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56章 延年丹

时间:2018-02-12作者:晓色初开

    ,!

    巷中不知打哪里闪出几条黑影直冲他扑过来,其中一条影子尤是快得惊人。

    胡老七也会点微末功夫,混黑市的若没有点自保能力,早被人不知卸了多少块了。

    但眼前的人影,仅看身法他便知道不是庸手,何况对方人多,所以也就没想凭自己的功夫跟人家较劲,几乎在初现端倪之时,胡老七就立刻反手一模袖子,掏出一包药粉撒将出去。一只手仍顾着手中钱匣子,没舍得扔出去。

    但当先之人的速度过快,就在他洒出药粉的当口,那人一只手已经切在他的侧颈,眩晕之际,听到一人小声嘟囔,“奶奶的熊,迷眼了!”

    胡老三此时不是在想这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而来,而是在想,他的迷药十分烈性,只要闻到一丁点应该立刻昏迷才对,那人竟还有出声的余力!这是为什么?

    胡老七清醒时,发现是在一间房里,房间堆着乱七八糟的柴火,看起来很是破败的样子。而窗外依旧天色黯淡,泛着黎明前熹微的亮光,他便知道他昏迷不过片刻。

    房间里站着五六个黑衣蒙面人,一个个脸上仅仅露出两只眼睛,连眉毛都藏在黑巾里。

    一人道:“醒了?坐起来回话。”

    胡老七斜斜看他一眼,把脸撇到一旁,“爷就爱躺着,爷就不起来!”

    说话那人没想到他的反应跟个孩子似的,眼角挑了挑“嘿”了一声,顺便在他腿上踢了踢,然后蹲下来,道:“老子不管你是坐着还是躺着,老子问你话好好回答,别让老子动粗!”

    胡老七再次斜他一眼,“哼哼”两声,摆明了不配合。

    那人便不再多说,起身回头招招手,“兄弟们,时间不早了,快来干活!小五,上竹签!老二老三,按着手脚,老四,过来,堵他嘴!”

    这人一连串吩咐下去,其余黑衣人纷纷应和,摆开架势准备动刑。

    胡老七在地上飞快摆手,“唉唉,停停停停!谁说不说了!谁说不说了_哼两声不行吗?爷就爱哼哼,哼哼哼哼!”

    “嘿!”身边的黑衣人似乎在面巾下笑了笑,道:“哼够了没有,若哼够了就回答老子的话,没哼够也等答完了想怎么哼再怎么哼!”

    复又蹲身,道:“老子问你,德全去你那里买的什么药,总共买了多少次?”

    胡老七眼睛缩了缩,随即胡扯:“德全是哪个王八羔子?爷不认得!这什么破问题!爷就不爱回答这些问题,换一个!”

    “嘿----”黑衣人再一次嘿了一声,双手一伸,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胡老七的双臂被他一搭一扭,顿时错位。没等胡老七发出惨叫声,另一个黑衣人飞快地上前,不知打哪掏出个脏兮兮的破布,十分老道地塞进胡老七嘴里。

    先前那黑衣人才站起身,顺便又给了胡老七一脚,叉腰道:“老子这暴脾气......兄弟们,来!把咱们的看家本事给胡爷见识见识!”

    “好嘞!”几人齐齐答道,有的来抓胡老七的双腿,使他不能乱蹬,有的执起他的手臂,抓住手指头,有的取出竹签对准指甲,准备往他指甲缝中插。

    胡老七双臂被扭脱臼,半点力道使不上,见这次要来真的,连忙摇头,嘴里呜呜不停,又飞快点头表示愿意开口。

    几名黑衣人一起转头等先前那人示下。

    先前的黑衣人被胡老七弄的没了耐性,冷笑两声骂道:“马嘎巴子,混蛋东西就是欠收拾z老七,老子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老小子,再敢消遣老子玩,老子他奶奶的宰了你西大街养的那个小崽子9有你那老相好,卖给私窠子也能赚俩钱好让兄弟们花差花差!”

    胡老七顿时老实了,西大街的老相好和小崽子比他的命都重要。他老妻给他生了一窝闺女,胡老七老了老了勾搭上个小寡妇,好不容易给生了个儿子,一并养在西大街的羊角胡同,若给人宰了,他也不用活了。

    被人抓了痛脚不敢再耍花样,乖乖点头表示会好好配合。

    黑衣人嘀咕道:“早这样多省事,非要老子动粗!”

    一边挥手让同伴让开,自己亲手拿掉胡老七嘴里的破布,揪着他衣襟将他的上身拎起来,道:“说!德全去买的什么药,一共买了多少次?”

    胡老七苦着脸道:“这位爷,小的真不知道爷说的德全是谁!小的那里顾客挺多,哪记得谁是谁!做小的这一行的,不打听客人身份是规矩,别说打听,就算是认识也得装着不认识。黑市里干的都是见不得人的生意,知道的秘密越多越活不久,所以咱们只做生意,不打听客人。”

    他说的都是实情,黑衣人想必也知道,想了想,指着其中一名黑衣人道:“小五,你来问!”

    那个叫小五的黑衣人点点头,换个问法:“昨晚上亥时五刻左右,有个身上穿着青衣短打,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向你买的什么?”

    胡老七脸颊一抽,那人买的药......

    “快说!老子可没耐性听你编谎话!老子警告你老小子啊......”

    胡老七没等他发飙,忙截了话头道:“小的这就说,爷您别动怒,那年轻人买的是……是一种慢性毒药……”

    他偷眼看黑衣人,那黑人无动于衷,不像是被下药者跟他有关系的样子。话一旦说开也不再藏着掖着,干脆将实情抖了个底朝天:“这种药用了会让原本有病的人病势加重,看起来像真的病了一样,大夫从脉息上绝对查不出什么来。这药有一样,若想让人早点死,用一次药就停,只需过得三个月,病人熬不过就死了。若还想让人常年卧病却死不了,反倒要每隔三个月再服一次。所以小的就给取名‘延年丹’。”

    胡老七再次偷看黑衣人一眼,打量这回答他是否满意。

    黑衣人似乎在思考问题,少倾问道:“德全,就是昨晚那年轻人,最初是什么时候从你那里开始拿药的?”

    胡老七想了想,伸出手指算一下,道:“应该是淳和十六年,昨晚是第十五回,快四年了。”

    “除了延年丹,他还在你这里买过什么药?”黑衣人又问。

    “没有,再没了!”

    “很好!”黑衣人似乎在面罩下笑了笑:“今日之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