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35章 怨灵

时间:2018-01-21作者:晓色初开

    半大孩子看了掌柜一眼,见掌柜笑眯眯望着他,似在鼓励他往下说,于是壮壮胆继续道:“掌柜说这附近百年前是个战场,战死的将士心怀怨愤,不愿离去,所以变成厉鬼在这里找人索命,很可怕的,你还是别出门的好。”

    掌柜笑着点头,补充道:“附近百姓都知道,不是小人危言耸听。相传还是六国争霸时期,此地正处赵陈两国相交之地,有一年赵国攻陈,在扶渠山中了陈国的埋伏,时逢大雨,赵国士兵被山上的滚石砸地尸骨无存,血肉混着泥水渗进土里,至今那片道路还是红色的。“

    掌柜见眼前的小姑娘听得认真,便越发讲得细致:“至那以后,此处每逢大雨,必有厮杀喊叫声,马儿到了那里不是裹足不前,就是被惊吓发疯,所以后来扶渠山的那处地段便被改成了惊马坡。行人在惊马坡也会莫名其妙迷路,或看到满脸血污的将士们挥刀砍人的场景,甚至撞上邪物,莫名其妙就死了。附近人都知道厉害,从不敢在雨天走那段路。“

    “邪物?”洛明光一双眼露出好奇的神情:“什么样子的?掌柜见过吗?”

    掌柜笑了一下:“看姑娘说的,小人若是见过,恐怕就不能站在这里跟姑娘说话了。”

    他抬手比一下房顶:“听人说比房子要高得多,形状像牛,长着磨盘一样大的青色眼睛,能发出亮光,被它一双眼睛一看,人就没命了!”

    洛明光心道什么怪物看一眼就要了人的性命?世上哪有那样的怪物,大约是以讹传讹。表面上却以手拍胸,做出十分害怕的神情,惊叹:“好可怕!”

    “所以你还是不要乱走的好。”半大男孩肃着一张脸警告道。

    洛明光点点头,又问一句:“惊马坡距离此地很近?”

    “很近,出了镇子,往东走上一里地就到了。”半大男孩回答道。

    洛明光冲他笑笑:“谢谢你了,我去镇子里走走,不去东面。”

    半大男孩被她一笑,脸一红,急忙垂下脑袋,先前的勇气不知哪去了,嗫喏一句:“不......不用谢!”

    洛明光跟掌柜颔首致意,边撑伞边向外走,一只脚跨出门槛,听到背后有人问:“要去那里?”

    她闻声回头,扬唇一笑:“衍哥,我在房里闷得慌,去镇上走走。”

    年轻男女同行,兄妹相称方便一些,所以她人前便随着沐昀叫赵衍衍哥。

    赵衍微微皱眉:“一个女孩子乱走什么?”

    还真当自己是哥哥了?这语气也太自以为是了。

    洛明光心里嘀咕一句,索性做出妹妹该有的样子,眨着眼睛,上下睫毛忽闪几下,道:“那----衍哥陪我去?”

    正好,她身上没银钱付账。

    赵衍看她一眼,伸手向掌柜:“伞!”

    他气质矜贵冷冽,身上有股子生人勿进的气息,颐指气使仿佛与生俱来。

    掌柜可以跟洛明光言笑无忌,但在他面前大气不敢出,闻言忙弯腰把柜台后的雨伞取过来,双手举过头顶呈过去。

    赵衍接过,几步走到门口,撑开雨伞道:“走吧!”

    洛明光便随他一起出门。

    “要去哪里?”走出几步,赵衍再次问了一句。

    夏日穿的鞋原本轻薄,两人虽尽量避着地上有积水的地方走,还是难免打湿鞋子。

    洛明光低头注意着地面,答道:“先去镇上买酒,然后去惊马坡看看。”

    她从伞下抬头看一眼,对方太高,被伞一挡压根看不见神情,她接着又道:“咱们昨日进这镇子时,便见东南方怨气冲天,应是有怨灵徘徊。今日听闻那处原本是百年前赵陈两国争霸的战场......”

    她把刚刚听来的话讲了一遍,末了感慨:“真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整天打来打去,大家各过各的日子,和和美美多好!为了自己的野心,使无辜将士背井离乡,最终葬送在异国他乡,魂魄无依的,还真可怜!”

    赵衍不知心里在想什么,一径沉默。

    洛明光又叹:“大家都不打仗,关上门休养生息,民可以安居乐业,国可以繁荣昌盛,多好!“

    赵衍沉默良久,吐出两个字:“幼稚!”

    这两个字隐隐透着涩然,她这样心地纯善柔软的小丫头怎会懂得人性贪欲,那些藏在华美表象之下,多少心机谋算,多少鬼蜮权谋,多少利益考量促成的一场场战事,还是不用说给她听了。

    洛明光一噎,却没听到他话中透出的涩然。心想她怎么跟他说了这么多,难道这两日没听他毒舌,忘了他的劣迹?

    她重重踩两下脚,把脚底的泥水溅在赵衍的衣摆上,举着伞快走了几步。

    赵衍摇头失笑,真是个孩子!

    在镇上打听了购买酒的地方,然后和赵衍一前一后找去。挑好一坛酒,洛明光很是干脆地看着赵衍,“付账!”

    赵衍不计较她的无状,会了帐,帮她拎着东西,两人出了铺子。

    惊马坡距离镇子不过里许,两人左右也没急事,便徒步行去。

    出了镇子,两侧地势渐次高起,绵延至惊马坡,已然变成壁立千仞之势。远远望去,道路夹在中间如一条线,蜿蜒前行无限伸展。

    站在道路中间仰望天空,阴沉沉如同一条颜色老旧的布匹悬在上空,细雨如针,从老旧的布上绵绵密密落下。道上岑寂,唯有簌簌雨声,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二人一般。

    两人不说话,安安静静往前走,俄而有风吹过,飘起雨丝,打在脸上,凉丝丝的。

    风过后似有什么声音随风送来,侧耳细听时却又没了。

    洛明光停下脚步,把伞柄往后略倾,以便查看两侧。专注间,突然哪儿传来一声细微的“咔擦”声,随着声响,崖壁顶端突然有颗大石毫无征兆从天而降。

    赵衍不及细想,立刻扔了手里的伞,长臂一揽,搂住洛明光腰身便迅速往旁边连续跳跃。

    这当口那大石已然携着沙石,夹着雷霆之势轰然坠地,巨大的冲力将地面砸了一个坑。

    随着石头坠地,雨丝突然无风自动,像道珠帘被人掀开一道缝,缝隙扭曲中,道路中间不知何时凭空出现一头怪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