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58章 原来也是乱臣贼子

时间:2018-02-16作者:晓色初开

    ,!

    当时陈贵妃所出的晋王已经十九岁,陈贵妃与母族海陵侯府的野心随着晋王的成长也逐渐成长。周卫忠娶了海陵侯的庶妹,理所当然是晋王党,他此举的目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是为了什么。

    当时太子在朝,皇上因周卫忠的奏对,想起当年的奇耻大辱,自然也想起当年太子险些在自己危难之时代替自己的位置,当即狠狠剜了太子一眼。

    那一眼太过凶狠,加之后来皇上因为想起当年的事,恨沈嶅入骨,令击刹司当街暗杀了沈嶅。

    其时,沈嶅深知因为当年的事情犯了淳和帝忌讳,已经从首辅的位置上主动退下,等闲不出现在淳和帝面前,却仍旧没逃过被杀的命运。

    太子自然猜测到沈嶅的死是怎么回事,当下就吓得病倒了。一直缠绵到如今,也没个起色。

    这些念头在罗克用脑中飞快闪过,想想太子的病,再想想今日胡老七招认的事,赵玉京的异状,脑中一团乱麻梳理几遍,皱皱眉头,吩咐道:“勋国公府里和瞿茂都要严密监视起来,一举一动都不要放过。再费点功夫,查查淳和二年云阳长公主去世那年还发生过什么事,重点是云阳长公主生母华太妃宫里的事。”

    拙山和武子一起起身领命。

    ********

    这座山挺大,赵衍和洛明光又在山上晃荡两日,行路无趣,两人随口交谈,赵衍发现洛明光除了许多常识不知道外,竟连最近百年的朝代更替也不清楚。

    后来想想,偏远地区的百姓消息闭塞,只要自己有口饭吃,哪管龙椅之上坐的是哪家哪姓?估计也只有读点书或和官府有点小牵系的人,再或者成日在外奔走的人们才对朝代更迭有点了解。

    她将来要做自己的妻子,站在那样的高位之上就不能太无知,于是边行路间,边将一些天下大势讲给她听。

    “赵陈两国惊马坡之战你已得知,在这场战役中赵国损兵折将,相比之下陈国却越发强大,此消彼长,没过几年陈便灭了赵,正式代替赵成为天下之主。”

    “陈帝自得天下,自觉国泰民安,于是开始耽于享乐,致使大权旁落,不足十年,陈大将晋安叛乱,灭陈自立,改国号为晋。有晋安为榜样,晋之后鲁、姜两朝皆是外戚和将领谋朝得的天下。”

    洛明光皱皱鼻子,可真是够乱的,简直过家家一样!可这天下最残酷的过家家,是男人们野心之下多少尸骨堆叠而成,谁又为这些无辜白骨起过半丝怜悯之心?

    “百余年间,五代更迭,直至高祖建立大齐,到如今也还不足三十年。”

    洛明光瞬间瞠目,还不到三十年呀,难道还要经历乱世?平平安安过日子多好,打来打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高祖雄才大略,仁厚爱民,可惜的是在位仅七个年头便因病驾崩,皇位传与当今,改年号淳和。当今皇上……”

    赵衍双眼闪着幽幽的光,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继续讲述:“……认为百年之间江山履易其主,皆因功臣权柄过重之故,于是在登基之初,以种种缘由收了几位功臣宿将兵权,然后将先帝所出三女分别嫁于功勋最为卓著的三位国公之子,就连当时守了寡的先帝幼妹寿康长公主都人尽其用,赐婚给同样丧偶的鳏夫荆国公,以此来打消功臣宿将的不平之心。”

    “昀哥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洛明光立刻联想到沐昀身上。

    “嗯。四位公主嫁进了四个国公府,大齐威望最高的四大悍将也瞬间成了没牙的老虎。”

    “那......衍哥的父亲为什么没有被赐公主?”洛明光看着赵衍的脸色,犹疑问道。

    赵衍见她小心翼翼的神色,微微笑道:“父王与母亲是自幼定的亲,那时还是姜朝,祖父曾在战场救过先翼国公,就是阿昀的祖父,我的外祖父,所以外祖就把母亲许给了父亲。”

    姜朝?洛明光十分敏锐地察觉到这句话里隐藏的信息,问道:“衍哥的祖父和外祖父曾是姜朝将领?”

    赵衍十分满意她的聪敏,笑着摸摸她的脑袋,道:“聪明姑娘,叫你猜对了。大齐四大国公原本就是高祖手下将领,而祖父与高祖义结金兰,辅助高祖从姜朝手里夺取了江山,所以高祖建立大齐之后,封了祖父异姓王。”

    原来都曾是乱臣贼子!这话洛明光也就在心里过一下,没敢说出口。

    “常年上战场的人哪个都是一身伤病,寿元难久。自高祖驾崩,祖父和四大国公相继离世,如今也仅剩老褒国公还硕果仅存,却已经神智昏聩,不认得人。”

    “哦,也就是说现在继承爵位的国公爷们都已不是原先的沙场老将了?”洛明光道:“我还有个问题,既然四大国公都被收了手中的兵权,我听说衍哥的父亲还镇守着北疆,手里握有......”

    赵衍再次摸摸她的头,道:“祖父和高祖当初同在姜朝为将,各自统领兵马,新朝建立后,祖父手里的兵马虽归大齐,其实还归祖父节制,后来这些人手传到父亲手里,恰北边胡人连年扰边,朝中无人能够抵抗,父亲便领了自己的兵去北疆镇守,因此才保住了手里的兵权。”

    洛明光心道,难怪皇帝三番五次要衍哥的命,原来是衍哥家里的势力让皇帝忌讳了。可人家都避到北疆了,还对人家儿子连翻下杀手,也太不厚道了!

    在山上一路走一路絮叨,转了几日,终于看到山下的村庄隐隐。洛明光深深舒了口气,再这样茹毛饮血,滴盐不沾,她恐怕就要变白毛女了。

    两人因前日那次清洗,身上倒也不算太狼狈。

    下到山底时,天边仅剩一丝亮色,两人在山下农家找个人家借宿。以兄妹相称,说是遇到歹人才避进了山里。

    次日谢过那户人家,继续东行。

    那日夜晚上山,赵衍虽有所准备,揣了银票在怀里,但被雨一淋已经变成一团渣渣。身上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典当,所以目前二人身无分文,只得徒步而行。

    这当然不是个事,此处尚不是赵州地界,距离赵州城还有三百余里,靠两只脚也不是不行,只是耽搁的时间要长些,怕沐昀等的着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