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54章 林烈示警

时间:2017-11-08作者:路人家

    正月里来是新年。

    这是整个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都最看重的一个节日,古今皆然,从不会改变。

    在这一段时日里,辛劳了一年的人们都会丢开手上的事情,好好地和家人团聚一番,就是有再多的烦恼,至少在这几天里都会被放到一旁。

    就是官员们,此时也消停了下来,比如广灵县衙,这几日里就一直都静悄悄的,只有后院陆缜他们几人而已。

    这几天里,陆缜一直都和楚云容她们生活在一起,相处得倒是颇为愉快,尤其是翠眉这个小丫头,因为陆缜总能说出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或是笑话,便让她对这个姑爷是越发的崇拜了起来。

    只是和寻常百姓相比,陆缜这个地方县令过轻松惬意生活的时间却短了一些,初四之后,他就得有所准备了。因为初五一早他就会出发赶去大同,所以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和候县丞和申主簿他们两个作个交代的。

    午后,这两位佐贰官也赶到了县衙,在一番例行公事般的互相道贺新年好后,几人便直奔主题。总体来说,都是两名佐贰官在说,而陆缜这个正堂县令却只有洗耳恭听的份。

    因为他虽是县令,其实对县里这一年来的大小事情了解并不是太多。别说他这个只当了两个月的冒牌县令了,就是原来那位,因为底下那些人的架空,他对具体事务也是知道得不多,若这样去了大同述职很容易就会出问题。

    何况陆缜此去可不光是为了述职这么简单,他还打算把郑富以及萧默的种种勾当都报与知府大人呢。如此,就更不能在县衙事务里露怯了,不然说服力便会大打折扣。

    所以在两位官员讲述时,他听得很是仔细,生怕错漏了什么。许多时候,他甚至还会出言打断对方的讲述,并加以追问,从而了解更多隐藏在水面之下的县中事务。

    他这一表现,也大大地出乎了候申二人的意料,想不到这位年轻县令不但胆子大,手段高,就连对衙门里的琐碎事务也颇有自己的见地嘛。对此,陆缜只是在心里发笑,自己不过是从后世的一些书籍里学来的纸上谈兵的东西,居然也能把这两人给唬住了。

    但正因为要说的东西很多很细,所以这场谈话持续的时间也颇为不短,足过了三个时辰,都从午后说到夜间了,这话头还没能打住呢。

    此时,候县丞正说到粮食的事情:“大人,因为咱们山西一直以来粮食不丰的关系,几个县每年都会跟府衙打个秋风。所以此番你去大同也得把这事儿办成了,不然接下来这一年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一般来说我们县能从府衙要来多少粮食?”陆缜点头后询问道。他也想有个参考目标,从而好尽自己的一分心力。

    “大概其就在三百石左右吧。这些不光是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灾荒,更是我们县衙平日里的用度。当然,若是大人能要来更多就更好了。”候县丞很有些期待地说道。他可是领教过这位年轻县令的高招的,也相信其能够在此事上一样做出些叫人刮目相看的成绩来。

    陆缜点点头:“我记下了,到时一定会帮着县里据理力争的。”

    正当几人说完正事,欲要散去时,一名临时被叫到县衙来做事的杂役突然走到了门前:“大人,林烈在外求见。”

    “他怎么来了?”陆缜有些不解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这段日子他去了哪儿……”

    之前因为知道林烈在县里是孤身一人,陆缜还打算着把他叫来一起过年呢。毕竟两人已结成同盟,平时能照应就关照一下。但结果陆缜刚有这个意思呢,林烈便不见了踪影,也不知去了何处,直到今日,他才突然上门来。

    “让他进来吧。”虽然有些不解,陆缜还是点点头吩咐道。

    不一会儿工夫,林烈便一如既往般地拖着条瘸腿走进来:“卑职给几位大人拜年了。”

    “同喜同喜!”陆缜和另外两人随意地拱手回了一句。而他们的目光却落到了林烈的身上,不觉有些奇怪。

    照着常理来说,如今正是新年期间,任何人出门都会换上崭新的衣裳,让整个人看着精精神神,喜气洋洋的。可这位倒好,不但整个人看着疲惫不堪,而且身上还是风尘仆仆的,一看就是多日未曾换衣梳洗了。

    “林捕头,你这是去了哪儿了?怎么如此模样?”陆缜不觉关心地问了一句。

    林烈却不急着作答,只是有些为难地看了另外两名大人一眼。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已很明确了,他只想跟陆缜单独谈。

    倘若是以前,林烈敢这么做候申二人是肯定会有意见的,甚至会当看不到对方的暗示。但现在却不同了,因为陆缜的强势崛起,因为林烈之前的表现已成为了陆缜心腹之人,两位大人也只好起身告辞。

    陆缜也不挽留,和他们又说了几句话后,便起身将两人送出了门去。

    “你说这林烈要跟他说什么?怎么搞得如此神秘?”离开一段距离后,候县丞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申主簿道:“看他那模样,似乎是刚查到了什么情况,具体是什么却不得而知了。不过这和咱们应该关系不大,还是作壁上观为好。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

    “要说起来,咱们的这位县令大人行事还真是可以用胆大妄为来形容了。只两个月工夫,这县里就成了一副新模样。你说咱们要是在当日把事情给说出来,又会是一副什么光景?”候县丞指的自然就是对陆缜身份的怀疑了。

    “当时咱们都以为这是萧默那边安排的人呢,没想到却完全错了。”申主簿叹了口气道:“而事到如今,我们已不可能再把这事拿出来说,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现吧。”

    “也只能这样了……”候县丞点了点头。木已成舟,陆缜又完全掌握了主动,他们两个下属在没有其他凭据的情况下又怎么敢说对方是假的呢?

    当他们在小声议论此事时,陆缜再次问面前之人道:“你这几日到底去了哪儿?怎么看着如此狼狈啊?”

    林烈正咕咚咚地灌着茶水呢,看着显然是渴得狠了,居然一口气就把一茶壶的水都给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直到这时,他才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然后一抹自己的嘴巴道:“卑职这几日在外面逛了一圈。”

    “你去外面逛什么?”陆缜不解地皱了皱眉头:“本来还打算叫你一起过年呢。”

    看出陆缜这话是出自真心,林烈的心里便是一暖。随后才道:“因为我有些不放心那个萧默,担心他会对大人你不利。所以趁着机会就在几处要道上摸了摸情况,结果还真发现了藏在那边的人。”

    “什么?你是说……你发现有萧默的人埋伏在那些道路上欲对我不利?”陆缜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心里便是一阵紧张。

    “正是。显然那萧默是担心大人你把他的罪行捅到大同府去,所以便早早安排了人手在那儿埋伏。只要大人你真这么做了,那东西一定到不了大同。”

    “他还真是胆大哪,真当自己能一手遮天不成?”陆缜既惊且怒道。虽然他也料到了对方或可能有此一着,但真个知道时,还是让他大感惊讶的。

    但林烈的话还没完呢,只见他神色严肃地继续道:“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就在几日前,我发现他们调派的人手比之前更多,后来从旁偷听才发现,他们这次是针对大人你而设。因为他们已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知道你将在初五日离开县城前往大同,所以欲在半道上截杀了你。”

    “什么?”陆缜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倏然间便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但很快地,他又释然了,之前萧默不就做过一次么?而且人也已经被他给杀死了……

    唯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这回自己与他的矛盾已完全公开,这时要是自己一死,他萧默的嫌疑将是最大的。而如此情况下,他居然还敢怀此心思,这已不能用胆大来形容了,该用嚣张。他显然是认定了即便如此自己也不会受太大影响才敢这么做的,那说明萧默背后一定有极其强硬的靠山!

    这就让陆缜很有些头疼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真在大同把事情报上去能有几分成算了。

    林烈还在说着话:“卑职仔细看过,他们这回布置得极其周密,几乎没有任何的疏漏,只要大人你去了,恐怕就会有去无回。所以,以卑职的一点愚见,大人你这次最好还是别去大同了,如此才是最保险的。”

    说这话的时候,林烈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他知道,陆缜此去大同可是去述职的,可不是小事,并非他随便就能决定自己去或不去的。但为了陆缜的安危考虑,他又不得不提出这个建议。

    @@@@@

    那啥,这里现在是新年了,所以求下票票当红包吧——

    无耻的路人留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