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58章 浩然气

时间:2017-11-09作者:路人家

    作为一名几百年后的穿越客,陆缜觉着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

    别的书中穿越客那一个个要多风光有多风光,斗天斗地,所到之处人仰马翻,什么高官权贵都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儿。可落到他这儿,不提在草原上的种种险死还生的遭遇,就以如今县令身份来说,还得用尽手段才能把个小小的典史给解决掉。

    现在对上一个把总都要赤膊上阵了,想着还真是悲哀哪。要知道,他可是堂堂朝廷七品县令,而对方不过是个八九品的武官而已,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

    当然,要是能晚穿越个几十年,等到大明文官势力大起,压得武官彻底失势后,他这个县令要处置一个小小的把总还是很容易的,就是千总见了他也得毕恭毕敬的。只可惜,他来早了几十年。

    可即便如此,陆缜心里依然很是不甘,想想之前看过的那本叫《锦绣大明》的小说吧,主角杨震若是遇上了这样的对头,恐怕早就暗地里下烟手,把人给刺杀了事了。可到了自己这儿,却没这个本事,唯有亲自出面去和他斗个分明。还县令呢,实在是太丢脸了!

    当然,县令的身份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的官员身份和这一身的官帽官袍便是他最大的倚仗和护身符!

    一步,又一步。虽然那些兵卒已举起了各种兵器对准了他,但陆缜的脚步却没有半点停顿的意思,依旧不急不缓地朝着前方走去,就仿佛看不到前面那些在日头下闪烁着耀眼寒光的兵器一般。

    而面对他这一举动,众兵卒也有些傻眼了。为首的队长举着刀,却根本不敢下放箭的命令,面前这人毕竟是朝廷命官,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官员下手哪。

    正是看出了他们的外强中干色厉内荏,陆缜才敢如此走过去。不过他的身体也是绷紧了的,他也怕对面某人一个不小心,真个放出一箭来。

    比他更担心的,就是林烈了。直到这个时候,他对陆缜的敬佩之情已达到了顶点。

    这世上有哪个官员肯为了与自己并不相干的事情挺身而出,甚至冒着可能随时丧命的风险与手握兵权的家伙斗个不休?或许除了陆缜之外,就没有这么个人了吧?所以他林烈就是把自己的性命都豁出去了,也得保证大人的安全!

    想到这儿,他的步子猛地一大,已抢先了一步,挡在陆缜跟前。倘若对方真个敢放箭,他会毫不犹豫地拿身体为大人遮挡伤害。

    陆缜见了却是一皱眉,继而一把扳住了林烈:“别挡着我的路,今日是我来军营禀报大事的!”说话的同时,又郑重地看了对方一眼。

    这一眼,包含了叫人心惊的强大自信和命令,竟让林烈下意识地就答了声是,然后身子往后一错,重新让陆缜走在了前边。但其身子依然是一副蓄势待发的状态,只要有任何异状,他便会在第一时间扑上前去。

    这一切落在身后百姓眼里,直让他们动容不已。

    他们的陆县令居然如此强硬,实在叫人佩服不已。若非前方那些闪亮的兵器实在叫人畏惧,他们都要紧随其后一起向前了。有这么一个在如此时候依然体恤属下的县令,实在是所有人的荣幸哪。

    他们可不知道,陆缜所以这么做可不光是为了保护林烈什么的,更是为了自己着想。因为他清楚,那些兵卒或许会忌惮自己的身份而不敢动手,可林烈那儿他们可没有半点顾忌的。若林烈一直挡在自己跟前,很可能会削减了他们心中的顾虑,从而突然出手。而一旦真有人先动了手,自己也就彻底暴露在对方的打击之下,下场可就凄惨了。

    所以无论如何,陆缜都必须直面那些人的兵器和威胁,这才是最安全稳妥的应对之法。

    果然,随着陆缜不断向前,不少兵卒的脸颊都有些抽搐了起来,手也有些发抖,可就是没一个敢出手的,他们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哪!

    一步一步地向前,陆缜的面容极其严肃,看不出半点情绪来,但他的心里却生出了许多的念头——

    大明朝的堕落与崩溃不是一下子出现的,而是经过了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而真要论起来,几年后的土木堡之变绝对是这一切的起源。

    正是那一战,导致了大明建国之后的精锐和名将尽丧,更使与蒙人的攻守之势彻底颠倒了过来。甚至可以这么说,正是这一败,丧尽了大明国威,从而让那些北方的游牧部落不再畏惧大明军威,真正成为祸害天下的存在。

    那是什么导致的土木堡的这一场惨败呢?历史告诉我们是王振的弄权,以及正统帝朱祁镇的种种昏聩决定。

    但事实却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其实根子还是出在大明军队内部出现的腐化和堕落。正是因为明军再不是曾经那支可以把凶残的蒙人骑兵打得落花流水,只能抱头鼠窜的百战雄师了,才会在各种天时地利的情况下败得那么彻底,最终连天子都落在了外敌之手。

    明军的堕落起于贪婪,虽然现在这一切还不是太过明显,但其腐蚀作用在不久的将来便会彻底的显现出来。眼前的这个广灵县的军营,便是其中的一个点,虽然对整个大明军队系统,甚至对大同守军来说,他们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往往最渺小的东西才是最致命的。

    既然自己来到这世上走这一遭,既然自己已成为了大明朝廷的一员,陆缜就有义务在此事上尽一分自己的力量。哪怕因此会得罪许多人,哪怕这事显得那么的危险,他亦无惧无悔!

    此时的陆缜,已把之前的种种算计全都抛开了,什么个人恩怨,什么生死荣辱,都已被他丢到脑后,他的心里此刻只有为国尽心而已。

    这一刻的陆缜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完全不同了。虽然人还是那个人,步子依然不大,但带给人的感觉却高大了许多,尤其是当那西斜的金色阳光照在他身上时,更是耀出一层金光,就仿佛他已成圣成佛!

    陆缜的气势陡然大增,每一步上前都如千钧重锤落地一般,竟使得前方的兵卒们开始惊慌起来。不少人手中本来扬起的兵器已在不知不觉间垂了下去,为首之人的嘴巴更是一阵发苦发干,连一句威胁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那一股可与天地相合的浩然之气,如有实质般击打着他们的心灵,让他们顿时间就生出了自惭形秽的念头,别说阻挡他的去路了,甚至都想丢下兵器,让出一条大道来放陆缜进入营地。

    这并不是什么王霸之气,而是暗合天道的正气。

    当一个人心无私念,满心正义,全以天下苍生为念时,便会达到天地之境。这是一种极其玄虚的境界,古往今来能有此浩然正气者,亦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文天祥的一首正气歌正是描写出了这种眼不能见,鼻不能闻的特殊之物。

    如今的陆缜不过是暗合其中之意,声势之大,自然非眼前这区区几名小小兵卒所能抵御。

    “当啷……”当陆缜走到跟前,绕过那几处拒马而来到跟前时,终于有兵士手一颤将兵器都给掉到了地上。

    为首的队长脸色一黯,想要说什么,可嘴里一阵发干,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最终只能看着陆缜施施然地从身边擦过,朝着里面走去。他心知肚明,此事之后自己一定会免不了受到责罚,但他就是鼓不起任何勇气来阻挡这位气势凌人的县令大人哪。

    而跟在陆缜身后的林烈也明显被这股子浩然之气所感染,神色肃然地紧随了过去,他这一刻挺胸凸肚,甚至连那条伤腿都灵便了许多,看不出多少瘸拐之意了。

    昂昂然地进入辕门,两人直朝着前方的校场而去。而他们身后的百姓们,则个个面露崇敬之色,陆县令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已是高山仰止般的存在。

    在穿过辕门,进入营地之内后,这两名不速之客终于惊动了其中的兵马。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陆缜二人望来。

    就是胡遂也把目光从受刑之人的身上挪开,投到了这两人的身上。他的眉头陡然便是一皱,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军营里的人。而外面的守卫居然就这么把人给放了进来,这军营里还真是什么规矩都没有了!

    这心思一起,胡遂已决定要加重对萧默及以下将领的惩处了。

    而此时的萧默正刚被人押着按倒在地,将要接受军棍的严惩呢。感觉到周围气氛的改变,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就看到了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直接走了过来!

    “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军营要地!”终于,胡遂开了口,森然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