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娃来袭:总裁骗婚成瘾 第83章:悬崖遇难

时间:2018-03-15作者:阿九久

    魁梧农民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直勾勾地打量着她,而脸上挂着阴森森的笑容,就如同地狱爬来的恶鬼。

    孟玖吓得一身冷汗,但就在她全身僵硬的时候,农民竟然转了身,作势就要朝着前面走去。

    就在孟玖拍胸脯,刚刚稳定了七上八下的心神之时,前头魁梧的农民再次回头,以迅雷不及耳目之势,一掌朝着孟玖的胸口打过来。

    “我不管你是不是孟玖,反正弄死一个是一个。”

    这魁梧农民瞬间面目狰狞,饶是孟玖以前的身手敏捷,也比不过他的突然袭击。

    她紧抿嘴唇,扶着崖壁的边沿急退几步,可不料那人还是一掌打在了她的右边肩膀上,而她出于条件反射,必然要朝着左边让去。

    可偏偏这山崖狭窄,哪能惊得起这么大幅度的动作,稀疏边沿的碎石就着风声,稀稀落落地掉落进那深渊之处。

    孟玖吓得面色苍白,退无可退,她斜眼看向深渊之处,有一颗横长出来的树干正在后方下面,魁梧农民心知面前这人必死无疑,心情顿时又好上了几分。

    只需将这姑娘推下山崖,那巨额的金钱,就可以全数进入他的口袋,想着,魁梧农民看着节节后退后又突然站定惊恐万分的姑娘,再也不手下留情,一掌袭去,姑娘便如同树枝上被寒风吹落的树叶,朝着那深渊之处,坠落而去。

    耳边风声阵阵,仿佛死神的呼唤,地心引力让孟玖极速下降,小时一场火灾之戏,迫使十岁的她不得不压下心中恐惧带着威压,从六楼高处跳落,控制自己调整位置。

    只是如今没有威压,也没有众人的保护,她必须更加清醒,才能够在极速的坠落与寒风摧残中拼命地盯着看似不远的粗壮树干。

    她只有将身体掉落在那树干上,才能获得一线生机,若是稍有差池,必定粉身碎骨,脑海中是冷卿沅温柔如水的面孔,他还在忙,是否有回信息给自己呢?

    …………

    “孟玖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简思宜刚做完生意就打电话给了孟玖,但是从16点打到19点,根本没有人接听。

    冷卿沅也一直不归来,电话也一直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

    简思宜心急如焚,她拍打着已经有了知觉的双腿,看了手机的通讯录,最后将电话打给了苏兰初。

    当初在火锅店的事情早让苏兰初为孟玖安装上了精准定位,她赶紧让精准定位小师弟小张为孟玖进行精准定位。

    两人在电脑面前研究了一会,苏兰初迷糊了,“这是什么地界,竟然什么都没有,航拍莫非出了差错?”

    小张是个精明人,他咬着手指琢磨了一会,“咱们打电话去南凌问问,毕竟他们才是那边的地头蛇。”

    苏兰初一掌拍在了小张的肩膀上,“你小子聪明了呢。”

    “是姐你变笨了。”

    小张说罢,就将电话拿起来,拨打南凌公安局的电话,一来而去,大家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看似偏僻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地界,好像是一棵生长在悬崖峭壁之间的大树。

    “你们快点按照定位,去找一下人,我现在就赶过去。”

    等待永远是琢磨人的,苏兰初在公安局的办公区踱步走了许久,终于等到了归来的父亲,一番商量后,带着两位小警察就奔向了南凌公案发过来的定位地址。

    在车上,苏兰初一直在与那边的负责警察交流,当一张看似不算清洗的照片发来时,她的心中明显咯噔了一下。

    隐约之中可以瞧见一个人挂在树干之上,虽然看不出是谁,但岌岌可危的样子叫苏兰初心中胆寒。

    她在心中固执地认为,这人就是目前失去联系的孟玖。

    孟玖整个人挂在树干上,而原本背在身上的单肩包早就已经坠入了山谷之中,她的肚子被重重地挤压在树干上,好似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

    风声呼啸,她隐约感觉上面有碎石掉落,想张口说话,抬头间又是一阵眩晕,就如同掉落悬崖时候的坠落之感。

    她张了张已经发干,发涩的嘴唇,终于哑者嗓子,好似安慰地说了句,“好在还活着。”

    一根系着石头的绳子慢慢地掉落在她的眼前,孟玖凝眉思索了一番,最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慢慢地将绳子拽了两下。

    南凌公案本身拽着绳子的警察一阵惊喜,“下面树干上的人,还清醒着,咱们该怎么做”

    “不能交流,只能安排一位同志下接上来。”

    中年警察遇见的案子很多,但第一次遇见有人跌落这悬崖,竟然还能挂在树上的。

    他深知不能耽搁,立即抬头,看向一个看似清秀的小警察,“你下去。”

    小警察才考入这公安局没有多久,他看了眼那山崖深不见底,顿时有些胆怯,干巴巴地抬头望向下命令的警官,“报告sir,这毕竟只是一颗树干在支撑,我下去怕树干承受不住,树上的人会丢了性命。”

    她说得语无伦次,孟玖在树干上等得心焦,即将要晕倒的架势,一直是那山涧寒风和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硬撑着,不闭上已经重如泰山的眼睛。

    苏兰初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看那危险狭窄的山崖路段,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看一群警察正像无头苍蝇办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终于鼓足勇气,踏上了让她恐高的路段。

    “你好,我是苏兰初,现在情况怎样了?”

    苏兰初没有过多的介绍,毕竟一身警服已经可以证明她的来历,更何况当时她还和这边的负责人一直报告到达地点。

    “下面的人应该还有意识,只是掉落在一颗树干上,若想营救,根本是天方夜谭,毕竟我们这些人都不会飞檐走壁。”

    负责人上前与苏兰初行了个军礼,如今真不是三个臭皮匠就能想出办法来了。

    苏兰初半蹲下来,稳定身形,略微皱眉思索,这树干看似牢固,但总不能一直承受不属于它的外来压力。

    “你们怎么知道下面的人是清醒的?”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