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73章 关门打狗

时间:2017-11-17作者:路人家

    新的一天又伴随着初升的朝阳而悄然到来。

    沉寂了一夜的榷场也随着一阵嘹亮的锣声而缓缓打开了简陋的木门,随后便有无数的汉蒙商人推着车,拉着马,人挤人,马碰马地走进了这其实并不是太大的榷场之中。

    当然,这样热闹的景象必然是暂时的,只因如今榷场才刚开没几日,才会有这许多的蒙人趋之若鹜地赶来,待到附近那些部落蒙人的需求得到满足之后,这里便会冷落许多。但即便如此,广灵县的环境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或许以此为契机,陆缜甚至能干些大事出来呢。

    不过,至少目前的陆县令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他的心思只在为那些屈死的将士身上,拿下凶徒才是当务之急。

    安步当车地再次来到榷场时,陆缜的心里也有些含糊,不知那些苴躐部的蒙人到底会不会如自己所料想般贪心不足而再度来犯,更不知他们会选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出现。

    从军营里借调了人马,又把他们藏在榷场内外已有两日,这对陆缜来说也是不小的赌博。若那些家伙来了自然最好不过,不然他这个县令的面子可就有些挂不住了。但为了榷场的安定,他又不得不做出如此安排,只是这样守株待兔般的做法显然是坚持不了太久的。

    深吸了口气,按下心头的犹豫后,陆缜终于再次以饱满的情绪走进了榷场之中。他的目光没有如寻常之人般只在那些货物身上打转,更多的,却在审视着周围的那些寻常商人的神情,以此来判断他们的收获。

    眼下,这些人的脸上满是喜悦之色,显然大家都借此赚了不少,数日前的那场冲突已完全被众人给抛到脑后了。

    见此,陆缜是既感欣慰,又有些不是滋味儿。汉人百姓总是那么的善良而逆来顺受不记旧恨,这对榷场今后的发展无疑是好事。但若一个民族连一点火气都没有,又似乎有些叫人遗憾了。

    正想着间,一名扮作寻常客商的县衙差役突然凑了上来。因为早有吩咐,那人也没有见礼,只是小声道:“大人,他们果然来了!”说着,手便往入口前的那处摊子上一指。

    陆缜闻言身子便是一颤,目光立时朝那边望去,正瞧见有一行五六人的蒙人马队正在那儿卸着马背上的皮货等物,看来是要在此摆开摊子了。而在这些人中间,一名体型魁梧的汉子正在做着安排,虽然隔了一些距离,看得不是太真切,但陆缜已能判断出此人应该就是当日之事的诱因了。

    见陆缜的目光在那人身上停了一会儿,来报信的差役便道:“那为首之人脸上正有一块胎记,就是当日的领头者。不过……他们这回倒也守规矩,在进榷场之前已把随身的兵器都给交了。”

    陆缜点了点头,似是称赞地说了一句:“他倒也有些胆量,居然还敢回来,而且如此明目张胆。”一顿之后,才对人下令道:“那就把网收起来吧。记住,不要因此伤了旁的无辜之人,先把周围的人都调离了再动手。”

    “是!”那差役点头答应,便与陆缜擦身而过,前往作安排了。

    而陆缜则如没什么变故般继续在市场里巡视走动着。他一直都穿着官服,身边又跟着几名差役,所以目标很是明显,所有人见了他过来,都会下意识地冲其行个注目礼。

    转了小半圈后,陆缜算着外面的人马差不多都准备妥当了,这才转回到了大门入口处,正和从那苴躐部的摊子前擦过。

    在经过此处时,陆缜似是无意地转头看了一眼,正与火臧的目光撞在了一起。这人脸上确实有着一块不小的胎记,显得极其引人注意,上面还带了撮烟毛。但其双眼却很有神,即便与陆缜对上了,也没有半点退避的意思,反而有丝丝精光射来,叫人不敢轻忽。

    陆缜感受到来自对方的提防,便索性把脚步一停,笑着看了火臧一眼:“你们是从草原哪部而来哪?这是来我广灵榷场的第几日哪?”

    他说的乃是蒙语,这让火臧等人都是一愣,而陆缜身后跟随的差役们更是有些吃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官儿居然还会蒙语。

    火臧这下自然不好不搭理了,便抚胸弯腰行了个礼道:“我们是从苴躐部来的人,因为之前听说了广灵这儿有个新办的榷场,所以特来贩卖些皮货。这还是首次来呢,还望这位大人今后能多多照应。”

    见他张口便是瞎话,陆缜只是一笑:“这个当然。只要是来了我大明榷场的蒙人,只要他们奉公守法,本官就一定会保障他们的权利和安全。”说着,方才拔步离开。

    从走过,到说话,陆缜身上看不出半点敌意来。虽然故意和他们接触显得有些突兀,但火臧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道是这个明朝官儿一时兴起罢了。待陆缜离得远些后,几名蒙人的脸上更是露出了讥诮的笑容来:

    “这个汉人官儿一定做梦都想不到我们在几日前刚杀了他的人,夺了他的东西,搅扰了整个榷场。”

    “其实他就是知道了又能如何?一个小小的广灵县还真敢拿我们定罪不成?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我们苴躐部!”

    在几人的议论里,火臧的面色却是微微一变:“都别啰嗦,怎么周围的人突然少了许多?”

    “啊?”说得兴起的几人明显没能跟上火臧的节奏,有些茫然地朝左右看了看,随即才有些诧异地叫了一声:“人怎么都往里面去了?”

    因为他们正处于入口处,所以人一往里去,便显得格外的孤零零,这种感觉让他们很不好受。就跟离群的牛羊般,很没有安全感。

    “不好!”一人神色一变道:“刚来时我就发现周围似乎有人在窥伺着我们,但找不到目标,所以没有说出来。但现在看来,我们的身份恐怕是被他们给识破了!”

    “这不可能……那个汉人官儿不是刚和我们打招呼么?”

    火臧的脸上陡然闪过惊异和杀机来:“汉人最是狡猾,那家伙是为了吸引我们注意力才刻意来说话的!现在人都避开了,恐怕他们的人就要杀来了!”

    他的这一判断在转眼间就成了真,数十名官兵、差役,以及扮作寻常客商的兵卒已亮出兵器,火速靠了过来。他们都散开了,以弯月之形把火臧他们的摊子给彻底包了进去。

    一看对方果然早有准备,一下就上来了这许多人,这些蒙人顿时就有些慌了。虽然他们勇敢能战,但敌我差距如此之大,却还是没有信心与之一战的。

    “怎么办?”几人一向以火臧马首是瞻,出了事自然要他来做决定了。

    火臧稍一判断,就知道局面对自己很是不利,正面交战只会死得很难看。所以他没有犹豫,当即就下令道:“上马,我们先冲出去!”他相信,只要冲出去,到了广阔的草原,即便没有弓箭,他们也足以自保。再加上外边还有接应的族人,即便胜不了,脱身还是很容易的。

    一声令下,所有蒙人都迅速扑到了摊子前的马匹边,身子一拧,便已飞速上马。也顾不得那些皮货商品了,他们当即一抖缰绳,便转身朝着外边策马奔去。

    那些差役和官兵显然没料到他们的反应竟会如此迅速,只一愕间,便只能目送他们冲出了大开的榷场门户。

    这些汉人其实也没什么本事嘛,虽然似乎有所布置,但还不是被我轻易逃脱了。幸好我早有准备,选在了紧靠着门户的地方设摊,不然想走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一面驾马快速往前奔着,火臧心里还颇有些得意地想着。当然,窝火还是有的,他已打定主意,到时一定会率人报今日之仇!至于他们之前在榷场里杀人抢掠的事情,早被他丢到脑后了,对野蛮的人来说,自己抢劫杀人是理所应当,别人反击就是大过错了。

    就在这一群蒙人得意地朝前奔去,有人还把暗藏在身上的短刀取出来握在手里的当口,两边突然传来一阵锣声,数十名持刀拿枪的官兵从林子里直杀出来,居然大有断了他们前路的意思。

    汉人竟还有伏兵!

    联想到陆缜离去时意味深长的笑容,火臧才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年轻的汉人官员,他们果然极其狡猾!

    “冲过去!我们的马快,他们赶不上的。”只有短刀是无法和拿着长枪的明军正面相抗的,所以火臧又下了一个很明智的决定。

    众人呼喝一声,再次策马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前方奔去。只要让他们冲出包围圈,再向北跑上几里,便能进入草原。而一入草原,他们就如龙入沧海,虎归山林,再不是几十名大明官军能赶得上了。

    可就在他们自以为能逃出生天的瞬间,本来平整的地面蓦地弹起了数根手臂粗细的绳索,正好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