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55章 跟踪

时间:2018-02-12作者:晓色初开

    ,!

    赵衍心塞,妹妹?呵,他不想要,只想要媳妇c吧,看来拐媳妇路漫漫其修远兮!不过,耐心嘛,他从来不缺。

    没有山洞,只好寻了棵巨树。好在深山中最不缺的就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树。

    这是一棵樟树,树干约莫得两人合抱那么粗,主干在六尺左右处分岔,齐齐五根粗壮的枝干像个巨大的手掌一般,五指张开呈上托之势。

    赵衍单手在分枝上一个借力,轻轻松松上了树,然后伸手出去抓住洛明光的手将她提上去。

    “手掌”中间天然形成的空间,虽然小,却还算舒适。两人现将早上带着的烤狍子肉取出来,天气热,肉在包袱中闷了一整日,闻起来已经变味了。

    洛明光叹气,白白背着一路了。

    赵衍边交代她乖乖在树上呆着,他再去打猎。

    入夜的山野,小风吹着颇有些凉意,洛明光将带出来的草垫子一半铺在“掌心”方便坐着,一半斜斜放置在粗壮的树干上,以供上身依靠。

    就这么点地方,自然又得跟赵衍挤在一处。算了,就当相互温暖了!

    *************

    任何地方都有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阴影之下藏污纳垢,京城也不例外。

    京城神都的城南就有这么一处地方,那里聚集了三教九流的人物,每在日落过后,夜幕降临便开始热闹起来。

    这里有出售从大内禁中流出来的珍玩、有世家子弟抵押过来的传家名品、有各类奇奇怪怪的药物、有惟妙惟肖的春宫画卷,甚至每年到了春闱、秋闱,当年的试题真真假假都能买到。

    这里就是京城藏在黑暗下的地下黑市。

    已经是人定时分,从勋国公府的侧门处闪出一条黑影,出门左右张望两眼,径自往南去了。

    对过的一栋楼中,有一哥打扮得毫不起眼的人迅速下了楼,跟楼下庭院中就着灯光闲聊的二人道:“有人出门去了,小的去跟着!”

    “去吧!”其中一人扬首吩咐了一声。

    从楼上下来的那人“嗳”了一声,匆忙出去。走了几步,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武子,小心点!”

    这个时辰街上人不多,武子没走多久就追上了从勋国公府出来的那人,他注意勋国公府有段时日,认得那是勋国公世子身边的小厮德全。

    武子一路尾随德全来到城南,看他推开一扇破破烂烂的木头大门闪进里面的黑市,他便也跟了进去。

    进了这扇们,眼前乍然灯火通明,热闹异常,与门外冷清的景象截然不同。

    因为没敢跟的太近,他进去时德全已经走出一段距离。门内有两名守门一左一右把守,上下打量他两眼,伸臂一拦,“这位小哥面生的紧呀!”

    武子知道这地方为防止官府暗访,只放熟客进去,生客得熟客带着才能入内。

    忙堆起笑脸,摸出两锭小角子银,一边一个塞给两人,故作神秘兮兮,“两位大哥通融通融,我们少爷听说这里有画工最出色的……那个,两位知道的。”

    两位守门立时会意,脸上浮起了然的笑,捏捏手里的银角子,一个拍拍他的肩,猥猥琐琐道:“去吧,去吧。”

    另一个十分热心,做手势比划道:“往里面走,秦婆子的摊上就是。”

    武子拱起手谢过,告别二人溜溜达达寻找德全的身影。

    这一处像是一所极大的院子改成的,料来是哪个没落家族里后世不肖子孙将它败落了。

    满院子搭满了各式各样的简易瓦棚,瓦棚下是一个个摊子,其上堆着各种商品,琳琅满目。

    各个商贩看到人就卖力地叫嚷留客,德全没有在任意一个摊子前停留,武子怕跟丢了人,也没敢停留。

    只见德全七转八转,熟门熟路的样子,一眼也没往后看,一直拐了七八道弯,才在最里头灯光相对暗淡的地方停下来。

    那个瓦棚下没有摊子,只有一个五十来岁的山羊胡躺在一个躺椅上椅着打盹。

    武子也在一个摊子前停下来,眼角余光注意着德全。

    山羊胡被德全叫醒,武子听山羊胡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道:“想着你也该来了!”

    边说边从摇椅上坐起上身,弯腰打开一侧的箱子,从中取出个瓷瓶递给德全。德全一只手接瓷瓶,一只手递过去一只小袋子。

    山羊胡也不看里面的银子,径自塞进怀里,挥手道:“好走,不送。”

    德全一语不发,瓷瓶往怀里一揣,左右看了看,顺着原路返回。

    武子稍微停留片刻,随手买了个小物件,溜溜达达从各摊位转出。

    眼见着德全一路回到勋国公府,他也回到小楼。

    “启禀拙四爷......”武子将德全的行踪一五一十禀报给拙山。

    拙山想了想,交代武子和闫十八继续守着,他则去了顺义王府后面的罗府。

    罗府是大商人罗克应的府邸。

    罗克应生意做得挺大,大家猜测可能是提着脑袋从事海上贸易这一块,生意赚得满钵满盆,为人却很低调,京城有名的大贾也是只闻其不怎么响亮的名声,而不见其人。

    罗克应常年在外奔波,家小都在原籍,京城府里只有其同胞兄弟罗克用主事。

    拙山到了罗府,罗克用从床上爬起来,两人坐到一起说会儿话,等拙山走后,罗克用吩咐下人找来闫十八,布置了一番又重新睡下。

    寅时末,夜色即将褪去的这一刻是一天中最为黑暗冷清之时。

    地下黑市却正是即将散场的时候,在好梦一夜的人们就要开始新的一天之时,从那扇木门中陆续走出来的辛苦了一夜的人们却打着呵欠,正准备回去补觉。

    胡老七一只手提着他的木箱子,箱子挺沉手,去时提着满箱配好的各类药品,归时提着满满换来的财物。

    每天都收入不菲,这样的日子挺舒心,他也很满足。

    胡老七住的地方距离黑市不远,也就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

    走了约莫一刻钟,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转过小巷,已能望见家中温暖的灯光。他的婆娘想必已经起身为一家子做早餐了。

    他不由裂嘴绽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那笑容尚未褪尽,随即眉头一皱,一种不安的感觉突然升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