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1章 悲催的身高

时间:2017-12-29作者:晓色初开

    ,!

    “不错,最近的确好些,我原以为是季大夫医术比其他人都高明些。”

    不过----小丫头明明是问他,看衍哥做什么?果真是谁不管俊的丑的,老的少的,都会被衍哥吸引,本公子长得也不差啊!

    按下心头不合时宜的想法,想想最近的身体情况,的确比先时在京好了很多,她这么一说,他对她先前的说辞再没半点怀疑。

    “不是那什么季大夫医术高明,而是……”洛明光把眼神再次停在赵衍身上,道:“而是沐公子最近和赵公子在一起,赵公子身上携有可辟邪去秽的圣物,小鬼被圣物气息侵蚀,没有之前活跃,所以沐公子才会感到轻省,否则恐怕早已在奈何桥上钓鱼了。”

    沐昀听的一愣一愣,又觉一阵后怕,当时陪衍哥出门也是一时兴起,母亲与外祖母当时还为此动怒,几乎要将他禁足。不行!得赶紧写信回去,让她们知道自己的决策是多么的英明,也让母亲顺道查查是谁恨不得要他小命。

    赵衍皱皱眉,思索自己身上的圣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信任了这姑娘的说辞。

    沐昀把他身上由上到下扫了一遍,疑惑道:“衍哥,你身上带了什么圣物?”

    赵衍瞥洛明光一眼:“我也想知道。”

    洛明光起身,向侧面空地走了两步,道:“两位还请移步。”

    三人坐在先前用饭的桌边,桌子高度与胸平齐,胸部以下被遮挡看不清楚。

    二人依言起身走过去站在她对面。

    洛明光眼神在赵衍腰下一扫,指指他腰封下垂着的一块玉珏,道:“喏,就是这个。”

    那是一个通体莹白的环形玉珏,玉质无一丝瑕疵,光泽内蕴,温润通透。其上盘旋一条首尾相接的蛇,蛇头生两角,模样甚是怪异。玉珏下方坠着黧色的打成复翼团锦结的璎珞,深浅两色的碰撞,有种内敛的、低调的美感。

    赵衍伸手把玉珏摘下来,拿在手里**,心里却猛地想起一件事来。

    那是他年幼时,因为一件极伤痛的事受了打击,在病榻上躺了许久,药石无效。后来有一天一位道人上门,赠了他父亲一块玉珏,叮嘱要他佩戴身上,不可一日离身,二十年后他会上门来讨回。

    他佩上玉珏后果然病体慢慢痊愈,之后父亲就叮嘱他不让须臾离身。

    这么多年过去,他佩戴玉珏已成习惯,都已经忘了当年的事,若非这小姑娘提起,他都想不起此事。

    想到这里,不由对眼前瘦巴巴的小姑娘刮目相看,这不起眼的小丫头还真是有几分门道!随即向沐昀点点头表示她的话可信。

    “玉珏认主,它的主人虽百邪不侵,但却也没有驱鬼震魂的作用,还需我帮沐公子将这邪祟祛除。”洛明光道。

    同时心虚地想,沐公子若借戴些时日,保准什么魑魅魍魉都会化成飞灰。但这话她可不打算告诉他们,否则还怎么让他们帮她?

    沐昀得赵衍肯定,当下抱抱拳,道:“有劳洛姑娘了,不知可需设坛?要准备什么用具?”

    洛明光语气透着轻松:“我又不是道士,不需设坛做法,仅需片刻即可。”

    请沐昀站好别动,自己在他面前站定,把伏灵决在心底念了一遍,再仔细回忆师父教导的手法,然后屏息凝神,端肃了面孔。

    见她小脸凝重,沐昀的心情陡然跟着紧张起来,僵着身子不敢乱动,连呼吸不自觉放轻。

    只听她嘴里开始喃喃有词,二人侧耳细听,虽也能听见,却半个字也没听懂。倏尔她飞快拔下头上插着的一根骨笄,劈手斜斜向上打去。伴着破空声响,室内瞬间似乎有金芒一闪而过,耳中听得“吱”一声短促的尖叫。

    那叫声似实似虚,似幻似真,似擦在耳际,又似响在脑中,飘飘渺渺,两人竟然不能确定是否真的听见了叫声,还是在心里想象的声音。

    紧接着“噗”地一声闷响,那骨笄径直穿过沐昀肩头上空插在对面墙上。

    骨笈下随即缓缓有一滩黯黑血液顺着墙体流下。

    这一下电石火光,不过眨眼功夫已经完成。

    沐昀一口气方自吐出来,急忙转回头,盯着墙上的血液,不敢置信道:“这就行了?”

    洛明光一边问道:“沐公子感觉怎样?”一边走过去拔钉在墙上的骨笄。

    沐昀身高腿长,洛明光不过到他胸口,骨笄那一下是向上斜飞出去的,钉的比较高,洛明光踮踮脚,再探探手-----泪奔,哪有梯子,借个先?

    赵衍大长腿仅一步就跨了过去,抬手轻轻松松把骨笄拔出来,递给洛明光。

    洛明光高山仰止般看看他的身高,再装作不在意自己的身高,两根手指小心地捏住没站血液的地方接过去,一边道谢,一边掏出帕子认真地把骨笄上的血迹擦干净。

    沐昀经洛明光一问,活动几下双肩,又转转脖子,斟酌言辞道:“嗯----很轻松!像是移走了一座大山……”

    又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感觉轻轻一跃便能穿透屋顶飞上天。”

    洛明光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这是她第一次用术法救人,成就感满满,笑着嘱咐:“接下来只需服一些补血益气的药,慢慢将养即可痊愈”

    末了又多句嘴:“这鬼降术若施术成功,小鬼即会回到施术者身边。若被人破了,法术会反噬己身。沐公子记住今天的日子,将来查一查今日恰巧‘病了’的茅山道士,便可找出害公子的人。”

    “做法者被反噬,会要命吗?”

    “不会,虽会被反噬,但能做出这样术法的人,定也有化解之法,但大病一场是免不了的。”

    沐昀整整容,深深下拜:“大恩不言谢,洛姑娘今后有何差遣,在下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言重了,沐公子你您忘了,咱们这可是在做交易,我帮了您,您再帮我解决了难题就是了。公平交易,两不相欠,至于赴汤蹈火应该是用不着。”洛明光眨着眼睛提醒一句。

    沐昀听她话的意思,忍不住心想,这就要划清界限了,可惜他可不愿就这么两不相欠,这么个有本事的姑娘,以后指不定还要倚仗,界限可是不能划清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