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55章 定计

时间:2017-11-08作者:路人家

    陆缜的脸色几度变化,终于只见他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去了吧,就说是突然得了急病,去不了大同了。”

    “大人你还请听我说,这可关系到您的安危……”见陆缜开口,林烈下意识就要继续劝说,只是话说了一半,才有些尴尬地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只能住了口,有些异样地看着面前的大人。

    本来林烈是认定陆缜一定会有所坚持,不是自己这么几句话就能说服他打消去大同的决定的。毕竟,这可是去跟知府大人述职,往大了说更与陆缜的前程大有关系,岂能说不去就不去的?为此,他还准备了不少说辞呢。

    可没想到,这些说辞到头来却是一点都用不上了,陆缜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不去大同,这让憋了一肚子话想说的林烈实在有些猝不及防,只能傻愣愣地站在那儿了:“这大人怎么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他可不知道,作为一个后世的穿越者,陆缜本就对官场上的那套规则不是太懂。而且在他看来,自己的小命才是最要紧的,至于其他再重要也比不了性命啊。既然半道上都有人在准备着截杀自己了,那还逞什么英雄啊,直接不去不就得了?至于因此可能带来的麻烦,那等事后再说呗。

    见陆缜正用有些不解的眼神看着自己,林烈再次尴尬一笑,忙一改口:“既然大人能这么想,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这事儿却还有一点变数。”

    “哦?却是什么变数?”陆缜颇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在知道他们的安排后,卑职便去了一趟大同,本打算找曾经军中的朋友帮着把事情给散播出去。可结果却在那儿得了个确切的消息——如今的大同总兵将在初六来我广灵县巡查和安抚军心。”

    “大同总兵要来广灵?”陆缜闻言也是一怔:“此事确切么?”

    “千真万确,军中已经透出消息,他的亲兵卫队也已准备妥当了。因为之前曾有鞑子几次骚扰我大明几处边地城镇,所以总兵为了提振军心,威慑贼人,便有了这个决定。而他巡查的第一站,便是广灵的驻军。”林烈忙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陆缜欣然地一拍茶几:“太好了,这可是一个揭发萧默种种罪行的大好机会哪!”说话间,又有些佩服地看了林烈一眼,之前他还奇怪林烈在周围打探消息怎么就要这么几日,原来他还去了大同,打探到了这么个更要紧的消息来。光是这一来一回,怎么也得差不多两天时间了,此人的行动效率果然极高。

    “卑职也有这样的想法,相比起把事情报与知府衙门,再由其传与总兵处,还是直接禀报总兵更加有力些。不过……”说着,林烈又有些为难地皱了下眉头:“这却有两桩问题。”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陆缜笑了一下:“总兵不是我这样的地方官,所以要见他并不容易。”

    林烈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还有一点,这么一来的后果怕也不小。把事情报与知府衙门还有个缓冲,可我直接去跟总兵告状,那就是直接把自己暴露了出来,很可能成为所有边军之敌,我说的不错吧?”陆缜笑了下问道。

    林烈目光一垂:“这一点比之前那个问题更加严重,大人应该可以想见,我边地这么多驻军敢做出如此之事的应该不止他萧默一人。你这么一揭发,可能会导致许多人的罪名也同时泄漏,到时候你可能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我知道。”陆缜用力地一点头,但随之一笑道:“那又如何?难道就因为可能得罪边地驻军,我就不能把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了么?那只会助涨他们的气焰,只会让边军的情况越发不堪,到最后甚至彻底垮掉。看到了弊病而不想法解决,却只避而不谈,毁掉的可是我大明的边镇,吃苦的只会是我大明百姓哪。我身为朝廷官员,既然知道了这事,就断没有隐瞒的可能!”

    这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让林烈也为之动容了:“大人……”

    他本以为陆缜做这一切为的只是夺回属于自己的县令职权,但直到这个时候,他在听了陆缜的这番话后才发现自己实在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原来陆大人是真正的心向百姓之人哪!

    这让林烈心神为之激荡,心里已经暗自决定,这次无论如何,哪怕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陆大人的周全。

    陆缜却只是一笑:“之后的麻烦暂且不论,我们先来说说前一个问题,该怎么才能顺利见到总兵大人吧。”

    “这个却也有些难哪。”林烈面露难色:“要不,由卑职在半道上等着他到来,然后找个机会把大人您的亲笔书信交与总兵大人?”

    “这个恐怕是不成的。”陆缜摇头:“先不提你的武艺如何,既是总兵的卫队,就一定非同凡响,你觉着能轻易近其身么?若真有这么简单,只怕鞑子早把总兵大人给刺杀了事了。”

    林烈头一低,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大同总兵可是这边数万边军精锐的统帅,想也能知道随他出巡的护卫有多周密严谨了。或许只要自己稍一露面就会被乱箭射成刺猬一般了吧。

    陆缜又道:“而且即便你真能来到总兵跟前,我一个七品县令的书信能被其采信么?相比起萧默这样的将领,我与他之间的关系可就疏远太多了。疏不间亲,何况只是我这么一封信呢?这么做不但起不了什么作用,甚至会让萧默早早有所防备,打草惊蛇,弄巧成拙。”

    林烈的脸色变得愈发的凝重起来。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在此事上想得有多简单,经陆县令这么一说,全是问题哪。

    其实倘若陆缜在表明自己态度之前说这番话,恐怕效果就会适得其反,让林烈认为其是在推脱了。但现在,因为认定陆缜一心为国,所以他的这些顾虑便成了老成之言,只叫人佩服了。所以很多时候,说话的技巧与时机都是极其关键的,相同的话,在不同时候说出来,完全能起到截然不同的效果。

    陆缜说着,神色一肃:“所以这次的事情要么不干,要干就得把事情往大了闹。只在县城之外的路上截住总兵的队伍是远远不够的,最好的办法便是当其入城,在军营里巡查时我再去把事情给报过去!”

    “啊?大人打算直闯萧默的军营告他的状?”林烈都听得有些傻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陆缜。

    陆缜毫不犹豫地一点头:“不错,成败就此一举,索性迎难而上。”

    “可是……这军营重地可不好进哪。”

    “这个,就要看总兵大人是个什么态度了。而且我还是朝廷命官,一旦把事情闹大了,他也不好不见我!”陆缜说着又是一笑:“而且我这么做也有为自己考虑的意思。这样是公开我的身份,即便萧默想要从中作梗也不好办了。”

    他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林烈自然不好阻止,只能抱拳道:“卑职愿追随大人同往,纵死无悔!”

    “那是自然,你对军中弊病可比我要知道得多得多了,我当然不会让你置身事外的。”陆缜呵呵一笑,又郑重地起身来到他面前,一拍他的肩膀:“就让我们并肩作战,把这一团军中的污秽给荡涤了吧!”

    “卑职领命!”林烈当即拱手,脸上一副兴奋之色!

    因为有了这一层关系,林烈便也在县衙里暂时住了下来。而陆缜,则重新回了后衙。

    只是在来到自己房前时,他却是一愣。因为他看到楚云容正婷婷地站在跟前。这实在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虽然因为这几日的相处两人间的关系已大有改进,但她也很少找自己,更别提主动等着自己了。

    “你这是有什么事么?”陆缜试探着问了一句。

    楚云容却跟看陌生人一般地看着陆缜:“你真打算这么做?”

    “我打算做什么……你知道了?”随口一问后,陆缜才明白过来,有些意外地问道。

    楚云容点点头:“刚才翠眉过去正好听到了你们的对话。这事可是凶险得狠哪,别说办不成,就是成了,你也会得罪所有的边军……”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么说也不夸张。

    陆缜却坚毅地回望着她:“有些事纵然再凶险,也得有人去做不是?不过你可能也会受我牵连了……本来我是打算把你和翠眉送离此地的,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们还是留在县衙里最是安全。”

    “那你……小心着些吧,我这儿你就不用有太多顾虑了。”楚云容目光一垂,不想叫对面之人看到自己眼中的疑虑之色,只是轻轻地道。

    “嗯!”陆缜点头,这时候的他也无意想太多,只一心要把这件事情办成,其他的都先放到一边吧。

    现在,就只等那一天的到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