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4章 祭拜

时间:2018-01-10作者:晓色初开

    沐昀回头看看洛明光,道:“大约是跟这大家伙。”

    范橘正想说它能听得懂,便见那巨蟒以头触地,口中嘶嘶有声,似在哀鸣,又似诉苦。

    洛明光上前几步,蹲下身去,遥遥对着巨蟒的脑袋,再次温柔地道:“好了,我知道了,回去吧,最近别跟人打架,你的伤应该还能长好。我们借你几株草使使,今日对不住了!”

    范橘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声道:“说的跟它能听懂似得。”

    刚说完便惊讶地见那蟒蛇竟然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一步三回头地缓缓向巨树游去。

    他不由撑大双目,满眼如见漫天飞鱼的表情,心道,早知这蟒蛇能懂人言,还费那劲做什么?直接跟它商量商量,要几株草不得了?想来这大家伙也不是那么小气!

    巨蟒游到巨树旁,最后再回头向这边看一眼,然后十分缓慢地向上蜿蜒而去。

    众人累瘫了,也不管巨蟒会不会再次从树上下来,一个个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声喊累。

    那几位先后被巨蟒尾巴扫中的侍卫身上的伤也不多重,因没了战斗力,早早爬的远远的,以免成了累赘。

    范橘擦着汗,忍不住大口呼着气,控制不住好奇,一气三喘问洛明光:“洛姑娘,它竟然能听得懂你的话,这真是太神奇了!”

    这样明目张胆的打探,洛明光在开腔的时候早已有预料,故作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看这样下去迟早会两败俱伤,随口这么一说,哪知它竟然听懂了!”

    沐昀似笑非笑看她一眼,用袖子抹着汗,也不揭穿她。

    “可是,先前在山下时,那马好像也能听懂洛姑娘的话?”

    说话的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年轻侍卫。

    洛明光再次笑笑,信口胡扯:“我小的时候,在山上遇到一位老人,他懂得跟动物交谈,因为我给了他一个馍馍,他就教会了我。以前没机会,昨日跟马沟通还是第一次,原本想着对蟒蛇没用,哪知它竟然真的听懂了。”

    她一副有些小惊喜的模样,看起来还真的像是真是这么回事。

    范橘等人赞叹几句,也不知道是不是相信了这一番说辞,不过洛明光才不管他们信不信。

    众人休息够了,这才相互扶着伤员,一起准备下山。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何况还带着几名伤员,路途注定不好走,中途又歇上一晚,好歹在次日太阳落山前赶回了县城。

    都累得够呛,回去洗洗就早早歇下,一夜无话。

    祈元这小地方实在没什么好游玩的,但御前侍卫中有几名伤员,一时不好上路,所以决定在祈元县在呆上几天,等伤员好利索了再行离开。

    等待的过程无聊,范橘带领几个人连日去市集采买路上食宿用品,洛明光打算回趟村子。这一别山高路远,这一生怕也回不来了,她想再去祭一祭师父。

    本打算换上廖太太送来的衣物,打开一看,尽是大红大绿俗艳的样式,估计廖太太打量她没见过世面,应该喜欢这些花枝招展的东西。她摇摇头,想起师父新丧,又把自己的旧衣穿上。

    把攒下的铜钱揣好,去隔壁跟赵衍和沐昀打了招呼,准备先去买些香烛祭品,虽然不知师父能否看得上这人间供飨,但好歹也是她的一片心意。

    沐昀听闻,便说好奇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也要跟着去看看,实际上担心刘王氏一家难缠,再生什么幺蛾子。

    沐昀既去,赵衍自然也不会落下,于是三人带着两名殿前侍卫,各自骑了马先去市集买祭品。

    买了一些香烛水果,洛明光顺便买了根络子,串在师父给的书籍形小玉件下方,挂在腰上。仅这两项,手中的铜板便所剩无几,想着前几日帮她赶无赖的邻居房大娘,人家的恩还没报,若不将这份情还了,她心里总是难安。

    想了想,伸手向沐昀道:“昀哥,能否借点银子使使?”

    左右跟这两个家伙撕撸不清,说不上谁欠谁,再说一点银子人家也不会放在心上,索性也不跟他们矫情客套。

    沐昀很高兴她跟他不见外,问道:“需要多少?”

    洛明光挠挠头,对于银子这东西,她还真没什么概念,也不知道给多少合适,想了想便将自己用银子的目的告诉沐昀,让沐昀给她拿主意。

    赵衍很不可思议看她一眼,知道她无知,没想到会这么无知!

    洛明光瞪他一眼,要说人民币,她很有概念,但这银子,别说她一个异世客,就是村里人也没几个见过银子长啥样,再说她自打来了这鬼地方,每日不是忙家务,就是偷空学异术,哪有功夫了解这些?知道铜板怎么使都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

    沐昀出生富贵乡,挥霍无度,哪知道普通百姓家里的用度,还是赵衍取了锭五两的元宝,道:“山户人家给多了也是招灾,这已经够她们一家子数年过活了。”

    无知的某人接过银子揣起来,深知他说的有道理,道了声谢。她总觉得跟这面瘫脸没有跟沐昀交流自在随性,虽然他长得更符合她的审美。

    一行五人五骑,走在这穷乡僻壤异样招眼,加上两只开了屏的孔雀,没到村子,便招来一路大姑娘小媳妇的尾随者。

    更有人认出洛明光,飞速去刘王氏家里报信,还有人小心翼翼叫道:“翠花,是翠花吧?你这些天去了哪里?这是要回家?”

    “翠花”两字简直是洛明光心上一根刺,闻言忍了忍,黑着脸淡淡“嗯”了声。

    沐昀不厚道地笑了笑,赵衍也勾勾嘴角。

    说话那人听不到想要的答案,撇撇嘴刻薄道:“切,巴上有钱的公子爷就以为飞上高枝了,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指不定哪天就从高枝摔下来了!”

    酸话被抛在身后,赵衍和沐昀不会降低身份去与人争执,洛明光也不跟山野村妇一般见识,充耳不闻径自领着人绕过村口,向师父曾经住过的半山石屋而去。

    到了山口,留了两名侍卫把守山道和看守马匹,三人徒步而上。

    石屋依旧是那日被倾覆的模样,几日功夫,便有野草在石缝间透头,看起来异样的荒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