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57章 闯营

时间:2017-11-09作者:路人家

    日头偏西,已是申酉之交,金灿灿的阳光斜斜地照射在广灵城北的军营之上。

    此时的军营早没有了之前的喧闹混乱,而是一片肃静,静到仿佛其中已没有了一个人影一般。

    而事实上却正好相反,此时的军营中,五百来名军卒悉数在场,就是萧默这个把总,以及其亲信的数名将领也都束手站在下方。不但如此,在这五百人的周围,还散列着百十名同样装束的军汉,也一样神色肃然,没有发出半点响动来。

    自萧默而下,军营里的所有人都俯首帖耳地站立在下,而在他们的正前方,那把原来属于萧把总的交椅之上,此时正端然坐着一名面容狭长,长须环眼的雄壮汉子。

    虽然此人只着一件普通的单衣,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但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叫周围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更别提抬头与他对上一眼了。

    能有如此迫人气势者,自然只能是大同总兵,胡遂了。

    因为此时巡抚一职尚未在大明各地铺开,就是山西这样的战略要地,朝廷也尚未正式委派常任的巡抚官员,所以此时当地的军权就一直牢牢把持在他这个众武官之首的总兵手里。

    而作为大明九边重镇中屈指可数的重要关镇,大同府全境更有不下十万精锐。作为这十万精锐的统帅,胡遂的威势、能力什么的自然非同小可。别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把总了,就是朝中高官与之相处也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

    何况,今日他们还有事情犯在了胡总兵的手里!

    目光缓慢地从这些将士的身上移过,直让他们觉着有一座大山不断压在自己的肩头,让不少人甚至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好半晌后,胡遂才用低沉而威严的声音道:“这儿是什么地方?”

    没料到他开口的第一句竟是这么个问题,众人都是一愣。但既然总兵大人发问了,自然不能不答。略一迟疑,萧默还是小心地道:“这是广灵县,是与鞑子相接的战略重地!”他已猜到了什么,所以直接补充了后半句。

    “你还知道自己在哪儿呀!还知道此地对我大明意味着什么么?”森冷的问题如石头般砸了出来,胡遂的目光完全落到了萧默的身上:“如此要地,你不思尽心守土,居然还放纵下属兵士随意外出,更让众人在军营里纵酒赌博嬉戏,你真当我大明军法是儿戏不成?我军中素有严令,禁酒,禁赌……你倒好,这一下就把所有法令都给违背了!”

    “末将知罪!”萧默脸色更白,当即就跪在了地上认错道。

    手下那些兵士见状也呼啦一下跪倒在地:“我等知罪!”

    “知罪?”胡遂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跟前的那一片空地上,那儿堆放了不少的骰子、牌九等赌具,以及一堆的铜钱赌资,目光又变得冷冽起来。

    “萧默,你也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么?你难道不知道据军中为何不准赌钱么?”

    萧默自然是知道的,但这时候却不敢答应,只是低头,一副认罪知错的模样。

    果然,胡遂也没有让他解释的意思:“只因为赌钱总有输赢,输赢就会生出争执,甚至因此成了冤家对头。如此,军队再与人交战时,便不可能再如前般团结一心……你放任军中赌博,不单是破了军法,更是坏了军心!现在,你可知罪?”

    胡遂的问题虽然和刚才没有两样,但听到下面那些人耳中的压力可就是数倍增加了,尤其是被点到名的萧默更是一阵发颤,他知道自己这一回的处置是轻不了了,但在胡总兵面前,他却是连求饶都不敢做的。

    “军纪官何在?”伴随着胡遂的一声询问,一名部下已走了出来:“我来问你,在军中纵赌纵酒该当如何处罚?”

    “初犯者重责二十军棍,再犯者重责五十军棍,并降一级,以观后效。”那人没有半点犹豫地道出了处罚的办法。

    胡遂点了点头:“你们都听到了?除了在城上和营外职守的,其他人都以初犯定论。还有萧默,身为把总,不曾约束手下,罪加一等,重责五十军棍!”

    这话一出口,众人的脸色再次一变,这下马威来得也太狠了些。但胡总兵的虎威面前,又有谁敢说半个不字呢,只能纷纷低头应了下来。

    随即,便有随胡遂而来那些兵士便赶上前来,两人一个,就把几十人给按倒在地,也不顾这天寒地冻的,就扒了他们的衣裤,拿起手臂粗细的棍子就抽了下去。

    一时间,整座军营里噼啪的木棍着肉身不绝于耳,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阵叫人心惊胆寒的惨叫与痛呼,直让其他尚未受刑之人一阵肝颤,腿都有些发软了。

    因为军营占地有限,再加上胡总兵不想扰民,所以他们在绕到城池北门后,把绝大部分的人马都留在了城外驻扎,而胡遂只带了百多名亲兵进了军营。所以这用刑也只能轮流着来,只怕这一顿惩戒下来,天是要彻底的烟了。

    但这么一来的效果那也是相当显著的,因为用刑的时间越长,给人的震慑也就越大。只有不过三十人躲过了这一劫,守在军营辕门处的几名兵士更是互相用眼示意,尽是惊喜。

    本以为其他人在营中快活,而自己却得在外面吃风守门实在倒霉透了,可现在看来,这分明就是最大的便宜了。

    只是很快地,他们就发现,这事儿也未必真是好事,因为麻烦已上门来了——

    就在他们既庆幸,又惊恐地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时,却突然看到前方寂静的街道上出现了两条身影,而在他们身后,还跟了一大帮子的人。

    这一群人,不断向前,径直就这么朝着军营走了过来,直到他们来到几丈开外,在泛红的夕阳映照下,这些守军才看清楚当先二人的打扮模样。

    最前面的,乃是一个二十来岁,模样英挺,身着青色官袍,头戴燕翅官帽的年轻人,其胸口还绣了一只精美的鸂鶒,赫然是如今这广灵县的县令陆缜。

    而稍微落后他半个身子,步伐虽大,却一高一低,带着瘸拐的汉子,则是县衙里的捕头林烈。

    对此二人,即便是军营里的兵卒也因为之前的几件事情而有所了解。不想这两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而且看模样是直奔着军营而来。

    而他们身后,还跟了不下百人的百姓队伍,这些男女老幼都一个个精神亢奋,似乎要闹什么大事一般。

    这一切落在守兵眼里,让他们的心不觉猛地提了起来:“莫非这陆县令是要带人闹民变不成?”

    其实陆缜此刻的心情也有些古怪。他本来只打算和林烈两个趁着胡遂到来时赶去检举揭发的——胡总兵虽无意扰民,但这么多人从城外过去,还是很快就闹得满城皆知了,一直注意着城外情形的陆县令自然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消息。

    不料他们才一出发,便让正在家门口和街上闲逛的百姓们看出了端倪。因为陆缜之前拿下郑富和对抗萧默之举,让他在百姓中树立了不错的口碑,一见他又要做大事,百姓便自发地跟在了背后以壮其声势。

    只不过一里多地路程,二人背后竟已跟了百多人,其声势之大竟已吓到了把守辕门的兵士。

    看着他们不断靠近,兵士们更见紧张,更有人还端起了长枪,连弓箭都被他们抄在了手里。为首之人很快就上前一步,沉声喝道:“军营重地,闲杂人等速速退后,如若不然,可就别怪我们了!”

    陆缜在来到距离辕门还有三四丈距离时便停下了脚步。只见他先理了理自己这一身官袍,随后又举起手,却不是示意自己并未带武器,而是郑重地正了正自己头上的官帽——一路行来,穿戴整齐的这身行头已经有些乱了。

    而林烈和背后的百姓,也随着他站定下来。百姓们在看到军卒们亮出的兵器后,更是心里发慌,不敢再有任何举动了。

    陆缜在整理完衣冠后,才又踏前一步:“下官广灵县知县陆缜,得知大同总兵莅临,特有要事求见!”

    见他再次踏前,那些兵士下意识地就举起了兵器对准了他,就仿佛他会突然飞扑过来一般。直到听到他这话后,为首之人才大声道:“陆县令还请回吧,今日胡总兵在营中另有要事,是不会见你的。”

    “不成!”陆缜却很是坚定地一摇头:“事关我广灵县城安危,今日本官是一定要见到胡总兵的!”说完这话,他又再次踏前一步。

    林烈也随着他这一举动而紧跟了上去,面上的神色连变都没有变,依然坚毅如铁。而那些百姓就不同了,看着前方闪闪发亮的兵器,他们的脚步已彻底定在了当场,只有目光追随着陆缜向前。

    看他居然没有半点停顿的意思,那些兵士神情再变:“陆县令还请停步,可不要逼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