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6章 横的怕愣的

时间:2017-11-04作者:路人家

    一张书案只五尺许宽,萧默弯腰一探间,就能触到陆缜,而他手中的刀更是离陆缜不足两尺,似乎只要对方不肯从命,这刀便能来个前出后入,将陆缜刺个对穿。

    陆缜也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杀气,这让他的身子也彻底绷紧,同时,更是握紧了拳头:“若本官说不放人,你萧把总是真要当众杀了我了?”

    没料到都这个时候了,这年轻县令依旧如此胆大,让萧默也不觉一怔。但随即,羞怒之意便已迅速盖过了一切,他的眼中闪过浓重的杀意:“你大可以试一试!”说话间,持刀的手便向前一递,这是要把刀抵在对方的要害处相逼了。

    就在这时,周围的空气突然就凝固了起来,陆缜的那种异能再次发动,时间已骤然停顿。而他,则一下从袖子里迅速取出了把锋利的匕首,趁着这一工夫,不但站起身来,匕首的剑尖已抵在了萧默的咽喉处。

    直到做完这一切,周围的空气才恢复正常,所有人都不知道刚才曾发生过这些,只是惊讶地瞧见了这陡然逆转的结果——萧默的刀才刚一抬起,他的咽喉处已多了一把雪亮的匕首!

    刚才陆缜做了许多,但对其他人来说,只觉着眼前一花,便发现局势彻底逆转,就连萧默自身,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突然就受制于人了呢?

    这一惊人变故,再加上咽喉处匕首带来的威胁,让他的整张脸唰地一下就变了颜色,身上也猛地冒出了一片冷汗:“你……”

    “那就让我把话再说一遍吧,人,我是一定不会放的!”陆缜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位神色大变的家伙,语气也变得森然了:“不知萧把总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在我刺穿你咽喉之前出刀伤我?”

    感受着匕首散发出来的冰冷寒意,再加上陆缜那饱含威胁的话,萧默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怕了!

    表面上看来他无惧无畏,但事实上,早习惯了发号施令的萧把总已没有了以往的勇猛果敢,他往日的威风不过是恃强凌弱而已,真遇到更强横的对手,他只会比一般人更加的畏缩。现在,陆缜只以一把匕首,就剥开了他的伪装,让他露出了自身的真面目!

    萧默想要后退,但却又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陆缜手一送,就能要了自己的命。而他那几名亲兵虽然也是大急,欲上前救助,可在看到陆缜那只稳稳握着匕首的手时,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刚才他们都看不清对方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但却推测得出来以这位的速度,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抢在前面把人救出来。所以他们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大声呵斥:“大胆,你若伤了我家把总,我们一定不会干休!”

    “朝廷和大同总兵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这些虚张声势的呵斥,陆缜只是淡淡一笑:“现在你们又懂规矩了?却不知刚才是谁不顾朝廷法度随意乱闯我县衙?还在这二堂之上口出狂言,想要武力胁迫我这个朝廷命官就犯?难道那时候各位就没想到朝廷么?”

    这话说得众人一阵哑口无言,气势更是弱了许多。而萧默此时却连话都不敢说,因为那匕首尖正触在他的咽喉上,他生怕自己的喉咙一动就会被划出口子来,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居然把这么可怕的一个家伙当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陆缜若没有草原上的那番经历,若没有过杀人的经验,今天就不可能有此胆魄和底气与他们周旋。但有过杀人,而且还是杀过两人经验的他,此时完全表现出了常人所不具备的从容与果断,光那气质,就让人相信他随时都可以把匕首扎进萧默的咽喉里去。

    见自己已完全压住了场面,陆缜又道:“你们信是不信,即便我现在杀了他,朝廷也无法过多追究,因为是他擅闯我县衙重地,自己找死而已!”

    听出他话里更加强大的杀意,让众人更是一阵惊呼,就连门外的那些兵卒都惊叫出声。而那些衙门里的人,则更是看得呆了,他们从未想过,自家大人竟敢以如此强硬,甚至可以说是疯狂的态度来应对这些骄兵悍将,这让他们既感惊诧,更有了那么一丝的快意,甚至都希望看到自家的陆县令真能就这么一匕首把萧默给杀了!

    但陆缜随后的动作却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说完话后,他的手倏然一收,居然将匕首收了回去!

    这一下,让所有人再次一愣,随即,萧默便立刻向后退去,他可不敢再与这个可怕的家伙离那么近了。几名忠心的亲兵更是立刻上前,将他护在了中间,似乎生怕他再受胁迫一般。

    与此同时,趁着那些兵卒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萧默和陆缜身上时,林烈已找到空隙,两步抢进了房内,站在陆缜身前,与这些兵卒形成了对峙。

    门外,不少县衙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显然他们觉着这实在是太可惜了些。

    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头,发现没什么损伤后,萧默方才松了口气,但看向陆缜的眼神已完全不同了,其中既有恐惧,也带着深深的仇恨。因为就是这个家伙,让自己大大出丑,这是一个将领最不能接受的。

    陆缜却根本不在乎这眼神,只是把匕首扔到桌上,然后说道:“人,我们县衙是一定不会放的,不过你们却可以动手抢。只是只要你们敢动这个手,我相信我广灵县衙虽然可用之人不多,却一定不会束手待毙,到时候不过是鱼死网破而已。”

    顿了一下后,他又看着那些微微变了脸色的军卒道:“而且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们动手,只要事情传出去,你们就会担上天大的干系,别说远在北京的朝廷,就是临近的大同守军,也是不会放任你们如此行径的。

    “到时候,你们就只有一条路可选,把我们都杀光了,然后扯旗造反,或是逃出关去投靠鞑子。不过这条路一旦选了,你们或许还能苟活一时,但你们的家人是一定逃不了的。

    “萧把总,听说你是陕西人,你的家人都在陕西,你觉着一旦造反的事情传出去,你远在陕西的家人能走得了么?还有你们,你们来自我大明各地,你们的家人在担上叛逆家属罪名的情况下还能活命么?嗯?”

    一番话说下来,直说得这些兵卒更是心惊胆战,连刀都拿不稳了,纷纷垂了下去,他们的士气早降到了谷底。这时候,就算萧默铁了心要抢人,这些人怕也没这个胆量了。

    其实就是萧默自己也没了这个心思,陆缜这话虽然有威胁的成分,却也很是在理,他可没有胆子尝试一下哪。

    萧默此来不过是受人所托,想着以自己一直以来的威望足以让人就范。但现在事情闹到这一地步,他早就后悔了,又怎么可能为了那点钱财利益就把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前程都给搭进去呢。

    倘若陆缜刚才没有露那一手惊人的本事,为了自己的颜面考虑他还会做点什么。但现在,却连这点心思都生不出来了。唯一让他不肯走的原因,还在于放不下颜面,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他实在丢不起这人哪。

    但陆缜根本没想过要给他留颜面,当即哼道:“怎么?萧把总还想一试么?”

    这时,外间的那些衙门里的人也都附和着叫嚷了起来:“你们若是要用强救人,便从我们身上踏过去!”都是一副同仇敌忾,大无畏的模样。

    倒不是这些人突然就真个变得英勇起来了,而是已看出了对方不敢真动手,自然乐得在县令大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了。这些家伙论本事或许没多少,但论眼力见,却是不错的。而且他们看得出来,经此一事,陆县令必然会彻底夺回县衙大权,此时自然要好好巴结一番了。

    到此,萧默等人早已颜面丧尽,又不敢发作,只得在哼声里,狼狈转身离开。

    就在萧默走到门前时,陆缜突然又道:“慢着……”

    “姓陆的,你不要欺人太甚!”见对方居然又阻止自己离开,憋屈到了极点的萧默真个就要爆发了。

    陆缜却只是一笑:“我只是忘了告诉萧把总一件事情了。之前我还查到,原来这郑家还与北边的一些非法交易有所关联,至于其中的内情,却还需要详查。不知你对此有何看法哪?”

    萧默面色再变,他已听出了陆缜话中的威胁之意,只要自己再敢生事,恐怕这位陆县令就要把事情给抖出去了。

    一种深深的恐惧顿时占据了萧默的整个心,让他半晌都回不过神来。最终只能道:“此事既然是你们县衙查出来的,问我做什么?”说着手一甩,跟逃也似地带人迅速撤出了县衙。

    直到他们离开,陆缜才长长地舒了口气,两腿一软,便重重地坐到了椅子上,让这把可怜的椅子发出一声吱嘎惨叫。

    刚才的他看着气势逼人,其实心却一直吊着,那份镇定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此时他们一走,他就再坚持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