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6章 没娘的孩子

时间:2018-01-12作者:晓色初开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虽尚未数伏,正午已然无法行路。

    一行人一早一晚出门赶路,午间炎热就打尖休息。因队伍里多了个姑娘,沐昀便买了辆马车以方她便乘坐,顺便还可以放些被褥和食物。

    沐昀的身体将养这些天,已渐渐恢复,身上轻松,精神百倍,归途倒比来时速度要快上一些,行了三四日,出了穷困的绀州,进入末陵府直辖的地界。

    此地相对富裕,百姓的脸色虽谈不上多健康润泽,好歹再不是菜色了。

    这日行到一个叫麻延的小县,因需补给休整,一行人便在县城歇下来。

    补给自然是范橘领的侍卫们的事,两位爷可不管这些俗务。

    洛明光在自己房里吃了早饭,敲开赵衍和沐昀的房门,告知两位打算去市集转转。

    赵衍便点着头,面无表情道:“嗯,也该添几件衣服了,人长得本来就丑,穿的还难看,着实有碍观瞻。”

    洛明光因嫌弃廖夫人准备的衣物俗艳,师父刚去世,她要守孝,所以临别把衣物赠给了随云别院伺候她的丫头,自己依旧两身旧布衣替换。

    一路上她一副乡下土丫头的模样大模大样坐在马车里,两名风华绝代的公子爷骑马在侧,这样的组合怎么看怎么违和。

    奈何她自己没银钱买衣物,沐昀又是大大咧咧想不到这些的,赵衍估计看笑话看得热闹,才不管是否尴尬,也就这么过来了,此时倒叫赵衍笑话。

    洛明光错错牙,真想把这人毒成哑巴怎么破!

    沐昀哈哈大笑,道:“这话也就我妹子,换个京城的小娘子试试?被衍哥这么一说还不得抹了脖子!”

    洛明光心塞道:“昀哥的意思,是说妹子我脸皮比较厚?”

    沐昀更是笑得跺脚:“非也,非也,是说妹子气量宽宏。”

    又道:“衍哥不说我还没在意,妹子这几日的脸色似乎没那么黑了。咦----岂止没那么黑,简直是白上许多!”

    也真是够了!这两人一个有心,一个无意,不消遣她心里过不去是吧?洛明光黑着一张脸,不就是黑点吗?时不时提醒两句是嫌她没有羞愤欲死?

    “脸上抹的什么东西?”赵衍突然道。

    洛明光的抱怨瞬间变成惊讶,这人贼精贼精的,在他面前还有什么秘密能保得住?

    经赵衍这么一说,沐昀才反应过来,“原来妹子的脸黑是因为抹了东西啊!”探过脑袋仔细打量几眼,甚至伸出手指在她脸上抹了一下。

    洛明光也没在意他孟浪的行为,老老实实,却声气不顺道:“胡桃没成熟时,果实外有层厚厚的皮,把这绿皮捣成汁涂在皮肤上,就成这样子了。”

    至于她把脸抹成这样,两人都能理解,这世道,一个没权没势的乡下丫头,稍微有点姿色就是怀璧其罪,还不知道要被多少人觊觎,遭多大的罪。

    “还能洗掉的吧?我跟衍哥虽不在意妹子的长相,但京城多的是眼睛长在脑袋上的人,别为了这个让妹子受委屈。”沐昀真心实意替她担心。

    洛明光看一眼赵衍:“昀哥不在意我的长相这我清楚,不过为了不玷污赵世子的眼睛,我还是努努力,每日多洗几次,争取早日洗干净的好。”

    赵衍点头:“正该如此,小丫头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沐昀笑着道:“妹子别往心里去,衍哥开玩笑的。”

    洛明光被他消遣的没脾气,斜着赵衍哼哼两声。

    “我要出门找乐子去,衍哥要不要一起?妹子你自己出门没问题吧?”

    沐昀一句话一会儿问这个一会儿问那个,转身要走,突然又回头道:“妹子,买衣服有银子吗?”

    洛明光摊摊手。

    沐昀摸摸身上,想起银票没兑换,没有碎银,便道:“要不衍哥你带咱妹子去好了,你又不爱去赌坊。”

    沐昀好赌,却也不沉迷,偶尔无聊消遣罢了。

    沐昀自以为安排好了洛明光,甩手出门,大步流星走人。

    洛明光看看赵衍那张俊美到极致又恼人到极致的脸,没敢奢望他能陪着出门,很有眼力界道:“不敢劳烦世子爷,小女子自己去就成。”

    “有银子付账?”赵衍抬眼问道。

    洛明光仰头望天无语,没钱的日子可真憋屈!难道不能借给她点?不过这话她对着这可恶的人可说不出口。

    赵衍已经站起来,擦过她肩膀时道:“走吧!”

    洛明光憋屈无比的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客栈。

    走了几步感觉不对劲,自己在他身后缩手缩脚,像个小丫鬟似的,忙疾走两步和赵衍并肩。

    又走几步看看身上的衣物,感觉还是不对劲,两人这样的组合,好似孔雀身边走了只乌鸦,怎么看都别扭。

    只好又稍稍落后点,反复几次,前后左右位置换了个遍也没找到合适的地儿,乜一眼赵世子爷,其人眼中神色似笑非笑,显然对她的窘迫了然于胸。

    她不由有些赧然,随即索性心一横,也不管那么多了,跨上一步和赵衍并肩,侧过脸狗尾续貂揉揉鼻子解释一句自己的行为:“珠玉在侧,小女子自惭形秽。”

    赵衍一双眼斜斜向下,淡然道:“还要多谢姑娘衬托。”

    洛明光:“……”

    噎了噎还是不忿,忍不住道:“别人是怎么受得了你的?嘴巴坏成这样,你爹娘不管你?”

    这句话说完,她突然觉得赵衍身上的气势变了,变得沉郁、僵硬,她便知道自己可能捅了人家痛脚,一时有些讪讪然。

    两人默不作声走了一会儿,赵衍突然道:“家父……驻守北疆,不常回京,母亲……”

    他的语气再次停顿,这次有点久,半晌,洛明光以为他不会再开口,听他带着淡淡的,几不可查的艰涩语气:“母亲于我四岁那年已经离开。”

    洛明光心蓦地一软,原来是个没娘的孩子,没娘的孩子像根草,何况爹还不在身边,长成这样子已经算十分不易,性子恶劣点似乎也能理解。

    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只好挠挠头期期艾艾道个歉:“抱歉,我说错话了。”

    赵衍:“你脑子不好使本世子能理解。”

    洛明光:“……”

    一人生正生着闷气,另一人原本就性子闷,所以接下来两人安安静静走了一路,看到一家成衣铺便走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