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3章 更强的对手

时间:2017-11-04作者:路人家

    郑海赶忙央求地拱手道:“将军您别说是在我小小的广灵县了,就是在整个大同,那也是能说得上话的大人物,这点小事又怎么可能难得到您呢?”

    这话说得萧默大为受用,其实他也知道这不过是恭维而已,自己不过一个小小的把总,真放到了大同军中根本算不得什么。但他依然很是满意郑海的吹捧,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来,只是手却一摆:“这事还是难办哪。”

    郑海自然明白其推脱的用意,便赶紧从袖子里取出几张纸来推了过去:“还望将军你能勉为其难,只要能救出我儿,郑家定当重谢。”

    萧默目光立刻落到了那几张纸上,那并不是银票,虽然此时民间已有人建了些钱庄银号,但规模很小,像广灵这样的地方自然是不可能有的,这几张纸却是几份房契和地契,而且还是大同府城附近的产业。显然,为了救自己儿子,郑海是大出血了。

    见此,萧默脸上的笑容愈发盛了几分,但却还不松口:“郑老你这是做什么?凭着你我间的交情,只要是能帮的,我一定不会袖手,送礼却也太见外了。”嘴上是这么说,这位的手却早老实不客气地按在了那几张纸上,只消一动就能将之纳入袖子。

    郑海没想到自己拿出三成的家产依然无法打动眼前这位,心下不觉一阵哀叹,这家伙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一直站在其身后的文士也把眼一眯,轻轻地道:“将军可曾听过唇亡齿寒这句话?咱们和萧将军一向关系匪浅,就是那买卖也是一起做的。您若是不肯搭救,只怕县衙那里会问出些别的东西来哪。”

    听了这话,萧默脸上的笑意倏然隐去:“怎么,你们这是在威胁我了?”他目光陡然落到那文士脸上,直惊得他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小……小的不敢……”

    “郑老,就咱们的关系若非事情难办,我怎么可能推脱呢,你说是吧?”萧默又淡淡地说了一句:“所以还望你能明白我的难处。”

    “这样吧……”眼见他不满足于自己付出的代价,郑海把牙一咬:“只要将军您能救出我儿,今后我郑家在那方面的生意可以再让出一成来给你。”

    “两成!”见对方终于上道,萧默伸出两根手指来说道。

    “这……”对方这是狮子大开口啊,一下就咬了自家一大块肉去,但想想自己儿子眼下的处境,以及因此可能带来的更大麻烦,郑海只好认了:“好,不过我希望将军能早些出手救人。”

    “放心,明日我便能把人给你带回去,他陆缜区区一个县令还能与我为敌不成?”萧默懒洋洋地一笑,显得极有把握。

    待郑海二人离开后,看着手边这价值不菲的产业,再想想索到手的那两成利润,萧默大为得意地哈哈大笑,至于救人的事情,他觉着根本就是举手之劳,自己派人去说一声,县衙那边就会乖乖从命了!

    @@@@@

    广灵县城池小,人口少,但消息的散播速度却是惊人的快,待到次日早上,陆县令主审王家一案,并把相关被告与典史郑富关入大牢的情况已传得人尽皆知,就是城外都已有不少人知道了。

    与此同时,陆县令要为民做主,让百姓把郑家之前种种恶行上报衙门的说法也随之散了出来,这让不少百姓都是精神一振。

    倘若没有郑富被关进大牢这一举措,城中小民是不敢相信这一说法的,毕竟官官相护嘛。但现在,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许多被郑家戕害过,甚至死过家人的苦主已然动心,打算着前来告状了。

    辰时之后,随着县衙开门,便有人大着胆子赶来诉冤,而县衙也果然没有叫人失望,很快就把人给迎了进去细加盘问。

    等前几批人出来,不少百姓就过去打探消息,得知县衙果然受理了他们的案件后,便引来了更多苦主上门告状。只半日工夫,县衙门前就聚集了不下二三十人,直惹得周围人人侧目,甚至有不少百姓还在其间打听消息,好不热闹。

    县衙里的上下人等今日也是忙得不得了,在陆缜昨日突然发难把郑富给投入大牢后,底下的书吏和差役们早为其声势所慑,再加上候申二人在背后助推一把,针对郑家的查问变得越发顺利。只半天工夫,就有七八桩案子查有实据,并报到了陆缜面前。

    看着案头上的这几份诉状,陆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来:“不就是一个恶霸么,只要抓住了破绽,还不是手到擒来?”他终究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下办成大事,自然会觉着很得意。

    就在这时,林烈瘸着腿又把新的一份诉状送了过来。如今这位在县衙里的名声也大了起来,寻常人见了他也是点头哈腰的,大家都知道,他已是县令大人的亲信,只要陆缜稳住局面,这林瘸子便能成为衙门里的实权人物。

    只是林烈脸上却没有陆缜那得意的笑容,神色反倒变得很是严肃,进门之后,看到陆缜的笑容,他更觉一阵异样,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陆缜虽然颇为兴奋,但人还算清醒,在接过那份诉状后,便察觉到了些异样:“林兄你这是有什么难处么?不知可否说出来让我帮着参详一二?”

    既然他都问了,林烈便也不再憋着了,当即正色道:“大人,我觉着事情远没到可以放松的时候。恰恰相反,咱们将要面对的麻烦才刚开始。”

    “此话怎讲?”陆缜的笑容陡然一敛,赶忙问道。

    “大人你可知道郑家在县里有多大的势力么?”

    “这个倒是有所耳闻,据说他们在此已扎根数十年,无论衙门里还是民间都有不少可用之人。”

    “那大人你就不觉着奇怪么?为何郑富被您所拿郑家居然一直没有动作?”林烈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句。

    这话说得陆缜又是一愣,才发现自己确实高兴得过早了。确实,照常理来说,郑富被拿,总会有人前来求情或是怎么的,可这都半天一夜了,居然也不见任何人来说项,这事本身看着就有些古怪。

    陆缜可不会自大到认为是昨天自己的表现已压住了县里上下人等,就是郑家也不敢反抗了。他固然是挟朝廷之势来定郑富之罪,但对方好歹还是有一拼之力的。这么想来,他们按兵不动就只有一个解释,对方在积攒力量,准备给自己来个狠的。

    见陆缜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林烈也松了口气。他还真有些担心对方在得意忘形之下听不进自己的劝谏呢。接着又道:“虽然小的不知他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大体上的事情还是可以猜出些的。”

    “你说。”陆缜忙说道。

    “其一,大人此举杀了他们个措手不及,所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但这却是微乎其微的。”林烈轻轻地道:“其二,便是他们准备向大同府那边求助,毕竟大人你也曾说过,此事将交由府衙来做最后的定夺。而且,他们也知道大人你这是铁了心要与自家为敌,自然是不可能再来求情了。”

    陆缜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要真闹到的府衙,事情还真有些麻烦了。不过我现在已掌握了多项罪证,便是府衙那边想要为其开脱也得掂量着些了。”他也早有这方面的顾虑,所以才会当众那么说话,并且今日就开始受理这些诉状,为的就是抓住这个大好机会。

    林烈认同地一点头:“大人所言甚是,所以小的最担心的还是第三种可能。”

    “却是什么?”

    “大人可还记得倒卖军粮之事么?”在看到对方点头后,林烈才继续道:“虽然没有任何实质证据,但是城中驻军想要做成此事还是需要有寻常百姓出手相帮的,而在我广灵县里,还有谁能比郑家更合适呢?”

    陆缜猛吸了口气:“你是说,郑家的靠山是北边的驻军?”

    “正是。所以小的担心郑家所以一直没有动作,就是已经求得了军队的帮助,恐怕他们会插手此事,到时可就难办了。”

    陆缜的脑子转得极快,之前的一些疑虑已通过这番话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为什么陆县令会因为这事遭殃,恐怕十有八九和县衙里的内奸有关,而这一内奸,最大的可能就是郑富或其手下之人了。

    这个想法一生,就让陆缜如被兜头浇了盆凉水,刚才的得意与喜悦瞬间就消散了。事情果然变得更加棘手了,自己的对手一下子居然就变成了势力更大,也更加难缠的驻军。

    就在这时,一名杂役神色异样地赶到了门前:“大老爷,这儿有一封信。”

    陆缜命他拿进来,展开一看,神色就更显紧张,他抬起头来,看向了林烈:“林兄,这一切还真叫你给说中了,军中萧把总居然来信让我把人给放了!”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他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