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60章 老实编瞎话

时间:2018-02-16作者:晓色初开

    ,!

    洛明光被她拉着走了两步,回头望一眼赵衍,问李姑娘:“我哥怎么办?”

    李姑娘神色一窘,不敢看赵衍,蹲身施礼道:“这位公子骑马可行?”

    赵衍点头简短地无法再简短道:“可!”

    李姑娘身边的青衣小鬟急忙小跑回队伍去安排,等三人走到队伍旁,已有一名骑士下马等候。

    赵衍接过骑士递过去的马缰,双眸微垂就算是表示谢意了,然后单足一踩马缰,另一条长腿在半空划过一条矫健的弧度,稳稳当当坐在马上,上身自然而然挺得笔直。

    李姑娘等他上了马,才眼眸闪动,伸手邀请洛明光上马车。

    队伍缓缓起行,洛明光才想起头上还戴着杨树枝条编的“遮阳帽”,取下来撩帘向青衣小鬟道:“麻烦帮忙扔了可好。”

    小鬟接过去,笑道:“姑娘叫婢子丁香即可。”摸摸手中的花环满眼期待道:“婢子可不可以戴?”

    “若是不嫌弃的话自然可以的。”洛明光莞尔,这丁香看起来也有十五六了,看起来还是一团孩子气。

    丁香便欢欢喜喜取掉头上的帷帽,把花环戴在头顶,探后进来从车厢暗格里拉出个小几,再从另一个暗格中取出茶具,为两人各斟一杯茶,重新退出去坐到车辕上。

    洛明光跟赵衍一路交谈,早已口渴,道了声谢,端起茶水,笑道:“正口渴呢,多谢李姑娘。”

    三两口喝完杯中水,又道:“可以给我哥一杯吗?”

    李姑娘赧然,队伍没启程是就该先给客人喝茶的,道:“是我疏忽了!”说完就要叫停车队。

    赵衍骑在马上,距离马车不过三四步远,将车内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回头道:“不用了,我不渴。”

    李姑娘到嘴的话就没有出声,回头小声向洛明光:“妹妹饿不饿?要不要先吃些点心?”边说边从暗格中取出几个精致的的小碟子。

    碟子中整齐地码着糖蒸酥酪、桂花栗子糕、梅花香饼、玫瑰酥。当然,洛明光一样也不认识。

    因为先前赵衍的提点,她不愿在人前露出没见识的样子。有些人,你就是在他面前露出最狼狈的样子,他也不会摆出高人一头的样子轻视你,有些人你就算仅露出丁点儿无知便可以成为他嘲笑你的理由。

    她面上不动声色,微笑道:“那就不客气了,还真有些饿了呢。”

    不是有些饿了,其实夜晚借宿的农家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哪有余粮招待他们?晨起不过是喝了点跟清水差不多少的米粥,早已饥肠辘辘。

    她拿起一个含在嘴里,心里不无遗憾,不能给赵衍一个垫垫肚子。

    倒是李姑娘十分体贴道:“要不让令兄也尝尝?”

    “呃,”洛明光咀嚼的动作一顿,将口中食物咽下,看一眼赵衍的背影,估摸着他也不会停下来专门吃这一口,“不用了,我哥不爱吃甜食。”

    赵衍内心独白:本公子什么时候不爱吃甜食了?

    “冒昧问一句,”等洛明光各样点心尝了个遍,李姑娘问道:“妹妹怎么称呼?听口音令兄妹不是本地人。”

    她青县李氏好歹也是望族,若是当地人怎么也会听闻一二的,但观这二人在她说出青县李氏四字时无动于衷,便知不是太无知就是真的没听过。

    吃人家嘴软,坐人家马车腿短,洛明光便老老实实编瞎话:“小妹姓赵,京城人氏,跟哥哥出门游历……”

    简单编一套出门遇歹人,物品被抢,和家仆走散的话糊弄李姑娘。

    李姑娘听闻二人来自京城,眼中的光芒愈盛,脸上不由带出欢喜的神色来,忙收敛神色,先对二人的际遇表示了一番敌忾:“这样啊!现在的歹徒真是太猖獗了,地方官府也不管管!”

    又道:“家祖在太医院供职,任院判一职,不知妹妹在京时可有耳闻?”

    她说这话时刻意提高点音量,余光瞄着赵衍背影。

    “哦,”洛明光也看一眼赵衍的背影,心道我哪听说过啊,摸摸耳垂,赧然道:“小妹孤陋寡闻……”

    “哪里,”李姑娘忙接话:“家祖官小位卑,妹妹没听过也正常。”

    停了下,语气有些小心,刻意放低声音问道:“观令兄妹气度,妹妹家里长辈一定是在朝里供职了?”

    洛明光纠结,要说老实话吗?可恨赵衍也不给个提示。算了,还是瞎编吧,赵衍行事神神秘秘,谁知道他揣着多少秘密,多少人等着要他的脑袋,敢不敢大大方方暴露行迹还是未知。

    于是洛姑娘睁着眼编瞎话:“哪里,李姑娘过誉了,小妹家里就是做生意的。”

    李姑娘嘴了哦了声,表示知道了,心里却不怎么相信。

    看一眼赵衍的背影,仅这一个背影便散发着尊贵与不凡,令人莫敢逼视。

    他肩宽背挺,身健腿长,那灼灼风采,如这天上烈日一般耀眼,叫人本能追逐,又迫于威严不敢过于逼近。

    世间怎会有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会出生于商贾之家?

    她一双妩媚的大眼看着看着就看痴了去。

    洛明光仰头向车顶翻翻白眼,算了,不提醒她了,还是趁她没注意再多吃几个点心一压压心慌的实在。

    至于衍哥,牺牲点色相而已。

    等李姑娘收回心神,心虚地偷觑洛明光,发现对方细细品着碟子中的小点,压根没瞧见她失态,她不由暗舒口气,还好,对方没发现她失态。

    静默少许,李姑娘又问:“令兄妹盘缠尽失,总不能这样走回京城,不知两位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洛明光两手一摊,一副孝子啥事不管的模样。

    “那----不如两位到我府上盘旋两日,再由家父赠送盘川路资回京可成?”李姑娘立刻发出邀请。

    “这个……”洛明光鼓鼓脸儿,道:“我可做不了主,得问过哥哥。”

    “他哥”在前面装没听见。

    李姑娘便笑道:“打尖时妹妹不妨问问令兄,妹妹身娇肉贵的,整日在外面风吹日晒,多叫人心疼,还是坐着马车安稳。”

    洛明光表示得空跟“哥哥”商量。

    日近正中,队伍走到一个相对繁华的小镇,便顺道在此处歇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