闲,所以早早就回了府,刚从母亲院里出来就遇到自家不着调的兄弟。

    “二丫头别怕,这是你三叔,喝多了些,你别跟他计较。”洛宴斋放软声音安慰。

    洛明光顿时凌乱无比,尼玛,三叔居然还是这个样子,她记得当年还是半大孩子时就不怎么着调,招猫逗狗的,这些年被老太太娇惯着越发不成样子了。

    嘴上却还得道:“女儿不敢!”正式跟洛宴丰施礼:“侄女儿见过三叔。”

    洛宴丰使劲抹抹脸使自己清醒点,大着舌头道:“侄、侄女,我怎么不认识……”

    洛宴斋懒得让长公主赐的侍女看自家兄弟笑话,不理会他,笑着向洛明光问道:“怎么样,今日可见到殿下了?”

    洛明光恭顺地道:“回父亲的话,见到了,殿下很亲切,待女儿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快去跟你祖母说说,她老人家担心了一整天,就怕你小孩子家家不懂事,惹了殿下不痛快!”洛宴斋道。

    洛明光心里道一声,才怪!屈膝应是,别了洛宴斋进老太太的院子。

    洛宴斋捋着胡子满意的看着她的背影,一回头看到自家兄弟做贼似的也探头看自家闺女背影,脸一绷,抬手在他脑门上抽一记,“看什么看!回去醒醒酒,像什么样子!”

    在洛明光去乐阳长公主府次日,一溜金银玉器,首饰布料穿过京城热闹的长街送到洛府中,于是京城人很快便知道了名不见轻传的洛大人家中那位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找回来的女儿,莫名其妙得了乐阳长公主的青眼,要被长公主做义女了。

    与此同时还传出乐阳长公主即将摆宴邀请京中有身份的人,正式举行认亲礼。

    因长公主的重视,连日来洛府着实风光了一把。虽具体宴请的日子没定下来,但不少贵女们已经开始准备去赴宴的衣物手饰。

    ************

    “……已经查明,潞州按察使吕祯已被刺亡故,吕祯在潞州声望极高,怕出了岔子,击刹司派出陈霸和啸九州二人同去办理,目前两人领着人手已经离开潞州,正往京城赶。”

    归云侍立在赵衍身旁小声禀着打探来的消息,“咱们得到消息晚了,只来得及救下吕祯的长子一家。张相恨透了吕祯屡次坏事,这次下了狠手,非要斩尽杀绝,以缉捕盗贼的名义封锁了整个潞州,小的安排人手很费一番周折才护送他们去了北边。”

    赵衍的中指一下一下扣着椅子的扶手,沉思片刻问道:“杜秉忠出了京城没?”

    “还没。”归云道:“范百户传来消息,埋下的内线称杜秉忠已经打点好行装,最迟明日就要出京。”

    “陈霸和啸九州两人让罗克用找人收拾了,目前还不是暴露实力的时候,这件事要做的自然,别让人看出端倪。至于杜秉忠……”赵衍的话停了下来,突然想起什么,道:“杜秉忠不用管,我来想办法!”

    喝口茶又问:“昭阳长公主的死因可有进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