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72章 张网以待

时间:2017-11-17作者:路人家

    在漆烟一片的天穹之上,点缀着颗颗明亮的繁星,而在繁星之间,则有一弯明月高悬在那儿,朝着下方的大地投射着柔和洁白的光芒。几缕炊烟从大地上缓缓升腾着,让这草原的宁静夜多了几分烟火气与人气,变得活泼了许多。

    那炊烟来自于几口崭新的大铁锅子,锅中闷着喷香的麦饭和肉食,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香味是越发的浓郁起来,让等候着的十多名蒙人汉子变得垂涎欲滴,眼中满是期待与贪婪之色,死死地盯着那几口锅子,就仿佛像是怕它们会突然长了腿逃跑了一般。

    广灵城以北十里便是草原,而此地距离县城也不过三十里地而已,不过周围的环境已和草原深处没有太大区别了。这一群聚在一处烧煮饭食的,正是从广灵榷场杀人抢掠,遁入草原的苴躐部中人,为首那个面带胎记的汉子,便是他们中的首领火臧了。

    随着食物被煮熟,便有人上前从锅里将东西取出,先是把麦饭盛在一只陶碗里,又取出最好的那块肉一并拿到了火臧跟前,然后其他人抢也似地把剩下的食物分了个一干二净,尤其是那麦饭,更是被抢得连一颗都没能剩下。

    虽然苴躐部这几年来也通过与广灵驻军的交易获得了不少粮食,但那毕竟数量不多,都被部中的贵人分了去,他们这些寻常族人是根本吃不到这等软糯可口的饭食的。所以比起总能吃到的肉类,这锅麦饭的吸引力更大。

    火臧倒没有底下这些人那么心急,虽然也大口地吃着饭,但心里却在想着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其实照着目前的收获来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带了这些东西返回部落。如此,这一回他们已算是赚了一大笔了。可看着身边同伴那狼吞虎咽的模样,以及周围几匹驮马上所载的各种物资粮食什么的,他的心思却又活泛了起来:“我们只是抢了这么一下,就得了如此丰厚的好处,若是能再多抢些,岂不是能给部中所有人都带去足够的好处了么?”

    “火臧,这似乎不妥吧?”有位同伴口中嚼着食物,有些含糊地道:“咱们这回是猝然发难,才能从榷场抢到这些。可经这一场后,汉人一定会盯紧了那边,我们再去恐怕就没这么容易得手了。而且……当时我们还伤了他们的人,我怕去了他们不会轻易饶了咱们。”

    没等火臧开口,另一人立刻接话道:“怕什么?汉人若是缩在他们筑造的城池里面我们还拿他们没办法,但那榷场是在城外的,我们要抢他们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至于他们的报复?我们草原的雄鹰要抓几只山鸡难道还会怕了他们不成?”

    很快的,其他人也加入到了这场争论之中,不过显然支持后者的人要多得多了。毕竟今日有这么大的收获让众人都很是兴奋,很想再来上这么一回,收获更多的财物,从而改善部落如今的局面。

    最后,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火臧,他既是众人的头领,这次的抢掠又是他带的头,自然由他来拿这最后的主意了。火臧习惯性地拿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那块胎记,沉吟之后,猛地抬头:“再干一次!”

    没等众人欢呼,他又继续道:“不过不是就这么一头撞进去,而是得先派人去那边探探情况。若是汉人有所提防那就算了,若他们没有太大的防范,我们就再抢他一次。反正那些汉人最是狡猾,这次开榷场也没少从我们草原各部的身上骗取好处,我们这么就当是为他们出气了!”

    众人一听这话,轰然叫好,一个个都摩拳擦掌的,兴致很高。因为草原部落里一向都有以功论赏的习俗,这些财物是他们抢掠回去的,到时自然能分到最多的好处了。

    很快地,草原又重新回到的宁静,只是天上的星月都不知道,一群强盗已食髓知味,在这青天之下开始预谋下一场劫掠了。

    @@@@@

    因为这场突然发生的抢掠风波,榷场被迫关闭了三日。

    但是,因为不断有之前闻讯赶来的大明各地商人,甚至是从陕西等地跑来的商人加入,县衙就不敢不继续再重开榷场了。不然那些花费了不少时间和财力的商人可就要因此血本无归了,这可不是县衙里的官吏们所愿意看到的。

    所以第四日上,随着太阳升起,关闭几日的榷场门户再次打开,商人们也再次把一车车五花八门的商品运了进去。

    而那些一直逗留在附近以观风色的各部蒙人,也随之从驻地赶了过来,与他们同来的,还有一匹匹的骏马牛羊,还有皮毛和肉干等物。

    不过这一回,榷场的防御却比之前要严得多了,那些汉人商人倒也罢了,蒙人则被要求交出兵器才能随之进入场地。对此,多数蒙人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这里刚发生过抢掠杀人之事,官府在防御上紧一些也是在情在理。

    当然,也有那脾气差的曾因此规矩而闹过事,但在随之赶来的官兵的长矛和弓矢面前,他们也不敢太过发作,只能照了规矩行事。毕竟,他们来此是做买卖的,可不是来寻事闹事的。

    陆缜今日也一大早便赶到了榷场坐镇,看着重新热闹,同时秩序比之前更好的景象,他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但在转了一圈后,他又变严肃起来,对身边的人道:“事情都吩咐下去了?”

    “大人放心,都叫人盯着呢,只要那些苴躐部的家伙敢来,我们便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他们。”随行的韩四小声地应道。但随后,又有些不确信地道:“只是小的真不觉着他们还敢再来,毕竟几日前他们才闯了这么大祸。”

    “放心,人性的贪婪会让他们再送上门来的。”陆缜却显得很有把握的模样:“而且,我也不是非要找那个元凶,只要是那苴躐部的人就可以了,所以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见自家县令大人都这么说了,韩四自不敢多言。只能默默地陪着陆缜继续四处走动着,看着就和寻常想在此买些皮货的商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两名蒙人就这么与他们擦肩而过,他们也和陆缜一样没有带什么想要出售的商品,只是四处张看着,似乎只想买些大明的物产回去。但其实你要是仔细去观察他们的目光,便会发现他们真正关注的并不是那些摆放在地摊上,玲琅满目的货品,他们的注意力更多是摆在了周围那些游弋往来的兵丁以及差役的身上。

    他们瞧的是这些人的数量,以及随身所佩戴的兵器,还有就是这些人巡视的大体位置。这一切很快就都被他们看了个清清楚楚,两人在对了一眼后,便露出了一丝兴奋而冷冽的笑容来。

    @@@@@

    “汉人在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后居然只是稍稍提了一些防御而已,就连人手,也没见多太多。”

    “不错。虽然进榷场时会被搜去兵器,但这根本算不得什么,我们大可以把短刀藏在身上带进去,到时自能随时出手了。”

    两个被派去榷场情况的人回来后,便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观察到的一切进行了禀报,显然他们都认为这次还能再抢上一把。

    可听了他们的话后,火臧的脸上却露出了深思之色。

    作为部中带过兵,还有些头脑的年轻一辈,他虽然会因为一时的愤怒而做出抢掠榷场的举动来,但更多时候,却还是相当谨慎的:“这么看来,事情并不那么好办了。”

    “火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作出如此判断。

    “如果汉人在榷场那边的防御增强了,有百来人防着,那倒不是问题。可现在呢?却依然只有寥寥三四十人,你们不觉着这有些古怪么?就我所知,汉人一向胆小,他们会不作防备,难道就不怕再来这么一次?”火臧冷笑着问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火臧毫不犹豫地断言道:“不错,这一切都只是假象,想来是那汉人官儿也看出了咱们的意图,所以故意露出的破绽,为的就是引咱们入套。就跟我们草原上猎虎猎熊一般,看似平常,却是暗藏陷阱杀机!”

    “那……咱们该怎么办?这就回去么?”说这话的人明显有些不甘心。

    火臧在稍作沉吟之后,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既然明着抢是不成了,那咱们就好生与他们做买卖就是。反正前番带来的货物和牛羊还在呢,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和汉人再做一次买卖呢?而且觉着,有了上次的教训,那些汉商是不敢再得罪咱们了,你们说呢?”

    众人听了这话后先是一阵愣怔,很快地,便一个个都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来。是啊,想得到那些好东西也不全然要靠抢掠,还是可以寻正规途径,做买卖来获得的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