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九世魔尊 第313章 薛布的心思

时间:2019-04-20作者:洪辰

    归来峰的苍灵店内,一个清瘦的老人坐在椅子上,他须发花白,看上去有些病态,但是那目光中却透着一股刚毅和自信。这老人正是传功堂堂主平简,他是来告诉宗主薛布,离婉非常干脆的拒绝了留在齐苍宗。

    薛布一袭金袍,虽然他也是老者模样,但是却透着一股平和的贵气,特别是那张方方正正的脸上,总是挂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威压。

    他对离婉的反应很是意外,他不明白一个二十岁的女子,怎么有胆量拒绝齐苍宗的好意。

    他默默说道:“风霆可能是赤府之人,那这个离婉会不会也是赤府之人?”

    平简闻言,立刻摇头道:“若离婉也是赤府的人,她又怎么会受了薛肖那么多的折磨,他们薛家又怎么会如此忍气吞声?”

    薛布闻言,平静说道:“师兄,薛肖师弟很可能已经遭了不测,你就不要再埋怨他了。”

    “我当然不想埋怨他,可是他这样对待薛家四口,确实不配做我齐苍宗的弟子。”平简的语气虽然平和,但是却明显带着怒意。

    薛布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兄,笑道:“师兄,如果当初让你去寻广陵四杰的宝藏,你会怎么样做?”

    “我根本不会去寻广陵四杰的宝藏。”平简说道。

    “广陵四杰之所以让赤府都忌惮,必然是因为他们修炼了神秘莫测的功法,而这功法很可能就在宝藏之中,你说我们难道就不闻不问吗?”薛布反问道。

    平简眉头一皱,说道:“宗主,虽然我也觉得那宝藏中可能有神秘功法,可是我还是觉得我们不该贪恋别人的东西。”

    “广陵四杰已经死了,所以那宝藏是无主的宝藏,我们没有贪恋别人的东西。”薛布解释道。

    平简闻言,沉默了一下,摇头道:“宗主,我说不过你。但是我非常确定,薛肖那般折磨离家四口,就是丢了我们齐苍宗的脸。就算他真的发生了不测,也是……”

    他本想说也是罪有应得,可是想想薛肖不但是宗主的师弟,也是宗主的堂弟,便把那最狠的话咽了下去。

    薛布看着平简,那散发着威严目光中透着些许无奈,说道:“师兄,我们不谈薛肖了,还是聊聊离婉。”

    平简也不想再扯远了,便把问题拉了回来,坚定说道:“师弟,离婉是难得一见的奇才,跟顾英隆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必须把她留在齐苍宗。”

    “我相信师兄的眼光,这个离婉必定是个天才。”薛布也说道。

    “我认为离婉比广陵四杰的宝藏更加宝贝十倍。”

    薛布无奈说道:“师兄,不是说不再提宝藏了吗?”

    “好,不说宝藏,说离婉。”平简也立刻把话收回来。

    “离婉不答应留在齐苍宗,那我们就强行把她留下。”薛布说道。

    平简立刻反对:“宗主,我们想把人家留下,是因为看重了人家的天赋。强行把人家留下,那不等于把人家囚禁了吗?”

    薛布犹豫了一下,说道:“云台大会还没结束,我们还有时间想办法,你让我想想。”

    “好,宗主好好想想办法,我也回去好好想想,看看怎么样把离婉留下。”平简说道。

    “嗯。”

    “宗主,我先告退了。”

    平简起身,躬身施礼。他虽然是师兄,说话有时候可以随便点,但是礼数不能丢。

    等平简出了大殿,薛布的脸上透出了一丝冷意,扶着宝座的手也轻轻的摔了一下,敲打着宝座的扶手。虽然他没有动用灵力,但是也让他身上的金袍震动了一下。

    稍微沉思了一下,他对着外面说道:“把贺锦蓬给我叫来。”

    “是。”

    守门的弟子立刻答应,去叫人了。

    不多时,贺锦蓬走了进来,躬身施礼。

    不等贺锦蓬直起腰,薛布便直接了当的说道:“你知道那个离婉吗?”

    “离婉是风霆的随从,不过她的境界很高,已经到了悬湖初阶。今天她还莽撞的想要闯阵法比试的现场。”贺锦蓬答道。

    “她真的有那么强吗?”

    “是的,很强。”

    “和英隆比呢?”

    “若是英隆今天没有破境,英隆应该不是她的对手。但是今天英隆破境,她绝不是英隆的对手。”

    “两人都是悬湖初阶,你为何就认为离婉不是英隆的对手?”薛布冷冷的问道。

    贺锦蓬立刻答道:“我今天阻挡她的时候,发现她的境界虽然是悬湖初阶,但是明显根基不牢。”

    “根基不牢?也能在二十岁跨入悬湖境界?”薛布的语气中透着怒意。

    贺锦蓬闻言,忙低下头,说道:“按理说根基不牢,是不可能在如此年纪跨入悬湖境界。可是我感知她确实根基不牢。”

    “会不会身上有伤?”薛布想到了薛肖打伤离婉的事情。

    “感觉她的经脉和脏腑都很正常,不像有伤在身的样子。”贺锦蓬答道。

    薛布闻言,稍微一顿,问道:“你认为她可是天才?”

    “二十岁的悬湖初阶,自然是绝世的天才。”贺锦蓬立刻答道。

    “你既然知道他是天才,为何不早些告诉我?”

    贺锦蓬一听这话,吓得心头一颤,忙说道:“回宗主,我之前并不知道离婉的存在。”

    “你不知道离婉的存在,总该知道薛肖去段州城的所作所为吧?”薛布的语气中已经带着怒意了。

    贺锦蓬面色都有些变了,忙说道:“回宗主,薛肖师叔做事,向来不喜欢别人参与,我真不知道他在段州城都做了什么。”

    薛布看着贺锦蓬,继续说道:“除了英隆之外,还有谁一直跟着薛肖在段州城办事?”

    贺锦蓬忙答道:“回宗主,除了英隆之位,其他人都应该跟着薛师叔去了莽荒妖域。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薛布面色一沉,冷冷说道:“他们回不来了。”

    贺锦蓬当然也知道回不来了,不过他有些说不出口。

    薛布看着贺锦蓬,沉了一会儿,才说道:“明天云台大会结束之后,把离婉带来见我。”

    “是,宗主。”贺锦蓬立刻答应。

    “另外,天书城的那几个人不是想近距离观摩吗?明天让他们近距离观摩对弈。”

    “是。”贺锦蓬心里明白,宗主这是想让天书城的那几位大人物更直观的观看齐苍宗弟子的强大。

    “另外,明天云台大会结束之后,我不想再看见一个完好的风霆。等他伤了之后,直接留下。”

    “是。”

    “好了,下去吧。”

    “是,宗主。”

    贺锦蓬供躬身施礼,然后退了出去。

    大殿之上,就剩下了薛布一个人,他身体后靠,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做了快一百年的齐苍宗宗主,而这一百年,刚好是赤府疯狂壮大的一百年。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横空出世。若是没有那个人,赤府也就和天书城差不多。赤府的府主,也就和天书城城主杨宣一样,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一个人而已。

    几年前,他知道了赤府得到了一颗八级妖禽的内丹。继续查下去,才知道那颗内丹是来自广陵四杰。再查下去,竟然发现广陵四杰藏了许多宝贝。

    这就让他想到了那个关于广陵四杰修炼神秘功法的传闻,他继续查下去,果然查出那功法很可能藏在广陵四杰的宝藏之中。

    他就让薛肖去找宝藏,他也知道薛肖找到了广陵四杰的随从,也就是离震察。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薛肖明知道离婉天赋超凡,竟然也还是私自行动,打伤了离婉。

    他觉得薛肖如此的不顾全大局,很可能和顾英隆有关系。因为顾英隆虽然天才,但是他也同样傲慢的很。在他眼里,没有任何一个年轻才俊可以和他相比。

    是我太宠溺他了吗?

    薛布闭着眼睛,自己默默的问自己。

    可是顾英隆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若是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他确实可能成为绝世强者。若是能够跟赤府的那个人相抗衡,齐苍宗就将再次凌驾东临海域的天空之上。

    薛布能够理解离婉拒绝的理由,但是他却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他不希望任何人拒绝齐苍宗,离婉不能,风霆也不能。

    明天一过,风霆必将残疾。齐苍宗把他留下疗伤,谁都不能拒绝齐苍宗的好意。作为风霆的随从,离婉自然也要留下。

    不管风霆和离婉是不是赤府的人,也不管他们心中对齐苍宗是仇恨,还是恐惧,他们都将再也无法脱离齐苍宗的掌控。

    齐苍宗想留下的人,就必须留在老老实实的留在齐苍宗,若是敢违抗,那只有死。

    而且他的心里还有另外一点事,那就是广陵四杰的宝藏。虽然传回的消息是,宝藏很可能已经被赤府取走了。但是他依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觉得那宝藏不会就这样落在赤府手中。

    离震察是广陵四杰的随从,从他身上入手,也许可以重新找到宝藏。这样想来,风霆把离震察和离婉带来,确实是帮了齐苍宗一个大忙。

    薛布闭着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