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62章 吵不赢就动手

时间:2018-02-17作者:晓色初开

    ,!

    这道原本应该娇媚清甜的声音被略显尖利的声调及话中的戾气破坏干净,喊叫声伴着破门的声音,想必是这声音的主人踹开了哪扇雅间的门。

    洛明光被这声音吵醒,揉着眼坐起来,脸儿睡得红扑扑的,鬓发微乱,睡眼儿迷蒙。赵衍双眼温柔的看着此刻看起来十分软糯可口的姑娘,伸出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帮她整整鬓发,手指不经意间从她脸颊拂过。

    李姑娘赧然看向二人,道:“抱歉,是找我的,我去看看……”

    没等她说完,“通”的一声响,雅间的门被大力踹开,打断了李姑娘的话。

    丁香下意识往李姑娘身前一挡,侧头颤悠悠道:“姑娘……”

    李姑娘伸手拍拍她的肩头,示意她别怕,却并没有从丁香身后走出来。

    门口站着一名少女,身穿一身时下流行的月光白的衣裙,原本应是十分素净淡雅的装扮,却与她斜飞的双眉,上挑的眼尾格格不入。

    透过的大开的门,能看到门外站着几名李姑娘的扈从。

    李姑娘冲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这位姑奶奶打又打不得,惹又惹不起,都站着难道看热闹吗?

    姑奶奶手里拎着一根火红的马鞭,杀气腾腾,嘴角噙着冷笑,张口就是恶言:“李忘芷你个贱人,看你还往那里躲……”

    一句话未说完,陡然看到桌后坐着的赵洛二人,被赵衍华美无伦的俊脸晃得语声一顿,旋即嘴角的冷笑更盛:“我道你躲着做什么,原来在这里私会小白脸,真该让徐五公子过来看看你这幅朝三暮四的嘴脸,看他还喜不喜欢你!”

    洛明光掩唇偷笑,斜睨着“小白脸”一脸的揶揄。

    李忘芷一张脸儿涨得通红,她都战战兢兢生怕在赵公子面前坏了形象了,若被她这么一番胡言乱语岂不叫他轻看?

    情急之下眼圈不由红了,颤着声音气恼道:“陈希希你别血口喷人,是你家里名声不好,人家徐五公子看不上你,关我什么事?”

    陈希希闻言柳眉倒竖,那马鞭指着李忘芷骂道:“我家里名声不好?还不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这贱人到处造谣,我家里名声怎么会坏了?”

    赵衍不管两人怎样争执,径自帮洛明光整理散碎的头发,后来见抿了几下无济于事,索性起身道:“我帮你重新梳理。”

    洛明光正忙着看热闹,心里分析着两人的话,大约猜出是为了什么徐五公子争风吃醋呢。

    闻言扭头看着站在她面前帅到令人发指,又眼神温柔的令人发指的帅哥,发愁地小声抱怨:“衍哥,您别这样!您再这样像照顾闺女一样照顾我,我就坚持不住缴械投降了!”

    赵衍灿然一笑,“正中下怀,求之不得。”上手帮她解发,心道:小爷不就是瞅你小丫头心软,才使这怀柔手段么?看来再努把力,媳妇马上就可以拐到手了。

    “我怎么造谣了?难道令姐没有未婚有了身孕?因为我说了句实话,被你逼着远避外祖家中还不够吗?我们李家世代行医,没有对病人的病瞒着藏着的……”李姑娘似乎被陈希希的话气着了,姑娘家的矜持都顾不上,连未婚有孕的话都说出来了。

    陈希希打断李忘芷的话:“放屁放屁!你再敢污蔑我姐姐,本姑娘抽死你!你个贱人,我姐姐生了场病而已,廖大夫已经证实,不过是有些气血亏虚,就被你这贱人污蔑不规矩!你怎么这么恶毒,怎么不去死!”

    李忘芷这会儿缓过神来,只要不提徐五公子,她就没那么难堪,语气凉凉道:“落了胎也是会气血亏虚的。”

    洛明光看得大感兴趣,那陈姑娘咋咋呼呼,张牙舞爪,实际战斗力比李姑娘可差远了。两人交锋这几句,陈姑娘又是“贱人”又是“放屁”的,骂的痛快了,可仔细一想,这李姑娘一句脏话没说,却三两句就揭了她的底,还显得自己多委屈。

    陈希希显然被李忘芷这句话激得恼了,想也不想,抡起手中的鞭子挥去,咬牙切齿道:“我打你这个信口雌黄的贱人!”

    丁香急忙张臂一挡,那鞭子便重重抽在她身上,鞭梢划过脖颈,登时见了血。

    室内先后响起丁香和李忘芷的尖叫声。

    洛明光也忍不住轻呼一声,看陈姑娘的穿着打扮,出身定然非富即贵,竟然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这么泼辣狠厉。

    赵衍拍拍她的头以示安抚,然后扭头向陈希希喝一声:“出去!”

    两女之间怎么争执他不管,在他面前咋咋呼呼吓到他的小媳妇就是不对。

    他身份高贵,手底下不知沾了多少人血,这么一沉下脸来,显得威严尊贵,两个字里宛若裹挟着刀锋,杀气迫人。

    陈希希脸色一白,双脚一软,急忙以手扶着门框才不至于跌倒。

    丁香原本已经疼得发抖,被这一吼顿时吓得摔倒在地,李忘芷也是腿软脚软,强撑着去扶丁香。

    洛明光拉拉赵衍的袖子,以示他别动怒。

    赵衍目视门口,脸上神色带着上位者的漠视,又道:“爷让你滚出去,没听见吗?”

    不知怎的,他虽然这句话清清淡淡,却远比方才的呵斥更让人觉得可怕,仿佛那是一只猛兽,平静的表象下孕育的是亟待喷发的怒火,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去将敌人撕成碎片。

    陈希希连交代句色厉内荏的话都没敢,仓皇倒退几步跑出了房门。

    赵衍向李忘芷道:“可以上路了。”

    “哦,”李忘芷愣愣应了声。

    倒是洛明光望着丁香身上渗出来的血,不忍道:“都流血了,要不先找个大夫瞧瞧?”

    李忘芷回过神来,瞧着丁香身上的血迹,脸色倒还平静,道:“不用,我家里世代行医,小女子也略同岐黄,车里备有伤药,等会儿上车为丁香敷药即可。”

    “走吧!”赵衍闻言扯了洛明光当先向外走去。

    下了楼,掌柜的缩在柜台后望着几人歉然的苦笑,显然是对方才没有跟上楼阻止陈希希抱有歉意。

    出了酒楼大门,陈希希却在外面等着,身边跟着一色人高马大的护卫,在门外一字排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