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6章 你们全家都是妖

时间:2017-12-25作者:晓色初开

    “你小丫头瞎担心什么,县尊夫人是个和善人,只要你那小姐妹安安分分不犯错,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大娘用眼角斜着她不耐烦道。

    “那----县太爷呢?性子也好吗?”

    “县尊性子自然是好的,县尊可是个百年不遇的好官,行了行了,你个小丫头片子没事不要瞎打听!”

    花花轿子人人抬,过嘴的人情不要钱,县太爷是不是好官凭大娘一句话也说不准,老百姓提起父母官顺口说两句好话也是常情,当不得真。

    她辞了两人,又找了一位相貌朴实的老者打听,那老者只淡淡道:“良心尚未丧尽,脸皮也还不够厚。”

    也就是说不是什么好鸟,但也不至于太不是东西。

    只这两句,让她心中暗自发愁,这位县尊老爷不是什么善茬,若想让他帮忙,难不成要使点手段?

    她随便在一条巷口砌着的青砖上坐下来,掏出剩下的馒头边啃边思索,是弄个小妖什么的吓吓他?还是放只小鬼去闹闹他府上?然后再出面帮他解决难题,他便不好拒绝自己的事。

    但素----她摸摸自己的小黑脸,又黑又瘦,蔫巴巴的,人家信她能捉妖降鬼吗?

    她发愁地扶额叹息。

    这时打巷子尽头转出一个人来,十七八岁,相貌甚是忠厚的少年人,他脚步匆忙地走过来,向她招手道:“小妹子,快来搭把手,里面有个老人家摔倒了,帮我一起送他去药堂!”

    她抬起头,嘴里含着一口馒头愣了下神,“呃,好!”一边起身跟着往里走,一边三口两口将手里的馒头塞进嘴里。跟着少年疾步走到巷子的尽头,折向左侧。

    撒眼望去,深巷里有五六名男子,有的蹲在地上,有的倚着树干,身上都穿着粗布短打。

    哪有什么摔倒的老人家?

    正是初夏,天气已经开始热起来,这几名男子有的高高挽着袖子,有的敞着怀,露出肚皮。年长的不过二十来岁,年少的比她也大不了多少。

    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吊儿郎当,一看就是一群无事生非的地痞流氓。

    她打量着几人,他们也打量着她,一名少年还悄悄挪到她身后堵了退路。

    他们齐刷刷盯着她,如同恶狼盯着到嘴的肉,有的歪头上下扫视,有的兴致盎然嘿嘿直笑。

    她嚼着馒头的动作都没停,将最后一口嚼巴几下咽了,再扒拉两下脸颊,把脸上沾着的馒头屑擦掉,满眼真诚问道:“是哪位老人家摔倒了?”

    她的反应让众人一乐,其中一名微胖的年长青年晃过来,拍着光溜溜的肚皮,邪笑着道:“小妹妹声音真好听,听得老子心都酥了。小妹妹,老子就是老人家,小妹妹来扶我老人家一把,哈哈哈哈…...”

    余人跟着一起大笑,先前那忠厚少年依旧挂着忠厚的笑,跟着跨一步,伸出一只手臂就要往她的肩上搭去,嘴里嬉笑着道:“好心的小妹妹,快扶我老人家一把,哎呦,站不住了。”

    “还有我老人家一把!”

    “要不哥哥我扶小妹妹也行,哈哈……”

    她往旁边避了下,让开忠厚少年的手臂,微胖青年却趁机突然两根手指在她脸颊上捏了一把,凑近鼻子嗅了嗅,在伸出舌头舔两下手指,瞪着眼惊奇道:“咦----甜的!”随即又哈哈大笑。

    余人笑成一堆,纷纷挤过来叫道:“我也尝尝,我也尝尝。”

    她脸上依旧傻乎乎的样子,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突然曲起胳膊肘向堵在身后的少年胸口狠狠一击,对方抚胸惨叫的当口,她双手平伸,十根手指飞快结印,嘴里低念御风决。

    随着她的动作,平地突然旋起一阵风,卷着地上的枯枝败叶还有瓦片土块,以她为中心倏地向四周扩散,风刃以及风中夹杂的物事劈头盖脸向几名少年打去。

    混乱中有人“呸呸”吐着嘴里的尘土,有人大呼,哎呦,我的脸!还有的被劲风吹得东倒西歪站不住脚,惊呼声此起彼伏。

    如此片刻,已有几人先后被风中卷着的瓦砾擦伤了露在外面的皮肤。

    她见教训地差不多了,渐渐减轻了风势。此时不知打哪儿飞来两只老鸹,“呱呱”叫着,在微胖青年和忠厚少年头上盘旋几圈,瞅着空隙在两人露出的头脸上一顿乱啄。

    两人以袖遮面,原地跳着脚,嘴里哇哇叫喊着躲避老鸹。

    稍息风住,几个年轻人都是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狼狈不堪。

    她扬扬小手,两只老鸹振翅飞起,临行分别拉了一泡鸟屎在微胖青年和忠厚少年的头上,然后忒楞楞飞远了。

    两人大声咒骂中,她笑眯眯地问道:“各位老人家,还要不要我扶?”

    微胖青年停了抹鸟屎的动作,定神看了她半晌,突然大呼一声:“娘呀,会妖法,她是妖怪呀!”转过身子,颠着肚上的肥膘一路跑远。

    其余人见状反应过来,纷纷大呼小叫着有妖怪,一窝蜂似的四散奔逃。

    她摇摇头,对着寂寂小巷认真自语:“我不是妖,你才是妖,你们全家都是妖!”

    此处是个人迹罕至的小巷,一侧高高的红漆围墙,墙上琉璃碧瓦,墙头伸出亭台楼阁的顶端,间或伸展几株名品花树的枝桠,应该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后院。

    此刻这处院子靠墙的假山上的一间亭子里,风吹起纱帘,露出里面两位对弈的年轻人。

    一位穿了身月白束腰直袍,外面罩了层紫纱惮衣,一只手捻着颗黑色棋子在汉白玉的棋台上敲出叮叮的脆响,双眼望着巷子,神色透着兴致盎然。正是沐昀。

    沐昀盯着她转身走远的背影,双眼闪着光:“难道真是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妖精长什么样,要不跟上去看看?”

    另一人自然是赵衍,他此时眉目无波,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径直垂目琢磨棋局,头也不抬道:“左不过旁门左道,上清下院那些牛鼻子老道也能给你弄这么一场。”

    沐昀兴致不减,一脸不认同:“那些老道士能不能弄出一场风来,我没见过,但这小丫头着实有点门道。”

    见赵衍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又道:“这破县城原本就没意思,好不容易遇到个有意思的小丫头,你还这么没意思,走、走,追上去看看是个什么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