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78章 洛老太太

时间:2018-03-04作者:晓色初开

    偏太子是个多思多疑,小心小胆的,失了皇父欢心,提心吊胆多年,又被兵部侍郎周卫忠上书坑一把,坑得老岳父被刺杀身亡,自此身体每况愈下,病歪歪缠绵至今。

    偏陈贵妃生的三皇子日渐长大野心勃勃,在一旁虎视眈眈。跟着太子的属官们跟着一个个没了奔头,心怀鬼胎的身在曹营心在汉,暗地里投靠了别人。没门路的也心不在焉混日子,等着有什么大树好让他们靠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老爹在京城的日子理应不怎么美妙才对,可偏偏瞧着阵仗,底蕴可是不薄。

    她们家里什么情况她其实一知半解,当时穿过来还是个两岁大的娃娃,家中之人不会在她面前提什么发家史,后来就被拐走了,更是不知道了。

    还是后来赵衍怕她回京后什么都不知道,特意让人打听了她家里情况告诉她的。

    祖父之前,洛家也就是个普通庄户人家,也不知道是不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出了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祖父,一举中了举。

    考取举人后,祖父的汽运算是尽了,再想考进士,不是没发挥好,就是逢着改朝换代。天天你打我我打你,天下乱得一锅粥,科举一度停了。

    好不容易到了大齐朝,恢复科举,祖父年龄也大了,雄心也磨没了,只得老老实实在家了教导儿子们。

    好在父亲争气,年纪轻轻就考中进士。可是悲催的祖父却跟富贵无缘,在父亲辗转多年从地方混到了京师之前,早早去了。

    哦,对了,父亲曾做过秣州判官。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虽不是知府,地方官员收刮起民脂民膏了岂不顺手得多?

    这么想来,这富贵景象也就能理解了。

    洛明光思如跑马时,已经跟着父亲姐姐不知进了几层院落,来到一处轩敞的院子。

    院中灯光照耀着一处人工搭成的木架,架上开着艳丽的蔷薇花,花朵累累堆叠,正是开得如火如荼。

    院中下人看到进来的一行人,一递一句往里传话:“禀老太太、太太,大老爷回来了,大姑娘、二姑娘回来了!”

    门上垂着挡蚊虫的细细绡纱,灯光穿过绡纱透出屋外。两名小丫头迅速打起帘子让一行人进去。

    洛明光跟着进了屋子,撒眼一瞧,嚇,好家伙,乌压压的人头济济一堂。

    室内灯光亮堂堂,将上首的老妇人照得格外清晰。大约不到六十岁的年纪,头上鬓发花白,随意松松挽着,不簪任何饰品。身上衣物轻薄简单,很居家的打扮。

    一张脸没个笑模样,看起来很有些严肃。

    洛明光还记得这张刻板严肃的脸,正是她的祖母。

    其余人她且顾不上都是谁,记着苗嬷嬷的教导,双眼不敢随意瞄。洛宴斋招手让她近前,道:“二丫头,快来见过祖母!”

    她“嗳”了一声,不等她行动,洛明玉从她身边飞快窜过去,腻歪在老太太身边,如分别许久了般,亲亲热热娇滴滴叫一声祖母。

    老太太一张脸如冰河化冻,瞬间露出温和慈爱的笑脸,伸手抚摸她的鬓发。

    洛明光没敢耽搁,双手上下交叠在胸口,嘴里恭恭敬敬道:“孙女儿参见祖母,给祖母请安了!”

    苗嬷嬷却在此时突然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微一使力不令她拜下去,嘴上道:“等等……”

    老太太一双厉眼看过来,洛宴斋忙介绍道:“母亲,这位苗嬷嬷是乐阳长公主身边得用的,长公主殿下看重二丫头,特派过来照看一二。哦,还送了两个丫头过来。”

    染霞和霜色适时屈膝行礼。

    在坐的都知道洛明光是被顺义王世子和沐大公子护送回来的,闻言开始嘈嘈切切议论,偶尔一句两句钻进洛明光耳朵,都是在感叹她的好运道,能够得到长公主垂青至此。

    但大家也只是小声议论,竟没人敢大声喧哗,只有一名小童的声音问道:“为什么长公主要送人给二姐姐?长公主很喜欢二姐姐吗?”

    洛明光不由腹诽,祖母大人真是数年如一日的严厉啊,家人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也就这个大约是她弟弟的小家伙估计十分受宠,才敢胡乱插口。

    哦,还有她的便宜姐姐应该也是祖母身边的宠儿。

    洛明光向小童笑笑却不接口。

    苗嬷嬷接口道:“小少爷说的对极了,长公主殿下的确十分喜欢二姑娘。”

    上首的老太太撩撩眼皮,淡淡“哦”了一声,算是表示对苗嬷嬷的身份知道了的意思。

    老太太这份淡定倒叫苗嬷嬷有些愕然了。

    且不说洛家这样的五品官员之家,就算一品二品大员,家里的女眷听说了长公主派来的人,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的,这老太太倒好,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态度,若非脑子不好使,就只能说明人家宠辱不惊、性子耿介了。

    苗嬷嬷不会计较她的态度,但该说的还是要说:“洛大姑娘,二姑娘要拜见祖母了。”

    二姑娘将来可是她们王府的主母,身份尊贵,拜自家祖母那是小辈应行的礼,她一个平辈女孩儿大喇喇杵着算什么事?她也配叫二姑娘行大礼!

    进门片刻功夫,足以让苗嬷嬷看出来,这老太太大约是不怎么欢迎千里归来的孙女了,甚至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自己猜测一番,若洛老夫人真像表面表现的那样耿介,不喜二姑娘也能理解,毕竟一个在外流落了十多年的姑娘,经历过什么,清白还在不在都是两说。何况一路和两名年轻男子同行,虽情非得已,但终归有碍名声。

    近百年来其实礼教并不怎么严谨,乱世之中,即便豪门权贵也避免不了颠沛流离的命运,人们对于礼教也就宽容一二。否则在逃难途中这个姑娘抛头露面,那个为安全和其他男子同行,难道都要自尽以保清白不成?

    大家都有女眷,不能顺应礼教坑自家女眷,只有不约而同选择放宽礼教。

    乱糟糟百余年权力更迭,就形成如今相对宽泛的风气。

    但难保还有些士大夫、老顽固对这宽泛的风气反感。

    若真是那样,苗嬷嬷对老夫人的行为还能理解一二。

    苗嬷嬷那样说了,洛明玉依旧眨着无辜的双眼,状似不明白道:“哦,那就拜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