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娃来袭:总裁骗婚成瘾 第380章审判局(3)

时间:2018-07-16作者:阿九久

    刚进冷卿沅的院落,孟玖就敏感地闻到了花香里面的冷腥味道,这个味道其实似有似无,很多时候孟玖觉得像是她的错觉,但在不经意间,那似有似无的难闻味道又会突然出现。

    “冷卿沅,你院子里是不是有死老鼠之类的,总么有一股子难闻的味道。”孟玖捏了捏鼻子,又摆了摆手,即便花香浓郁,也无法掩盖那难闻。

    冷卿沅默了默,“阿玖,你不叫我相公也就罢了,你连冷先生也不会叫了么?”

    “等你处理好你的感情纠纷,我自然会叫,现在让我叫你,冷卿沅你觉得你配么?”孟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死死地盯着冷卿沅,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坦然。

    冷卿沅觉得她不过是闹一闹小孩子的脾气,却没料到这次说话竟然这样一本正经,还带着薄怒。

    红夫人的劫,是千年前约定好的,他帮她渡劫还了当时的守护之恩,却没想到让孟玖产生了这许多的误会。

    “阿玖,我想你是误会的。”

    “我没有。”感情的事情孟玖分的最清楚,是便是了,不是,如何都不会是,红夫人敢杀了她,就不怕冷卿沅的怪罪,一个道歉就足够了么?不,远远不够,就如狐狸所说,在妖界远比人界危险,她不能让自己的生命安全有任何威胁。

    “冷君。”两人正在争执的时候红夫人踏着莲步摇曳着窈窕身姿而来,水蛇腰,红夫人果然是水蛇腰,这一摇一摆,皆是风韵。

    冷卿沅听见红夫人的声音立即沉下了脸,他侧眸看向让他和孟玖感情有分歧的罪魁祸首,声音低沉如死水,“红夫人,你欺了阿玖,可知错?”

    欺?

    孟玖冷笑,红夫人这哪里是欺,明明就是痛下杀手,若不是狐狸,她的小命早就交代了,估计轮回都轮了不下数十次了。

    “是,小红知错,请冷君责罚。”红夫人微微福了福身,是古代人的模样,蹙眉神伤的模样更叫人觉得我见尤怜。

    “阿玖,你觉得该如何?”冷卿沅的声音不再低沉,反而是扬起了音调,有种讨好的意味,他的眸光也不再暗藏汹涌,更是平添了一股子的温柔。

    “你确定需要我来处理?”孟玖一眨眼,脸上是欢喜。

    “既然是红夫人欺了你,自然由你来做决定,阿玖想如何便如何。”冷卿沅说罢,看了眼仍旧蹙眉眼圈却已经微红的红夫人,这模样生得楚楚可怜,却不值得人心疼。

    “搞搞清楚好不好,什么叫欺,是杀,要不是狐狸过来或者是我命大,我早就一命呜呼了,欺和杀是两个概念。”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字提醒让孟玖不胜其烦,与红夫人比起来,更是有失分寸。

    红夫人面上虽做得楚楚可怜,内心却将孟玖鄙夷到底,归根到底是不值钱的人类,要风度没风度,要教养更是没了教养,在她面前不知道逊色多少。

    与此同时,她更在疑惑,像孟玖这种没深度的东西,冷君怎么会要她?

    “是,是是,阿玖说得对,是我言语上的失误,所以阿玖想要怎么处理她呢?”冷卿沅说完,红夫人猛地抬头看向他,心里忍不住在打鼓,处理,只有死物才会被处理的,只有没用的东西才会被处理。

    他们千年的感情,竟然比不上眼前这没用的人类?

    红夫人的心底更是加深了对孟玖的恨意,如果没有孟玖,她就是妖界管理者的红夫人,任何人都得敬她一仗,或许等渡劫完毕与冷君感情更是到位后,她就会从红夫人变作冷夫人。

    她也知道,冷卿沅不会杀了她,再怎样,千年的感情依旧在。

    “有酒么?”孟玖自然看见了红夫人千变万化的表情,她对着冷卿沅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摇晃了一下手中的包裹,冷卿沅只撇了一眼就道,“有,阿玖爱吃果酒?”

    “既然是红夫人对我道歉,那自然是问一下红夫人喜欢喝什么酒了。”

    红夫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孟玖手中的包裹,她的心里隐约泛起不好的预感,“道歉和喝酒有什么关系?你若真想让我道歉,那我道歉便是,不过……”红夫人眼神妩媚一挑,又继续说道,“我毕竟长你千岁,若要真的像模像样地磕头,斟酒,有不像话。”

    “红夫人说得是,阿玖不是什么不顾礼仪道德的人,磕头这种事情除了跪天跪地跪坟,我还真没有跪过别人,更何况让一个涨我千岁都可以做我十八代祖宗的老人下跪,我怕折了我的寿。”

    红夫人咬牙切齿,只觉得眼前这丫头说话实在有点不讨喜。

    冷卿沅见两人都牙尖嘴利,孟玖更是占了上风,于是走到院子里的一片花园中,花园里有个小池塘,里面漂浮着数不清的荷花,唯独一朵,长得大大咧咧,呈深紫色,颇有灵性。

    池塘旁边种了一颗柳树,随风飘落几丝柳絮,更显得妖界“春意盎然”。

    冷卿沅拿起池塘边放置的铁锹一点点将柳树下面的泥土给挖去,不过多久便有隐约的鲜红露在表面,孟玖和红夫人没有什么可说的,就泡去看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结果瞧见冷卿沅沿着红色的布头又继续挖,颗颗泥土蓬松地滑落,又被冷卿沅恰到好处的挖去,更了许久才显现出土里的东西——一个小酒缸。

    冷卿沅用白的方巾擦了擦手,随即扔掉,又用泥土擦了擦手,这一系列的动作在孟玖看来好像在举行什么不可言说的仪式。

    “冷卿沅,你不觉得手脏么?”

    “脏,阿玖先拿着,我去洗手。”冷卿沅将小巧可爱的酒缸递给孟玖,酒缸上有没有清理的泥土,但抱在手上凉飕飕的,很舒服。

    孟玖眼尖,瞧见旁边孤零零躺着的方巾,“那小方巾放在那里做什么?”

    话音刚落,方巾兀自燃起一阵紫红相间的火焰,“方巾上有异味,不要也罢。”

    站在远处的红夫人脸色更显怪异,这方巾是她给冷卿沅的,前天正好让丫鬟调包了冷卿沅那白色的方巾,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发现了,还将她的东西给烧掉了,他难道没有看见方巾角落的红字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