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49章 击刹的由来

时间:2018-02-07作者:晓色初开

    ,!

    但目前的情况也只能是在一起挤挤了。好吧,昨晚已经抱着睡过了,就当身边多个人形抱枕好了。

    问题是这人形抱枕好看地一塌糊涂,她怕她经不住诱惑啊!

    翌日早晨洛明光被尿憋醒时,发现整个人都在赵衍怀里,头在他臂弯,腰在他胳膊下,重要的是他一条大长腿搭在她肚腹上。

    尼玛!难怪小腹这么憋涨,原来膀胱被压迫到了。

    洛明光使劲挣了挣,伸手在赵衍手臂上掐了掐,没好气道:“赵衍,起来!”

    赵衍咕哝一声反倒更收紧了手臂。

    卧槽,险些压尿了!

    洛明光再狠狠在他手臂上掐一把,咬着牙道:“你个混蛋!别装了,快点起来,我知道你醒了!”

    赵衍“呲”一声抽气,脸上憋着笑道:“这可不赖我,是你半夜喊冷,愣是钻到我怀里的。”

    信你才怪!洛明光顾不上跟他磨牙,急忙起身趿上鞋子就往外跑。

    找个草木繁盛的地方蹲下解手,起了身才注意到天边霞光万丈,照耀得半边山峰瑰丽无匹,这将是一个晴朗的好日子。

    连日阴雨终于要过去,林间鸟鸣间关,花草垂露,空气清新,和风淡荡,叫人的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

    洛明光历来没心没肺,等走回洞口时,先前的不快都已经抛在脑后,欢快地叫着:“衍哥,天晴了,咱们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赵衍的声音从另一侧山间传来:“嗯,待会儿就走。”

    他的一张脸在清晨天光里朗如日月,神采飞逸,任何少女看了都要忍不住心如鹿撞。

    洛明光被这张脸晃了下神,突然卡了壳,不知说什么好。

    赵衍双眼闪了闪,脸上不由自主带上了笑。

    两人用树叶里接的雨水洗了手脸,赵衍又出去一趟,打了只狍子回来,升起火烤熟。

    这么大一只,两条腿都没吃完,剩下的打包装起来,以备路上食用。洛明光又把草垫子卷起,搓根草绳捆住背在身上。

    今日一定走不出这座山,入夜找不到住处,还需靠这草垫子过夜。

    上路时,日头已升起老高,明灿灿照耀得山野如披锦霞。山石上的水迹被这日头一照,没多久便干了。

    山上石多土少,倒不泥泞,于行走无碍。

    赵衍的速度不快,边走还边给洛明光讲着时代的一些禁忌规矩,洛明光则时不时指点山路怎么走。

    中午两人仍旧是啃几口狍子肉,喝点山泉水将就一顿。

    天一晴,暑气就上来了,山上原本清凉,架不住一直不停运动,两人吃过东西就在一棵树荫下找块石头坐下休息,打算错过最热的时段再行路。

    赵衍闭目养神,陡然间听到一声尖利的哨鸣声,他双眼猛地一睁,眼中的神情一瞬间凌厉如刀。

    实则那哨鸣声听起来极远,传到这里时已经不那么清晰了,只不过他一只关注,所以听得真切。

    洛明光也抬起头,道:“呀,不年不节的,谁家在山上放烟花呢?”

    赵衍看她一眼,眼中的厉色倏然褪去,给这个傻姑娘解释:“那是报讯用的响箭!”

    “哦,”洛明光才反应过来:“是你的人给你报信?”

    “嗯,”赵衍道:“击刹司最难缠的杀手要来了,你怕不怕?”

    洛明光歪着脑袋想了想,发现真没多少惧意,或许源于己身的本事,也或许源于对击刹司的无知。

    “击刹司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听你提过好几次了。”她问完立刻又道:“算了,衍哥还是不要说了,这等密事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赵衍又气又笑,拿食用力点下她的额头:“该听到的你都听到了,现在避嫌晚了!”

    见她讪讪的模样,忍住心塞,解释道:“击刹一词来源于古时韩国,韩人选力士建击刹军,以强弓劲弩为兵器,每名击刹都是军中精锐,可以一当十纵横天下。当今圣上仿韩人挑选能弓善射,功夫出众之人为击刹,建立击刹司……”

    他的嘴角忍不住带上了浓浓的讽刺:“却不是为征战,而是他个人豢养的杀手,为他刺杀一些不听话的朝臣,或令他感到不满和威胁的人,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当年太子太师、首辅沈嶅,也就是太子妃的亲生父亲,就是被击刹司刺杀身亡的。”

    “啊?”洛明光冲口而出:“朝廷允许这样的机构存在吗?”

    “击刹司自然上不得台面,它的存在见不得光。但有些消息渠道的官员都知道它的存在,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更深一些的东西赵衍没说,大齐正因为有了击刹司的存在,正直忠勇的臣子不是被杀,就是沉默不言以求保身,或者干脆辞官归隐,朝廷中留下的都是些阿谀奉承、贪生怕死之辈。例如站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例如眼前这姑娘她那位极有可能是的父亲。

    “唉!”洛明光摇头叹气道:“一个皇帝格局这么小,怎么坐得稳天下哟!”

    赵衍倒有些惊讶她能有这样的见识,侧头看她一眼,分明是个年纪小小的黄毛丫头,这般故作深沉的样子还挺可爱。

    他心中有些发软,手不由自主抬起来,含笑捏捏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赞道:“聪明姑娘!”

    洛明光翻个白眼,这人自打说过要娶她为妻之后就越发爱动手动脚了。

    赵衍一捏之下发现绵软滑腻,手感颇好,复又捏了两把。

    “够了啊,赵衍!”洛明光往旁边避了下,脸颊上的肉还在他手里,这一避扯拉着那块肉特别的疼。

    她“嘶”得一声轻呼,跳起来恶狠狠扑过去,伸出两手张牙舞爪就往赵衍脸上招呼去,嘴里恼怒道:“叫你捏我|!叫你捏我!我也捏你,看你痛不痛!”

    赵衍哈哈大笑,一边捉住她的双手令她不能动弹,一边讨饶:“我错了,下次再捏一定轻一点。”

    这道歉简直可恨,洛明光挣扎着继续往上扑。赵衍怕扭着她胳膊,没敢使劲,叫她挣脱开来,到底再那张俊脸上也捏了一把作罢。

    赵衍揉着脸笑哄道:“好了,乖,别闹,杀我们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洛明光悻悻退步:“是杀你,不是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