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5章 待他日平川起山峦

时间:2017-12-25作者:晓色初开

    师父从桌上拿起一块比小孩手掌还小些的物事,黯淡的色泽,非金非玉,非木非石,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雕刻成一本书籍的模样,转手递给她,道:“收好了,从今起你就是它的主人了。”

    她双手捧过,触手冰凉,如同握着一块冰。

    师父又将头上的一根骨笄取掉,插在她的鬓发间。

    那是一根白如雪色的骨笄,雕着一只奇怪的凶兽,许是因为年代久远,凶兽的轮廓都磨得不太真切,越发不知是个什么物事。

    师父胼起食中两指,闭上双眼按在自己的眉心。少时,一团艳红的火焰图腾从他眉心缓缓浮出,他反手带着那团火焰轻轻按在她的额间。

    红色火焰犹如有生命般钻进皮肤,顷刻隐没不见。

    “好了,师父大限已到,你去吧!”

    这就话宛若咒语,师父说完,如同被抽走了全身的精气神,脸上的皱纹瞬间又多了千百条,眼睛再没先前的辽远广博,变得跟普通老人一样浑浊。

    他的腰身塌下去,脖子无力地耷拉下。

    她终究忍不住泪下,露出自己的软弱,抓紧他的手颤声叫着:“师父,师父您别走,您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

    师父艰难的摸摸她的头,满是褶子的脸上绽出安详的笑容来。随即他的双脚开始虚化,缓缓向上蔓延,小腿、大腿、上身、脖子,最后脸部也开始发虚,唯有脸上欣慰的笑容那样清晰。

    她只不过是个凡人,做不到无欲无情,顷刻泪如雨下,伸出双手却抓不住虚空。

    师父终究化成无数个光点钻出窗户,向沉沉的夜色中飘去。

    她急忙探出头追逐那光点而去,那光点越飞越高,在天际散将开来,消散在夜幕山野中。

    夜空中突然飘起雨丝,旋即沙沙风起,伴着草木呜咽,群山叹息。黑黢黢的怪石和灌木丛中次第露出各种生灵的影子,群狼仰天长啸的声音此起彼伏。

    她在石室中呆坐良久,茫茫然不知所措。

    眼看着窗外泛起亮色,才急忙起身,把小书籍刻件仔细收好,出了石头房子,再无限留恋回头看一眼,然后双手举起在空中,反掌倾下,那坚固的石头房子随着倾覆的动作,轰然倒塌。

    她擦擦脸上的泪,再不回头,乘着风从山上疾驰而下。

    *****

    “翠花,快点,磨蹭什么呢!去晚了又没地方了!”刘王氏一个劲催促。

    她应了一声,低头在木板床掏出个瓦瓮,从瓮中取出自己偷偷积攒的铜钱,用帕子包好藏在怀里。然后又把平素唯一能换替的衣服叠好,和纳好的鞋底一起用包袱皮一包,背在背上出了房门。

    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又拐到厨房摸了个窝窝头拿在手上。

    刘王氏的声音在背后传来:“吃、吃、吃,就知道吃,一顿不吃能饿死你呀!你个死丫头片子……”

    骂声中,刘王氏的一只破鞋破风而来,吧嗒一声,在她的脑后坠地。

    她充耳不闻,头也不回疾步走出院门,左右骂两句又不会少块肉,可是她正是豆蔻之年长身体的时候,一顿不吃还真会少块肉。

    今日是镇上的集会,她要把平日纳好的鞋底和做的袜子拿去集市上贩卖。师父走了,她再不会在这里呆下去,出去这个门她就没打算再回去。

    村子距离镇上不过四五里地,早晨的阳光刚刚爬上山坡,她已经走到市集。

    时辰还早,逛集市的人还不多,出来讨生活的已经在道路两旁摆好了摊子,果真是不好找空位了。

    但她又不是真的要老老实实摆摊子卖鞋底,有没有空位也没关系。

    她找了个卖杂货的摊子,用最便宜的价格把手中的鞋底都卖掉,然后把钱袋子装好,转身向县城的方向而去。

    顺着小镇的官道一路往西,约莫十里就是祁元县城。县城她仅来过一次,还是有次养父生病,跟着刘王氏送养父到县城看大夫时走了一趟。

    窝窝头早让她吃干净了,那么小小一只,走上这么一圈就消化没了,心里后悔当时怎么就没多拿一个。

    摸摸肚子,在县城路边花一文钱买了两个白面馒头,一个三两口就解决了,另一个暂时装在包袱里,以备不时之需。

    师父没了,那山村再没什么可留恋的,刘家她是不准备再回去了。但也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要走也要光明正大地走,所以首要做的,是把自己的户籍从刘家脱出来,顶着刘家童养媳的身份始终是个隐患。

    她在县城溜溜达达闲逛,打算先打听清楚县太爷的性情再行事。万一县太爷是个不好相与的,她一个无权无势的民女,县太爷会不会替她做主还是两可,她得先想个办法让他不能不帮她。

    祁元县是齐国的边缘下县,人口不多,也不够富裕,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穿着打扮大多普通,但毕竟是县城,好歹比镇子和村子里的人有底气,腰杆子要挺直得多。

    她也将腰杆子挺直了起来,再低头打量几眼胸前的一马平川,又泄气似得塌下腰身,心里不断鼓励自己,你是营养不良,待日子好了,多吃点好吃的还怕平川不起山峦吗?

    街道两侧摆着各种摊位,售卖些小商品。一个卖胭脂水粉的摊子前站着两名妇女,她发现两人站着有一会儿了,不像是在买东西,倒像是跟摊位的主人闲磨牙。

    她左右看看,在一个小贩那里买了点瓜子,一边磕着,一边慢慢蹭过去,不远不近站着听两人说话。

    等两名妇人口沫横飞张家长李家短喷了一阵,她适时眨巴着眼睛,做出听得入神的模样,递过去一把瓜子,道:“大娘知道的真多!李家姨娘最后怎样了?”

    她的声音不具攻击性,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那年龄大点的降尊纡贵地接过她的瓜子,把头高高仰着,先磕一枚瓜子,再居高临下瞥一眼眼前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噗的一下吐出瓜子皮,撇嘴道:“还能怎样?死了呗!一个玩意儿,妄想跟正室夫人对着干,不是自己找死么!”

    “啊?太可怕了!”她拍拍胸口,脸上惊魂甫定,随即露出惊恐的样子,道:“我们村一个要好的小姐姐被卖到县太爷府里当差,不会也这么说没就没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