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医神 第0291章 你们想多了!【第二更】

时间:2017-10-13作者:六月二九

    王鹏诡异地一笑,仍旧继续在诱惑着他:

    “至于另外那种,针对类风湿的药,我正好还没有开发,缺少一位商业伙伴,我希望他能负责资金的投入、口碑宣传,并在有社会影响力的人群中,负责推广。”

    “你说的这些是真的?”魏柔父亲激动地询问着,他有些不敢相信,曾建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漏掉这么大的空子出来。

    两手再次摊开,王鹏对上魏柔父亲的眼睛,很诚恳地说道:“我欺骗你有意思吗?”

    “那你那药效如何,也有镇痛汤这么神奇吗?”对方最为关心的,除了能不能合作,就是药的效力问题。

    “关于这个,完全不用去怀疑,可以找有同类病症的人来尝试,一试不就就知道了,这对你而言,应该是小事一桩吧!”

    王鹏随口给出验证的方式。

    对方负责找实验体,这个过程,王鹏不会插一点手,他只负责出药,这样一来,具体效果如何,就不可能会作假。

    “那能告诉我,这种药,不,是保健品,它的生产成本,去到什么程度吗?”对方进入角色很快,马上就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合伙人。

    “因为它的成份中,用到很多较为稀有的药材,如果是小批量配置的话,成本会非常的高,单独一份,目前就要去到接近10元左右。”

    王鹏眼睛都不带眨的,就异常夸张地将成本从几十元,不知翻了多少倍来报。

    魏柔的父亲非常好奇地问道:“那我能问一下镇痛汤的成本吗?”

    王鹏心想,这个也不能太低了吧,便说道:“0元上下。”

    “镇痛汤是针对于一次的效果,而类风湿的药方,是针对于根除,药效有持续性质。”王鹏随意找了个理由,解释了一下两种药方成本差异的原因。

    魏柔父亲搓着手,问到王鹏:“刚才听你说,还在找合作伙伴,嘿嘿,我想问一下,你心目中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没有,但是有个基本的条件,就是一定是我能放心信任的人。”王鹏将“放心信任”咬得很重,在强调着只有特殊关系,他才会将合作权交出去。

    魏柔父亲认同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的,那合作方需要投入多少成本,你这边有没有个数?”

    “投资金额肯定不会低于20亿,小打小闹的那些,就没什么意思了,叔叔你也知道,我在邀请会上卖了个项目出去,手中也有些资金啊。”

    王鹏潜在的意思是,你别想借着魏柔的关系,掏个小钱,就拿好的项目,他特意提到的20亿,也是在和邀请会转让的那个,做着比较。

    魏柔父亲明显是听懂了,点着脑袋道:“说的没错,我看这20亿也就只能是起个步,后续应该还会投入更多。”

    “这个,小王啊,小柔是我的宝贝女儿,我只是希望她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我对她的恋爱和婚姻,原则上呢,是不多加干预的,以她自身的意见为主。”

    魏柔的父亲开始转口风了,不过他为事情留了余地,话里行间只提到自己,并没有说道魏柔母亲。

    “这个我相当的理解,一切都以小柔的意见为主嘛。”王鹏摆出很诚恳的姿态,点着脑袋说道。

    “可是,订婚仪式已经通知了所有亲戚,没办法说取消就取消啊!”魏柔的母亲接过话头说道。

    王鹏一笑道:“阿姨,有些事情,到最后索性还是要撕破脸的,作为小柔的朋友,如果你们觉得不方便,不如交给我来处理。”

    “你?这样不太好吧......你想怎么做?”魏柔母亲这么问,说明她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

    她也不是傻子,帮魏柔订婚的对象,虽然背景强大,但也不过是京城大家的二公子,联姻只不过是双方以后可能合作的基础。

    不用看魏柔父亲的神态,她都明白,现在王鹏手中东西的价值之高,日后的影响力之大,绝对不是那个所谓的京城大家能比拟的。

    “到明天你们就会知道的了!”王鹏不是卖关子,而是如果据实相告的话,估计会引起对方剧烈的反弹。

    “明天......”魏柔的母亲忽然脸色大变,她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不由忐忑地问道:“你该不会是,是想破坏订婚仪式吧?”

    不错,他的确是正计划着,明天来个抢婚。

    魏柔父亲也急急地劝说道:“小王,你可千万不能胡来啊,想都不要这么想,这可是关系到小柔名节的大事。”

    “呵呵,怎么会呢!你们想多了。”王鹏干笑着,嘴里断然否认。

    魏柔父母如果知道,他确是这么想的,肯定会从当场从沙发上跳起来,狠狠地直接将他给掐死算数。

    所以说,还是生米煮成熟饭的好,等事情发生了,再想要制止的话,就要全盘地考虑他们的利益得失。

    大家谈到这个地步,基本上也都将事情敲定了。

    王鹏以每份2万的价格,提供镇痛汤给魏柔的母亲,并且还承诺下来,为她配置类风湿的汤药,药钱另计。

    当然啦,魏家肯定是要找人,去亲身验证药效的,至于要验证几个人次,就由他自己去决定。

    在类风湿汤药的合作上面,魏柔的父亲也承诺,等类风湿的测试完成,如果效果显著,他愿意投资30亿。

    王鹏是一直将他们送出到一号组团的大门外,又挥着手,目送他们车辆消失在视线中,才转身回去。

    回家的路上,魏柔母亲问道:“老魏,我怎么觉得,那个王鹏,明天一定会在订婚仪式上,折腾些事情出来?!”

    魏柔父亲沉默着,和一条通往世界首富的金光大道相比,其它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地渺小,那么地微不足道。

    片刻后,他才叹息着缓缓说道:“唉,一切都静观其变吧,真的闹起事来,就看小柔自己的选择,记住,到时候,一定要静观其变。”

    他连续地强调着“静观其变”,就是在提醒着对方,一切都要放任自流,那样虽然也很难堪,可是至少可以说成是,年轻人自己追求自由的婚姻,他们老一辈的也干涉不了。

    在他们这样的家庭,即使是夫妻之间的对话,也是云遮雾罩的,不愿意将事情说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