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44章 决断

时间:2018-01-30作者:晓色初开

    ,!

    赵衍一个怔神,猛然想到她先前弄得那股风使放箭者自食恶果,当时她的动作有些僵硬,原来那时候已经吓到,难为睡前还嘻嘻哈哈,将自己的不安藏在心里。

    也难怪,别说她一个小姑娘,就是军中那些糙汉,有些第一次杀人时又哭又吐的,不比她更好。

    这丫头一贯心慈手软,婆婆妈妈,当初侍卫猎只野鸡她还纠结的要死。要不是野鸡已经死透了,她估计会给救活了放生。无意间杀了个人,心里难受也难免。

    心下蓦地一软,伸出手臂将她圈在怀里轻轻抚慰:“不怕,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难道你宁愿自己被他杀了......”

    他有些词穷,怀中人软软嫩嫩,温热的泪水透过薄薄的衣衫渗入,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在心房,他的脑子几乎不能正常思考。

    “可我害怕,好难受......”

    洛明光哭的孩子似得,他只好像对待孩子似得,不断重复着:“不怕,不怕,衍哥在呢,不怕......”

    他的手在她背上轻轻拍打半晌,怀中人大哭渐渐变成啜泣,渐渐没了动静,不多时肩头鼻息均匀,这丫头竟是又睡着了!

    赵衍啼笑皆非,她大略是当方才的软弱是做了一场梦吧!

    他揽着她的脑袋轻轻将她放回草垫上,望着熟睡的容颜上睫毛微湿,粉颊泪痕宛然,他的嘴角不由勾了起来。离得近了,暖香幽幽萦绕鼻端,一颗心突然不受控制突突跳了起来,一个念头在这一刹那间涌了上来。

    这念头在心头蓦地升起,发出小小的芽儿,旋即迅速长出蔓儿叶儿,片刻功夫蔓延整个心房,扎出根儿。

    赵衍扭头望望洞外漆黑的夜色,风雨晦涩,如同他的人生一般冰冷而令人绝望。

    再低头看看地上睡得香甜的姑娘,脸颊莹白的如会发光一般,明亮温暖,如一盏照亮夜色的明灯。他的心蓦地定了下来,瞬间有了决断。

    他忍不住伸手触碰那令人向往的温暖,弯起双眼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然后将草垫上头卷了几下,做成枕头的样子,他侧着身在垫子上躺下,手臂横过去揽在枕畔人的腰上。

    嗯,软软香香暖暖,很舒服,睡觉!

    洛明光像是被人束缚了手脚一般,睡了不怎么舒服的一个长觉,睁开双眼时也不知什么时辰了,洞外大雨转成毛毛细雨。昨晚的一堆火已经烧得只剩灰烬,赵衍不知哪里去了。

    她起身整整身上又皱又脏的衣服,把长发用十指耙了几下捋顺,走出洞口左右张望。

    洞外草木葱茏,翠绿的叶子上湿漉漉的,显得颜色格外鲜明。地上不知名的野花被骤雨一夜摧残,蔫头耷脑没半点精神。

    她出了山洞,叫了两声衍哥没人回答,信步向一侧走去。

    先找个隐秘处权做五谷轮回之所,集了好几片叶子上的水简单洗洗。

    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打算找些野果什么的权且充饥。随意走了片刻,见到一侧崖壁间斜斜缠绕着藤蔓,藤蔓上沉沉缀着成熟了的八月炸。紫红的色泽,形状丑丑的,不过她知道那果实绵软香甜,口感的确不错。

    她看看那高度,完全不是自己能够得着的范围,想着若能找个长点的东西给它打下来几个才好。

    四下看看,不远处有根折断的树枝斜斜耷拉在一颗大树杆上,她急忙过去捡,直起身的空档,无意一抬眼,发现不远处密密匝匝的几颗树间露出一角玄色衣袍来,双脚淹没在草丛中,看不见整个人的样子。

    衣袍的颜色像是赵衍身上穿着的那件,她心想也不知他跑到这里做什么来了,难道也是出来找吃的?

    她坏笑着悄悄掩过去,也不知道素来淡定的人会不会被她突然跳出来吓上一跳。猫着腰蹑手蹑脚靠近几步,却隐约听到说话声。

    她心里轻咦了声,这是跟谁说话?荒山野岭的,难道遇到狐仙了?

    掩唇偷笑一下,再往前靠近了点,说话声音越发清晰了,却不是赵衍的声音,那声音极陌生,绝对没听过。

    “……原计划扮作劫匪进入广饶府行事,不想杜虎眉在赵州一家客栈吃坏了肚子,拉脱水在床上躺了两日耽搁了行程……”

    洛明光听了一句,半点头绪也无。

    赵衍的声线上挑,似不信他的说辞:“吃坏肚子?”

    陌生的声音“嘿嘿”笑道:“是兄弟们看不惯他张扬的德性,给他下点小药。”

    赵衍不置可否,道:“继续。”

    陌生声音接着道:“杜虎眉身体好后带着一行人紧赶慢赶也没在爷您出广饶府之前赶到,那日大雨骤降,他大约也没预料到会跟您正面遇到。”

    洛明光心道,难道说的是昨晚那帮杀手?就是跟她们住在一家客栈的人?领头的大约叫杜虎眉。

    “这次击刹司出动多少人手?”赵衍问道。

    “爷让小的们盯死击刹司,那日杜虎眉突然带人出京,赵统领带小的们随后追出来,后来拙山传信过来,说杜豹飞也带人出京,向这个方向来了。京中人手不足,拙山不敢轻离,就派了松风跟踪杜豹飞,没想松风一出京就把人跟丢了,目前杜豹飞的行踪成迷,弟兄们猜想,很可能也是冲爷来的。”

    赵衍轻轻哼了一声:“杜虎眉和杜豹飞一前一后,一明一暗,这是做好一定把爷的命留在西北三府的打算了!他两次刺杀我不成,这次竟舍得派出两名击刹使主事!”

    “他”是谁?为什么派人刺杀衍哥?洛明光满脑袋问号,这世子爷少年权贵,当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原来活得不比平常百姓舒心。

    赵衍略微停顿,声音变得冷厉:“杜虎眉既然来了就不要回去了,传令赵擒虎,务必把杜虎眉这只老虎给我留在此地9有那只豹子,想躲在后面做黄雀,爷要让他变成死雀!传信京城,把杜禀忠那只老狐狸给爷盯紧,击刹司每个击刹使都给爷盯死,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一样都不准落下!但不准轻举妄动,等爷回了京再收拾他们!”

    “是!”那人十分干脆地应命,随即语气带出欢快来,道:“昨晚属下发现杜虎眉那些人好像遇到了鬼打墙,围着山石转了一圈又一圈......”

    洛明光心里哼哼一句:没见识!哪里是什么鬼打墙,分明是姑娘我布下的迷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