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2章 高人范学不来

时间:2017-12-29作者:晓色初开

    ,!

    去了心头大患,有心思逗一逗这小姑娘,打趣道:“洛姑娘都没说你的条件,不怕你为我解了鬼降术,本公子现在反悔不帮你?”

    洛明光淡然轻笑,“小女子也不会随随便便在街上拉个人就跟人家做交易,找上二位,一是二位的确需要帮助。二呢,也是觉得二位风采飞逸,气度卓然,重要的是满身正气,绝非背信弃义的小人。”

    沐昀乐了,这小丫头一顶高帽戴过来,若反悔岂不是小人行径?

    “小丫头都这样说了,小爷我怎么好意思出尔反尔?说吧,要我们怎么做。”

    “我呢?”赵衍突然插口道。

    洛明光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赵衍又补了一句:“迫在眉睫的事。”

    她才想起先前说的是解他二人燃眉之急,现在解决了一位,另一位她给忘在脑后了。

    她的神色难得有些讪然,挠头道:“赵公子的事,不是大事。”

    所以就给忘了?

    赵衍目无表情看着她,看得她绷不住,终于稍稍露出点窘迫。

    沐昀替赵衍问了一句:“衍哥身上难道也有不妥?”

    洛明光避开赵衍的目光,解释道:“没有不妥,赵公子戴着圣物,百邪不侵。倒是这件玉珏乃上古神器,神器有灵,要慎而重之待之,切不可遗失。”

    “这就是所谓的迫在眉睫的事?”

    赵衍口气虽没变化,洛明光却丛中听出不愉,怕是他觉得自己在消遣人玩,补救道:“赵公子您不知道玉珏的珍贵,弄丢了或送人了,可就得不偿失,小女子也是提醒赵公子一句,免得怀璧不知。”

    这样轻飘飘的解释无法说明这是赵衍是燃眉之急,她一本正经加重语气,强调似的指指赵衍重新挂回腰上的玉珏:“玉珏有灵,神物自诲,二位看到的不是它原本的面貌,难免引不起足够的重视,我请二位看看它的原貌。”

    边说着,一只小手伸出来,手掌前伸,手心遥遥向着玉珏,心里默念御灵决,嘴里轻声号令:“珏灵,现!”

    随着这一声,她的掌心淡淡莹起金色光晕,这光晕有生命一般渐渐向玉珏拢去。玉珏应和似的,跟着这光晕缓缓发出光来,然后一条小小的五爪龙从玉珏上剥离出来,身体透明,不似有实质,陡然间腾空而起,身体在空中盘旋往复,鳞光闪闪,光华璨璨。

    饶是二人自忖见多识广,也不由被眼前的情形惊得目瞪口呆。千百年来,只听过龙的传说,又有谁亲眼见过?如今这只存在于上古神话中的神物,真真切切在眼前飞舞,虽说只是器灵,但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小金龙在空中飞旋几圈,洛明光单手一收,轻斥道:“回去吧!”

    那小金龙应声一头向玉珏冲去,即刻全身隐没在其中,随着金色光晕渐淡,玉珏又恢复先前的模样。

    “此物在人间辗转千年泯然凡器,若为世人所知,必将生出觊觎之心,若为此故,还不知生出多少事端,伤了多少性命,所以,还望赵公子珍而重之。”洛明光慎重道。

    任何宝物的现世必将引起人们争抢,为此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这道理两人自然是懂得。何况此物竟然可以召出龙灵,历代帝王以龙为图腾,彰显生而不凡,龙为帝王专属为世人认可。此物若为人所知,帝王猜忌必不可免,不知要掀起怎样的风波。

    今日所见已经超越了他们的认知,先前鬼降术之事还能理解,毕竟茅山术驱鬼降魔,广为人知,其中不乏匪夷所思之事。而亲眼见到传说中才有的龙,着实已经超越了他们对这个世间的认知。

    面对着刷新他们世界观的姑娘,二人也不由重新审视,沐昀呆呆道:“你到底是人是妖,是鬼是神?”

    洛明光缓缓摇头,眉眼间一派端肃:“我是人!学了点术法的异人!这世间异人千百,或小隐于山林草泽,不问世事;或大隐于市井风尘,泯然众生。他们历着自己的劫数,偿还着天道因果,凡人肉眼,殆以为神仙妖魔,实则大谬。”

    沐昀撑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好奇道:“异人?和你一样的人?”

    不等她回答,随即话题一转正经八百道:“咱们先商量个事,话说,姑娘,你能不能不装高人范?你这这样子让人看了想笑趁不好?”

    说完自己撑不住哈哈大笑。不是他不顾人家小姑娘脸面,只因明明是个小小丫头,声音软糯得像云丝糖,偏偏做出高人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娃娃硬要学大人的做派口吻,怎么看怎么好笑。

    洛明光顿时双手捂脸,受了打击一般塌下肩去。这段话原本出自师父口中,想起当时师父说话的语气神情,原想拿出来唬唬人,岂知弄巧成了拙。

    怎么就生了这样的声音呢?半点气势都没有怎么破?明明就是高人还得装,装还装不像!悲累个催的,难不成喝辣椒水弄哑了嗓子不成?

    赵衍都被她的样子逗得忍不住勾起嘴角。

    沐昀笑话一阵,见她绷着汹脸,到底怕她恼羞成怒,急忙轻咳了一声,收起玩笑的神色道:“洛姑娘说说自己的事吧,想要我们怎么帮忙?”

    正事要紧,洛明光抹了把脸,比比椅子,示意两人重新坐回去,自己也在原先的椅上坐下,分别给两人各斟一杯茶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命不好遇到了个恶仆罢了。我现在的养母刘王氏,原是先母出嫁时带过去的陪房,先母病故,父亲续弦后,一直由刘王氏照顾我,那年上元节,刘王氏带我出门玩耍时,趁机拐了我带着一家大小跑了。”

    “刘王氏在府里可是犯了什么了不得的事?”赵衍立刻露出思索的神情来。

    这人真是心思敏锐,洛明光心道。

    不过,美男这么蹙眉深思的样子俊极到人神共愤,比之透窗而入的阳光更加晃眼,她避开这过于耀眼的面容,未来得及回答,听沐昀道:“对呀,官宦人家的下人虽然不自由,但起码比山野村夫日子过得要舒泰,刘王氏一家宁愿作为逃奴流亡,一定是摊上了不得不为的事情,怕府里惩戒,才一逃了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