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7章 往事之重

时间:2018-01-03作者:晓色初开

    洛明光对他放在肩上,几乎将她圈在怀里的手没什么感触,两人一个做得随意,一个毫不在意,谁都没意识道到这样的行为不妥。倒是赵衍皱皱眉,这两人也太不拘小节。

    洛明光看着赵衍挑挑下巴:“世子身上的东西百邪避易,大公子只要不离世子左右便可保无虞。”

    沐昀方想起赵衍的玉珏,立刻高兴起来:“对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妹子你自然是不怕那些东西的,这么说来范橘那一群人就要遭殃了,说不定还会吓尿裤子,那样的话就有好看的了!”

    赵衍不理他的幸灾乐祸,重新在棋盘前坐好,一边分装黑白子,一边向洛明光道:“来一局?”

    洛明光:“不会!”

    五子棋、跳棋要不来一盘?

    赵衍手上不停,头也不抬道:“过来,教你。”

    洛明光想了想,将来回了家,总要装一装斯文,这些琴棋书画好歹要了解一二的。道一声有劳,便在他对面坐了,赵衍果然执起棋认真讲解起来。

    沐昀在一旁不时插话:“妹子你是不知道,京城中的小姑娘们想跟咱衍哥说句话而不得,能令他亲自指教棋艺,怕是笑傻到走路能撞墙,若叫她们看到这一幕,恐怕掐死你的心都有了。”

    不时又道:“下棋这东西易学难精,想要下好需要天分,可不在学的时间长短。。”

    掌握了基本规则,洛明光执棋,沐昀做狗头军师,实则两人一齐战赵衍,结果还是一败涂地。沐昀在赵衍手下就没赢过,被打击多了,也没什么感受,安慰洛明光:“输就输了,衍哥下棋的境界,输赢全凭自己心情。妹子今日初学,输了不丢人。”

    “我没觉丢人呀?沐大公子你指点着我输了棋,也别觉得不好意思。”洛明光实话实话。

    沐昀:“……”

    虽说在衍哥手下输习惯了,当着小姑娘的面……好吧,他承认狗头军师的水平有些惨不忍睹。

    洛明光一边收拾棋子,一边道:“看来今日赵世子心情不怎么美妙。”

    “哪里,本世子心情好的时候喜欢看人输棋。”赵衍一只白皙瘦长的手挑着白子面无表情道。

    “哦----”洛明光明了似的点点头:“原来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沐昀“噗”地一下乐了,“这话说得精辟,衍哥可不就是这样的性子!”

    赵衍:“……”抬起头看一眼洛明光又低头继续手头的事。

    三人正在说笑,廖知县携了随云别院的主人王大户来访。

    范橘满大街找不着帐篷,便找到县衙去了,所以廖知县立刻知道了这二位明日要上山,便过来欲尽地头蛇的职责,打算带着衙役们随侍听差。

    赵衍和沐昀自然是拒绝了的。

    廖知县见这条路行不通,便又道,祁元县大小官吏以及乡绅富户,在修撰楼宴请赵世子和沐大公子。

    拒绝一次不好再次拒绝,再者说刚让人帮了忙,不好太扫面子,赵衍和沐昀便应下呆会儿出去坐坐。

    说完正事,廖知县见洛明光也在,便温和地笑道:“洛姑娘的事情已经办好,姑娘放心吧!”

    洛明光真心实意向他道谢。

    廖知县又笑问:“拙荆为姑娘准备的衣物可还合身?若不合适让拙荆再另行置备。”

    洛明光知道这是当着两位公子的面表功呢,便再次微笑道谢,称很合意,辛苦廖太太等等。

    沐昀也随随便便拱拱手谢过廖大人照顾他妹子。

    廖知县走后,范橘来报因要在山上过两夜,准备的食物和用品多,今日太晚,没买齐全,所以来请示改后日再上山。

    也不在耽搁的这一天,二人自然没有异议。

    洛明光回了浣花院,晚膳后在院子里消消食,回房也没事干,打算练会儿字,突然想起下晌那会儿准备让那两位小爷给写张字临摹,顺便指导的,都给忘干净了。

    心里想想,日后相处的机会还多,以后再说吧。

    练完字,她将身上的衣物洗过,然后沐浴一番,坐在床上休息一番《上灵经》,然后早早歇下。

    而赵衍和沐昀去赴宴,走了个过场便回来,阿谀之词不要钱似的轰得他们脑仁疼,早点回来哪怕发呆也比耳朵受罪强。

    两人也不是真的发呆,此时依旧在院中假山上的亭子里相对而坐。

    已入子时,客人大多进入睡眠,随云别院中一派岑寂,唯有各院屋檐下垂着的灯笼散发着清幽幽的微光,使这座随着夜幕降临繁华落尽的院落看起来平添几分凄清。

    沐昀此时的脸上早已褪下白日的随性与不羁,微暗的亭子中看不清神色,只有清越的声音带着些微沉凝,压着嗓子道:“这里距嵇原城快马来回不过两日路程,衍哥何不趁机去看看姑丈?”

    赵衍的面目隐在阴影中,朦胧中似乎半低了头,一直笔直的腰身似乎也塌下那么点点,一只手放在石几上,随着沐昀的话渐渐握成拳。

    沐昀半响等不到他的回答,又劝:“不用担心范橘,天气炎热,衍哥懒得出门,在房里看书,我帮衍哥看着,他还敢进去搜查不成?或者说衍哥身子有恙,不愿见人,反正可京城都知道,衍哥胎里落了病,时不时要病上一病的。”

    赵衍依旧沉默,只是放在几上的手越发握地用力。

    沐昀闭口不再劝,沉默在亭子中流淌。

    赵衍身上渐渐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发酵,这莫名的情绪被徐来的晚风缓缓流淌成悲伤,弥散在这假山亭间,浓的化不开的悲伤几乎凝滞了微风,使人莫名眼眶发涩。

    沐昀受不了这凝滞了的气氛,也有些不知所措,结巴了一句:“衍……衍哥,你……”

    “父王在两年前已经过世。”赵衍沉默的够久,似乎难以承受秘密的沉重,欲找人倾诉,用比微风还有轻柔的声音,吐出来的话却不啻石破天惊。

    沐昀呆了呆,险些以为自己耳背,下意识揉揉耳朵,不敢置信地喃喃一句:“姑……姑丈两年前过世了?不是说只是身子欠安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