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33章 违和的姑娘

时间:2018-01-19作者:晓色初开

    洛明光不太舒服,仅喝了几口白粥,回道:“今日先将就用点,明早给昀哥做。”

    “好!”沐昀这才满意地低头喝粥。

    其余桌上的侍卫们也有些食不下咽,吃了一路自己做的饭菜,再吃客栈里的怎么就觉得味道差了这么多,明明来的时候没觉得呀?

    “洛姑娘,咱们的粮食好像见底了,要不要再买些?”一名侍卫随意扒拉着盘里的青菜问道。

    另一人立刻接着道:“还用问吗,吃完了就买呗!对吧,头?”

    后一句“头”,问的却是范橘。

    范橘赞许的冲他点头:“明日若下雨不能赶路,趁这功夫先去买些菜来料理。也不用多买,已经过了广饶府,采买应该很方便。”

    洛明光:你也知道采买方便呀!沿途打尖住店也很方便,还需要采买做饭吗?

    大家当然清楚,只不过刻意忽略这个问题罢了。出门在外能顿顿吃上舒适可口的饭菜,谁不乐意呢?

    他们这边正吃着饭,又有客人进店投宿,是一名身材微胖的老者,身上穿着鸦青的团纹薄绸直裰,面容圆圆,带着世故的笑容,像是个商贾,身边还带着两名年长的长随。

    这会儿按常理天色应该还早,但雨天黑的早,窗外已然一片漆黑。

    大雨倾盆,客人被淋得跟刚从河里捞起来似的。虽是夏季,但这样子在室外久了难免湿气侵体病倒。

    掌柜是个心善的,这小镇仅有他一家客栈,虽没地方安排他们住下,但答应让主仆三人在大堂坐着避雨。

    大堂中座位不少,主仆三人便随便找个位置坐过去。掌柜吩咐小二给三人送上帕子以便擦拭头脸上的水。

    洛明光随便喝点粥便上楼歇着去了,赵衍和沐昀也胡乱用了点,聊以果腹作罢。

    前半夜伴着电闪雷鸣入睡,后半夜雨势转小,滴滴答答敲在窗棂上,扰人一夜。

    洛明光倒是睡了个好觉,一早起床神清气爽,听着室外冷雨敲窗,没觉凄清,反觉心静。

    此时天色熹微,人们还在酣眠,走廊上静悄悄的,她便放轻脚步踩着木质楼梯下楼。

    半道听见大堂中掌柜怕惊扰客人刻意放轻的声音:“……拧断鸡头,不能出血,不能见光,更不能让它打鸣。雄鸡性烈,一时死不了,叫又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咕咕’的闷声,这叫鸡咛……”

    大堂中围坐着十来位客人,正中有一堆柴火燃烧后的余烬,料来是昨晚烘烤衣物了。

    其中便有昨晚投宿的那名带着两名长随的商贾。

    另有一男一女,相互依偎,应是夫妻二人,妇人身畔靠着个半大小子,像是倦极,却又舍不得漏听人讲古,撑着眼皮,脑袋耷拉在妇人臂上。

    另有一名弱冠上下的书生,生的面皮白皙,星眸朗目,很是温雅内敛气韵清华,虽身上是件旧衣,但有眼力界的都知道,那是南地新出的暗云纹惮纱做成的,一匹价值百金。

    他头上戴着儒巾,身着襕衫,显然已有功名在身。身边带着个十七八岁的小厮,小厮旁边放着一个书箧,上面搭着防水的油布。

    最后一名是个中年男子,上身穿着短褐,脸上有风尘之色,脚上的千层底布鞋边缘已经磨得发毛,料来常年奔走的缘故。

    突然多出这么些人,想必是昨晚找不到下处,在此避雨歇脚的客人。

    还有一名小二拿着抹布不停擦着桌子,倒是很专心,大略是掌柜讲的事情听过太多次引不起兴趣。

    洛明光脚步虽轻,还是扰到他们闲谈。

    掌柜话头一顿,起身迎上来,打拱问道:“姑娘起的好早!不知两位公子爷起了吗?早饭是在这里用?或者让人给几位送到房间?”

    “不用!”她操着软软糯糯的声音道:“能否借掌柜的灶间一用?”

    她因打算给两位小爷做早饭,所以身上的装扮很利落,上身霜色斜襟窄袖短孺,下面搭一件艾绿湘裙,腰上系着细细一根绿色丝绦。她不怎么会梳头发,仅把长发前后分作两半,前边用素色发带束起,挑一缕编成细细的辫子,绕束发盘旋,然后用骨笄固定好。

    脸盘儿白净如玉,眉眼细致,十四五岁的少女身姿柔若无骨,行动间又透着股说不清道不明,与众不同的气韵,真个新月轻晕,异花初胎,格外惹人注目。

    偏偏说话声音软软糯糯,如糖似蜜,叫人恨不能多听两句。

    掌柜的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软和了几分:“姑娘要自己做饭?大厨正做着各位客人的饭菜,还有个小灶是小人家里平常使用的,米面菜蔬都有,姑娘尽管用!”掌柜说完便叫擦桌子的小二过来领她去后厨。

    洛明光颔首道声谢,转身跟小二向后去了。

    等她身影消失在后门,掌柜的一回头,看到那书生的眼神依旧盯在后门处。

    他摇摇头,青春少年正是慕少艾的年纪,何况那般姣花软玉般的女孩子?他是个热心人,忍不住就提点了一句:“那姑娘跟着两位兄长来的,仅扈从就带了二十来人,个个骑着高头大马,看身份不简单。”

    书生含笑点头,心里转着念头:所以呢?

    看到掌柜带着几分提点的眼神,陡然反应过来,这是在提醒他,那姑娘出身高,不是他这样的穷书生能高攀的了的。

    他不由失笑,美人他又不是没见过,哭着喊着闹死闹活要嫁他的美人更是能从家门口排到城门口,哪里会见个好看的姑娘就移不开眼?

    他不过是觉得这姑娘外貌行止有点违和,若说是出身低微,言行举止半点怯懦都没有,若说出身高吧,骨子里似乎没有半丝居高临下的感觉。

    单看气质神韵,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清丽脱俗,行止却完全一副俗世凡人的做派,如此矛盾,叫人忍不住留心猜测,倒叫掌柜误会了。

    误会便误会吧!这种事情越描越黑,他便冲他颔首道谢。

    半大孩子听他二人对话结束,追问道:“鸡咛是和阴兵沟通吗?”

    后门处有和厨房连接的雨廊,否则一旦下雨,往前面送饭都成了问题。

    洛明光顺着雨廊到了后厨,有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正在灶间忙活,想必就是掌柜的妻子刚好也要做一家人的早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