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54章 混蛋赵衍

时间:2018-02-09作者:晓色初开

    ,!

    她下意识把身体缩进水里,再猛然抬头望去,赵衍正站在岸边,劈手往潭里扔东西。

    尼玛!洛姑娘急忙用长发遮住胸前,因最近吃的好,已不再是一马平川,好歹初具规模。水太清压根遮不住什么,她满头青筋直跳,这是那个骄傲冷漠的大孔雀吗,明明是个登徒子、无赖!

    “赵衍,你混蛋!”她忍不住骂道。

    混蛋赵衍在岸上轻轻一笑,容光如天光乍破,“没事,你左右要嫁我。慢慢洗不着急,我去帮你洗衣服。”

    “不要!谁要嫁你!我自己来,你放着办蛋!”

    那里面有她的小内内啊,洛姑娘泪流满面。

    奈何混蛋不听她的,径自捡起地上的衣服转身走向下游小溪。

    洛明光胡乱拍打水花泄愤,嘴了嘀嘀咕咕骂:“登徒子、混蛋、臭流氓......”

    笨笨的姑娘骂人都不会,翻来覆去就这几句。

    骂了一阵心想也无济于事,只好把两个皂角捞过来,然后屏佐吸探头入水,在潭底摸出两颗石头,把皂角夹在中间连磨带敲,弄碎了洗发。

    洗了好一阵,感觉有点冷了,方听赵衍的声音再次道:“衣服放这儿了,快上来穿上,洗久了仔细着凉。”

    没等她开口,他便笑了笑主动走回矮树后避了过去。

    洛明光犹豫一下,心道他就是偷看也没法子,索性将心一横,看就看吧,看光了她也不嫁!她又不是这时代的人,被人看光了就要死要活。

    走回岸上,索性也不慌慌张张穿衣,先将头发拧的不再滴水,再以手拂拭身上的水珠,略微晾一晾才开始穿衣。

    衣服被很细心地摆放在几片干净的树叶上,不知赵衍怎么弄的,已经半干了。当然,中间她淡黄的小衣和小裤裤也洗净摆好。

    她欲哭无泪地一件一件穿上,无比的清爽的感觉险些将心中熊熊燃烧的火焰扑灭。

    “好了没?我要出去了。”树后赵衍的声音传来。

    “好了!”洛明光恶声恶气回答。

    装什么正人君子,该看的都看过了!

    赵衍从树后转出来,脸上带着可恶的笑,“轮到我了,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看。”

    “谁要看你!”洛明光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恨不得一脚把这可恶的混蛋踹水里。

    赵衍不以为意,开始解身上的衣服。

    洛明光气不顺,终于在他腿上踹一脚略解心头之恨。

    赵衍夸张地大叫一声哈哈大笑,冲她气哼哼的背影道:“记得帮我洗衣服啊!”

    洛明光回头白眼:“不洗!”

    自己在树后呆了片刻,看看身上干干净净的衣服,想到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蹲在水边细心帮她洗衣的情形,叹了口气,还是忍不住走出来。

    她双眼不敢往潭中张望,闷着头去把赵衍的衣服收拢收拢,单单落下亵裤,拿着去溪边洗了。

    赵衍在水里看得满眼温柔,心里再次感叹,这姑娘实在过于心软,他都这样欺负她了,她还能帮他洗衣服。

    溪边放着赵衍不知在哪摘的皂角,洛明光捣碎了双手狠狠搓揉衣服,那样子是把衣服当人发泄情绪了。

    洗净衣服后拧干在地上矮草上略微晾了会儿,这会儿已经过了最热的时段,但阳光依旧热烈,曝晒片刻就收起来,给他抱过去也放在先前的树叶上,然后转身背对潭水也不说话,等他出来。

    洛明光背对着潭水耷拉着脑袋,脚下一下一下踢着石子,依旧对被看光的事耿耿于怀。

    片刻,身后脚步声响,一股子淡淡的皂角清晰气息袭来,身后的人声音含着隐忍的笑意,道:“还生气呢?逗你玩的,其实我压根什么都没看见。”

    赵衍其实也真没看到什么,虽然潭水清澈,但光线折射,加之他没刻意去看,惊鸿一瞥间直觉白光光一团,压根没看到什么。

    在京时不乏身材火辣妖娆多姿的美人对他投怀送抱,他都视若无睹,怎会对尚青涩的丫头如此急色?他又不是真的登徒子!不过是偶然发现一棵皂角树,想给她送一些用,临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而已。

    洛明光侧仰着头斜睨他,他虽满脸笑容,但眼神认真,冲她再次保证:“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你衍哥哪里会做这么没品格的事?”

    洛明光忍不住气恼,回手握拳在赵衍胸膛狠狠锤了一下,又骂一句:“赵衍,你个大混蛋!”

    赵衍抚胸而笑,原想趁势赔情,出口却是:“你看,咱们这样多像打情骂俏。”

    说完脚上一痛,却是洛明光又在他脚上踩了一下。望着将长发走得四散飘扬的姑娘,他摸摸鼻子大步追上去。

    每次见她气鼓鼓的炸毛样子,总是莫名开心,这毛病不好,得改!否则媳妇还怎么拐回去!

    “好了,不气了,生气老得快!”

    “乖,别闹了,累不累?来,衍哥背你走,就当给你赔罪了好不好?”

    日头渐渐躲入山后,霞光却在天际留连,以落日的山间为中心,色彩一层层渲染开去,越往外围色泽越是艳丽,铺展到云彩上面,将云彩也染得如披锦袍。

    晚霞如此瑰丽多姿,想必明日又是艳阳高照!

    桑榆渐晚,暮色四合,天光渐次暗淡,已经不适合再赶路了。

    走了这会子路,洛明光的气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历来没心没肺,赵衍早摸清了她的脾气。

    她停下脚步左右看看,半晌沮丧地道:“附近连能供我们爬进去的山洞都没有,今晚要露宿山野了。”

    “让你跟着我受苦了!”赵衍半点没诚意道。有人共苦的滋味还挺好,因此他愿意为将来与她同甘的日子而辛劳。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我原本可以跟着昀哥舒舒服服坐着马车的。”

    却一时心软上了他的贼船,心软果然不是好习惯。

    赵衍皱皱眉头,莫名气不顺,“以后别叫昀哥,叫他阿昀,或者叫大公子也行。”

    洛明光侧头看他,“为什么不能叫昀哥?昀哥当我是妹妹,我也当他是亲哥,就叫昀哥!”

    “这么说你叫我衍哥也是当我亲哥?”赵衍险些将眉头拧得打结。

    “嗯。”洛姑娘干脆道。

    不然谁忍你呀,混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