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53章 妖人 高人

时间:2018-02-09作者:晓色初开

    ,!

    欧阳华爬起来走了几步才回过神来,留这姑娘跟十二单独一起不安全吧?再说方才的事击刹十二也看到了,得灭了口才行。

    他懵头懵脑转回去,手起刀落一气呵成,半点不拖泥带水,十二哼都没哼一颗头颅便被砍了下来。

    直到耳际响起一声尖利的叫声,他才想起,这么血腥的事当着个小姑娘家着实不宜。

    不过----妖也会害怕杀人吗?

    没等他去安抚,便听到他家主子的声音远远传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旋即玄色的身影一闪,风驰电掣而来。

    赵衍一看地上身首分离鲜血飞溅的状况便已了然,忙把满脸惨白的姑娘揽进怀里,抚着脑袋道:“不怕不怕,乖,没事了,没事了!”

    感觉到怀中人身体微微颤抖,忍不住一个眼刀杀向欧阳华。被箭射死和身首分离都是死,可死法天壤之别。前者还令她夜半做噩梦吓醒,后者更为血腥残忍,还不知心里阴影要留多久!

    洛明光镇定地却比他想象的要快,少时从赵衍怀中挣出来,脸色依旧惨白,讪讪然道:“衍哥的事办完了?呀,衍哥你受伤了!”

    她的脸色一瞬间更白,盯着赵衍身上的血迹道。

    赵衍身上的衣服是玄色,不仔细看察觉不到血迹,因为离得近,她才发现他身上沾染的血迹还真不少。

    赵衍低头看一眼身上,拍拍洛明光的肩,和声道:“没受伤,是别人的血,别怕!”

    他这会儿看欧阳华满心不顺眼,转过头神情一厉,问道:“山下情况如何?”

    欧阳华做鹌鹑状,受气小媳妇一般缩着脖子回禀:“回爷,杜豹飞手下击刹一个不留全杀光了,咱们兄弟伤亡不小,赵统领和小二都挂了点彩,就属下一个囫囵着,所以赵统领派属下来助爷。”

    他说的小二是他的同胞兄弟欧阳实。

    赵衍“嗯”了一声,想把击刹司实力最强的队伍尽数歼灭,不付出点代价哪里能够?

    “转告赵擒虎,让兄弟们留下来养伤,伤好了再回京不迟,注意别暴露行迹!”

    “是!”欧阳华叉手禀遵。

    赵衍略松口气,他的仇总算小小的报了点。自打淳和帝给父亲喝了毒酒,为斩草除根,先后派了两次杀手行刺他,都被他躲过。

    淳和帝此人既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私下里心胸狭隘、好色狠毒,表面还想一团锦绣争一个千古名君的名头。他不担心他明着对付他,当然,暗的他也不惧。

    他借找蟒生草不惜千里奔波,一是的确需要蟒生草,其二是想到淳和帝不会错过这次杀他的机会,所以他以自己做饵,成功钓到击刹司中最得力的干将,将其覆灭在这里,不然在京中还真不好下手。

    杜虎眉和杜豹飞来的时机真是好,选的地点也真是好!

    人人皆知此处地邪,时有人口横死,那么他们两队人马凭空消失,谁敢把此事栽倒他头上?

    想到这些心情便十分愉悦,转眼看身畔的姑娘,她可真是他的福星!若非借着陪她夤夜度怨灵入轮回,也不会提前引出杜虎眉。否则杜虎眉若在路上扮作土匪动手,他的实力肯定会暴露在淳和帝内线面前,令淳和帝警觉。

    目前这个结局最好,淳和帝就是有所怀疑,有阴兵作祟在前,也不敢锤实就是他所为。

    身畔的姑娘脸色仍旧不好,眼风始终不敢往死尸上看,他伸出大手扣在她脑后,道:“咱们走吧!”

    这血腥的地方还是不要多呆,至于尸首,他的人自会处理干净。

    洛明光神思不属跟着他走了几步,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打包的狍子肉和草垫子没带,又回头去拿。

    欧阳华趁机凑到赵衍身边,犹犹豫豫的道:“爷......爷,属下有事禀告。”

    赵衍微微蹙眉,向洛明光道:“等我一会儿。”

    欧阳华往旁边略走几步示意赵衍过去,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望一眼十来步外的洛明光,道:“爷,洛姑娘......洛姑娘会妖法,爷从哪遇到的姑娘,身份......”

    赵衍气结,神神秘秘搞了半天就这事!没好气打断他:“洛姑娘是人,会术法的高人,不是什么妖精!”

    洛明光闻言一个眼刀扔过去,冷哼一声。

    高人?欧阳华再次打量洛明光一眼,高人有这样的吗?看个杀人吓得半死?

    “爷,您没弄错吧!”

    “爷什么时候错过?”赵衍真想踢他一脚,他还没拐到手的媳妇,别因属下太蠢飞了。

    交代一句:“不管你看到什么都给我当没看见!”然后丢下欧阳华跟洛明光一起离开。

    洛明光还有些心有余悸,所以一路心不在焉的沉默。

    赵衍一看这情形不行,得让她把心思从死人身上移开,想到死人就想起身上的血迹,道:“附近哪能找到水?这一身得洗洗才行。”

    洛明光怔了一下,心思回笼,伸出手感受下空气中的湿气,指着东面道:“这边。”

    顺着洛明光指明的方向,两人一路往上,走了约莫四五里地,才发现山间一条小小的飞瀑,飞瀑下一汪浅潭,浅潭尽头水流形成一条小溪,蜿蜒着不知流向何处。

    那潭水清澈见底,潭中游鱼清晰可见。这么清澈干净的水,叫人有些不忍破坏。

    “你先洗,我身上都是血,一下去水都脏了。”赵衍揪起自己身上的血衣道。

    洛明光有些意动,这两日呆在山上,沐曰衣是不可能的,早已脏兮兮的不像样子,能洗一洗最好。

    赵衍看她犹豫的眼神,俊脸凑过去笑道:“放心洗吧,我先去那边等你。”他说着指指不远处几颗矮树。

    洛明光才展颜一笑,点头道:“那劳烦衍哥稍等。”

    看着赵衍果真走到矮树旁,背着身以树干遮挡自己的身形,她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方开始宽衣解带,将衣物在岸边放好,头上的骨笄和身上的书籍形压裙取下,仔仔细细和衣物并排放好。

    虽是夏日,但入水之初还是有些凉的,好在片刻后也就适应了。

    水最深处不过淹到她的胸前,水底鹅卵石隔得脚底痒痒的。她先将长发浸湿,打算先洗洗头发。

    长发方拢到身前,岸上突然传来赵衍的声音:“接着,皂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