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娃来袭:总裁骗婚成瘾 第303章:拆穿

时间:2018-06-24作者:阿九久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却没想到在苏兰初打算睡觉的时候,张云敬打来了电话。

    “我小姨想见你,在淳锦城第一人民医院。”

    这一夜虽然没有再下雨,但苏兰初心却如同被倾盆大雨淋湿了一般,冷得很。

    她觉得钱丽就像一个霸道的侵略者,侵占了她的生活与自由。

    这次见面,她宁愿当作没有见过,可这世间哪里有后悔药。

    张云敬已经站在医院门口等了一会,见到苏兰初下车,他立即迎了上来。

    握住苏兰初冰凉的小手,却没有注意到,即便是暴雨过后,但这也是夏季的夜晚,这手却是无缘无故的冰凉。

    “一会见到我小姨,就说你的股份是百分之40,我是百分之20,孟玖是百分之30。”

    苏兰初撇头看向张云敬,眼中是满满的陌生,她刚想开口询问为什么,张云敬就一把抓过了她的包,直接拽着她进了医院住院部。

    “叮咚”电梯恰巧停在了一楼,也淹没了苏兰初心中的疑虑,脱口而出的询问。

    精神科的住院部永远都安静地像是一个会议大厅,那些穿梭在病房里的护士就是开会的演讲员。

    苏兰初安静地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又觉得自己可能早晚也会属于这里。

    如是想着,她的心中就有些恐慌,生怕以后连吞咽口水的动作都显得僵硬无比。

    “妈,初初来了。”

    钱丽躺在病床上,在苏兰初看来,她的气色还是很好,生病的人她见多了,各个都是面黄如土。

    像她这种白里透红的还真是有点少见。

    她抬头从侧面看向张云敬,他的面色倒是有些差劲,比他小姨的脸色差多了。

    “阿姨。”苏兰初礼貌地叫道。

    钱丽上下打量了一番苏兰初,“知道我为什么进医院么?”

    “不知道。”苏兰初老实回答。

    “是被你和张云敬气的。”钱丽陡然拔高的声音吓了苏兰初一跳,她好像总是喜欢用大声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阿姨言重了,我只是一个姑娘,怎么会气到您呢?”苏兰初毕恭毕敬地说道。

    她抬眸看了一眼张云敬,眨了眨眼睛,又继续说道,“不过敬敬也确实有错,这么晚了将我叫过来看您发飙,让我看见您狼狈的模样,可真是不应该。”

    钱丽被苏兰初说得一愣,随手将桌旁张云敬买的面条扫在地上,溅起一片狼藉。

    “滚!”

    “嗯,阿姨好好休息。”

    苏兰初过来是因为张云敬的通知,也是因为心疼他的手足无措。

    如今见张云敬平安,她就觉得面前这位探望的人不值得她探望,即便以后真的要嫁给张云敬。

    这样的婆婆她也会像避雷一样,第一时间躲着她。

    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拼命从张云敬手中抽出了已经被他捏得生疼的手。

    她知道张云敬不愿意让她离开,她却不可能因为爱一个人,而陪着那人一起纵容一个无理取闹。

    出门的时候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还好心帮忙关上了门,在关门的一霎那,她听见了钱丽在嘶声竭力地咆哮,“试婚,这种女人就算你要娶,也必须要试婚。”

    她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将头埋得很低,医院走廊的白炽灯照下,独留一片阴影。

    张云敬后来追了出来,她也正好没有搭上计程车,所以他将她拉到了角落,眼底是受伤。

    可是受伤又如何苏兰初自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去撒谎也不喜欢讨好任何人。

    更确切地讲,她也不喜欢张云敬为了讨好,去撒谎,这在她的思想里,不是善意的谎言,而是纵容,愚蠢的纵容。

    “初初,你到底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医院总有一些隐秘的地方,这里人流稀少,树木丛生,如果是在白日,也是乘凉的好去处。

    苏兰初低垂眼眸,她一手紧拽住张云敬的衣角,刚才面前这男人拽她拽得太匆忙,她险些摔倒,所以才条件反射地抓住了她的衣角。

    现在脑海里全是这男人悲戚戚的问话,所以手就不自觉地攥得更紧了些,紧得她的指骨发白,接触的指腹有些疼。

    “你说啊。”见苏兰初没有回答,张云敬狠狠地按住她的肩膀,拼命地摇晃了两下。

    估计是情绪太过激动,没有控制好力度,把这低垂眼眸的姑娘晃得连连朝后退去。

    他才终于反应过来,大掌一揽,又稳稳地扶住了她。

    等两人的身形都站稳,苏兰初才再次抬起头来,月光洒在她身上,如同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

    她微眯着眼睛,嘴角划过一丝哂笑,“我自然是想与你在一起,可是我不想骗人。”

    “我小姨是抑郁症,我们只是为了她好,我为了我们的未来在努力,你可以不拖后腿么?”

    “试婚是什么?”

    苏兰初没有回答张云敬的哀求,她知道,她越是遇见让自己心慌意乱的事情,她越会强迫自己冷静。

    现在的她,要比往常还要冷静一些。

    “只是订婚而已,我们这里的试婚,与订婚一样。”张云敬解释。

    而,苏兰初却是一声轻笑,这个男人大概忘记了她也是土生土长的宁台市,淳锦人。

    她没有拆穿他,“因为你要纵容你小姨的病症,你却不顾阿玖了么?”

    “阿玖不会在意,如果在意我会给她钱,我知道她的为人。”

    张云敬的神色遮掩在黑夜里,苏兰初看不清楚他现在的表情,只能从言语当中判断,他应该是心急如焚。

    思绪饶是万千,那一夜终究还是过了,她与张云敬分开的时候很不愉快。

    两人的心脏就如同隔着一块坚硬的,带着锋利尖叫的石头,稍微想要靠近一些,就被扎得血流成河。

    她终究是心软了,所以匆忙去了孟玖那边,用她最厌恶的弱者的姿态求了她。

    “阿玖,我累了,咱们回去吧。”

    试婚是什么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对于单纯无知的女孩来说,就是订婚,这订婚的前提是,不领证,不办酒。

    而在她的观念里,就是毫无保障的同居,如果在一定的期限内肚子没有动静,这场试婚结束,姑娘必须离开男方,且名声全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