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80章 骨笄不不离身

时间:2018-03-04作者:晓色初开

    ..异世异人行

    丘氏惊讶地看她一眼,原想跟着个仆妇长大,理应不识字的,哪知不仅识字,貌似还很博学,看一眼门匾,竟然能说出出处,难道这姑娘另有际遇?或是刘王氏一介仆妇竟会给她找先生不成?这也太无稽了点!

    相比丘氏,苗嬷嬷倒没什么感触,他们世子爷看上的人哪会那么简单!

    进了院门,洛明光见到院子果然不大,一座正房,两侧有东西两厢房,俨然小小的四合院的样式。收拾地很是干净整齐,院中种着两颗金桂,树下垂着架秋千,很有些趣致。

    这时节金桂正是盛极将衰之时,树下落有点点碎金,飘着满园甜蜜馥郁的花香。虽光线问题有些看不大清全貌,她还是挺满意的。

    丘氏叫院中的伺候的下人,道:“咱们家的姑娘多,分了院子的才有一个二等,两个三等的丫鬟伺候,二丫头既然有了长公主殿下赐的人……”

    她说着指指其中两个小丫头,继续道:“玉竹和玉菊都是三等,留着跑跑腿,二等的青竹我就不让她过来了。”

    她说着笑笑:“家里人手也挺紧张的。”

    直言不讳,很是畅荡的样子。

    洛明光忙屈膝道谢。

    苗嬷嬷看得挺满意,这位洛府的当家主母让自己的亲生女儿搬出正房,让给年长的姐姐,让人半点礼都挑不出来。看得出来是个细心周到心胸开阔的。有这样的继母,这个家也不算太糟心。

    丘氏又看看隐形人似得风十四娘,歉然道:“原先不知道还有风姑娘,也没预先准备,今晚先将就挤挤,明日再给风姑娘找住处。”

    风十四娘瞥一眼正房旁的耳房,淡淡道:“不用,我就住那里。”

    丘氏感觉这姑娘态度冷冷,身上一股冷厉之气,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见洛明光没反对也就不多言。

    进了房门便是敞阔的明间,室内一色花梨木桌椅家具。正中是个长条案,案后墙上挂着一幅书圣《圣教序》的摹本,依旧是笔力稚弱的样子。

    洛明光笑笑,大约这也是四妹妹的墨宝了,还真是喜欢书圣的字。

    “你四妹狂妄自大,把自己的字到处乱挂,也不嫌丑!二丫头若不喜欢,取下来另换就成。”丘氏笑道。

    “哪里,四妹的字很漂亮,我都连笔还拿不好呢!”洛明光的赞扬完全出自真心。

    明间左右两侧各有镂空雕花槅扇,槅扇中间开了个小小的月洞木门与次间相连,门后垂着嫩黄暗纹帐幔,在月洞门两侧用金色钩子挂起,下面垂着同色的流苏。

    透过月洞门,隐约看到西次间里摆设的木炕。

    丘氏又交代:“替换的衣服先准备了四身,不够再慢慢添置,月例银子咱们府里嫡出的姑娘们每月一两,稍后打发人送过来……”嘱咐她换好衣服就过去用饭,又交代玉竹、玉菊招呼好染霞和霜色就先走了。

    洛明光和苗嬷嬷送丘氏出了院门,然后回去细细看自己的屋子。

    西次间临窗摆着个木炕,上面摆放着秋香色绣如意团花纹迎枕,中间是一个花梨木炕几,木炕一侧放着个贵妃榻,榻上铺有薄薄的毯子,同样也摆着迎枕。

    再往里便是西稍间,入眼是一个雕着繁复镂空花纹的拔步床,床帐同样是黄色系。然后是靠墙的妆台,妆台上摆放着铜镜和一个朱漆妆箧,另有落地大花斛、衣柜、桌椅等等。

    苗嬷嬷掀开妆箧看了看,里面放置着钗环首饰,虽不多,也不见得精,难为色色俱全。

    苗嬷嬷暗暗点头,这些自然是丘氏备下的,老太太的态度,可不会是能准备下这些东西的。

    东次间仅有一个大大的案子和靠墙的一溜书柜,再有就是一个烧着九子闹春图的画缸,一看这次间就是用作书房的。

    东稍间和书房用一堵墙隔开,作为浴房使用,却另开了门在外面,不走书房过去。

    洛明光看完自己的住处,不由暗暗咋舌,官宦人家就是讲究,家里一个姑娘要占这么大的地方,难怪整个府邸看起来那么大的地方还不够住。

    这土包子姑娘十分满意地咧嘴笑笑,心道,腐败的米虫生活从今起开始!

    玉竹十分有眼力界的打好水,在门外把铜盆递给染霞,自己却没进房内。

    苗嬷嬷再次点头,有什么样的仆人就有什么样的主子,看起来丘氏这个主母很有规矩。

    染霞把水放好,她跟新主子不熟,也不多话,默默无言伺候着洛明光洗手洗脸。

    霜色则在整理洛明光的东西,一会儿说,姑娘,奴婢把您的衣物放这个柜子里,咦,这里都已经为姑娘准备好衣物了!一会儿说,姑娘,这妆箧像是新打的,还有这些首饰,都是今年正时兴的样式呢。

    苗嬷嬷听着霜色叽叽咕咕的话,笑着赞一声丘氏:“夫人是个厚道人!”

    丘氏主持着府中中馈,这些细节除了她总不会是作为父亲的洛宴斋能想起来的。

    这位继母目前来看不失厚道,还挺细心。当然,苗嬷嬷见惯富贵人家的口蜜腹剑,也知道现在下判断还为时尚早,人心隔肚皮,表面文章做得好,私下不定怎样呢!所以也未敢全抛一片心。

    霜色一会儿又问,姑娘换这件鹅黄色衣服怎样?

    苗嬷嬷听洛明光说过一位至亲的长辈过世为足一年,所以帮着挑了既素净,又不会让人觉得忌讳的藕荷色衣裙。

    洗了手脸,换上衣服,染霞给她重新梳了简单的垂髫分肖髻,没用原先的骨笄,而是在妆箧中挑了一支嵌珠金簪插在头顶。

    洛明光在镜中望见,把金簪拔了下来,重新把骨笄递给染霞,交代她:“染霞姐姐,这支骨笄很重要,你记住,除了睡觉,它得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头上。”

    染霞也不问为什么,应了声是,接过骨笄重新给她插好。

    霜色却忍不住好奇,眨眨眼问道:“为什么?姑娘,这支骨笄有什么特别的吗?”

    “有啊,”洛明光回头笑道:“这骨笄乃驱邪辟秽的利器,因时代间久远,那些怨鬼幽魂的戾气附在笄上,若被人不留神的人拿了,可是要被戾气伤身的。所以你们今后尽量不要碰它。”

    “姑娘真会吓人!”苗嬷嬷只当她在玩笑,不以为然笑道。

    霜色咯咯笑着:“姑娘说的跟真的似的,既然是个凶物,姑娘还敢戴着?”

    “我是它的主人,能压得住它呀!”洛明光实话实说。

    奈何三人都当她是说笑,她也不分辨,自己把刻件似的异人志依旧在身上佩戴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