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2章 帮手

时间:2017-10-27作者:路人家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陆缜的一点推测,甚至连证据也只是那张纸条与一份不知所云的账本而已,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他相信自己的这一推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不然,根本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堂堂一个七品县令会突然横死。别看后世之人在提到县令时总会称其为七品芝麻官,好像很不屑的模样。但其实,如今的县令对地方上来说地位还是极其崇高的,你能想象后世之人瞧不起身兼县长和县委书记的领导么?

    陆县令的死一定与此有关!陆缜做出如此判断的同时,目光却依旧盯在那份告密纸条之上,这个告密者应该能成为他的帮手!

    纸上的内容很简单,但陆缜却可以想见,对方一定是抱着极大愤慨的心思才敢揭露军中弊端的。所以只要自己能找出他来,对方应该会答应与自己合作。

    现在的问题就只剩下查出此人身份了。这一点,他也很快想到了一些头绪:其一,此人既能揭发军中弊端,就一定现在,或曾经在军中任过职;其二,他能把这纸条送到陆县令的手上,说明其与县衙也一定有密切的联系。

    而这等事情毕竟干系重大,这人应该不敢假手旁人,别人也不敢为他做这等事情,所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告密者如今应该就是县衙里的人,而且曾在是广灵驻军中的一员。这么一看,要查出此人身份便不是那么困难了。

    既曾是军中将校,自然不可能是文官或书吏,只会是在三班衙役中的某人。陆缜一经判断,就没有多作耽搁,立刻找来了县衙中人的相关卷宗,快速地翻找了起来。

    只半日工夫,陆缜就从这些卷宗里找出了自己的目标,看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他不觉笑了起来:“还真是巧哪,居然是你!”他的脑海中很快就闪过了那个有些瘸拐的男子背影。

    @@@@@

    “见过大老爷,不知大老爷今日唤小的前来有何吩咐?”林烈恭敬地站在下面,抱拳低声问道。

    陆缜端然坐在椅子上,仔细地打量起这位的模样来。他三十来岁年纪,身量颇为高大,面容如刀刻般的棱角分明,一对眼睛更是炯炯有神,看着颇显坚毅。可以说除了瘸了只脚外,也算不俗了,如此人物居然就窝在了这么个小县衙中当了个不起眼的小捕头。

    “坐下说话。”陆缜笑了一下,指着身前的一张椅子道。

    谢过之后,身子一高一低间,林烈坐了下来,倒也显得气度不凡,一看就不是那种兵痞出身,而是真正有血性和纪律的军中好男儿。

    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陆缜这才继续道:“之前蒙你相救之事本官还没有谢过你呢,今日就是特意找你来道一声谢的。”

    “大老爷言中了,小的只是尽自己本分而已,担不得您一个谢字。”林烈忙谦虚地摆手道。

    陆缜也没有在此事上多作纠缠,而是突然问道:“你在军中当过差?”

    略一愣后,林烈还是一点头,如实答道:“回大人的话,正是。”

    “你脚上的伤也是在军中与敌接战才落下的吧?”

    “不错。是小的带人与鞑子作战时一时不慎被他们的箭矢所伤。当时也没觉着多严重,可结果却……”林烈苦笑了一声:“倒让大老爷见笑了。”

    “你这是为国负伤,我只会敬你,怎敢笑你?”陆缜忙肃然道。这话让对方眼中闪过了一丝神采来,似乎颇为激动,不过很快又被他收敛了起来。

    但这一反应还是落在了陆缜的眼中,只是没有点破。他又道:“听你话中之意,在军中也曾是带兵的将领?”

    “将领可不敢当,不过是名小小的队长,带着五十来名兄弟而已。”话虽然说得谦虚,当林烈在说到此事时,眼中还是神采飞扬,显然对当初的日子还是颇为向往与怀念的。

    陆缜点了点头,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虽然队长在军中地位不是很高,但毕竟也算低级武官了,对一些事情也能知道个大概。不过他并不急着点题,而是随口问道:“那你怎么又离开了军营,而且肯在我县衙中任职?以你为国负伤的功劳,应该有更好的出路才对哪。至不济,军中也应该还有你的位置,升个哨官不会太难吧?难道就因为你脚上的伤?”

    “这……”林烈露出了为难之色,他有些闹不明白县令大人为什么问自己这些,难道说……但他终究是上过战场,经过好几次生死之人,心性绝非常人可比,所以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平静地回答道:“是小的觉着这伤可能拖累人所以才离开的军队。而且小的家中已没了亲人,当时县衙正好有空缺,便应征进来了。”

    陆缜略一点头,随后一双眼睛却盯在了对方的脸上:“只是因为这点么?我觉着应该另有其他原因吧!”既然对方避重就轻地不肯把话说出来,他便打算主动些了。

    “大人的意思,小的不是太懂……”

    “既是广灵驻军的军官,有些事情想必你还是知道的,比如粮草辎重的出入。”陆缜缓慢地说着话,精神却极度集中,全在对方的脸和眼睛上。

    果然,听他这么一说,林烈的双眼瞳孔猛然就是一缩,身子也是一僵。虽然这些神情举止被他极力掩饰,却还是没能逃过陆缜的注视:“大人这话,却是什么意思?”

    见了他的反应,陆缜已肯定此人就是那告密者了,便站起身来,走到对方身前,然后把手里一直捏着的那张纸条放到了茶几之上。

    他没有说什么话,但这一举动却比说任何的话都要有用得多。林烈一见之下,脸色更是一变,身子一挺,差点就从椅子上给弹起来了。他下意识地张了张嘴想要否认,但话到嘴边,却又有些说不来了。

    陆缜看了他一会儿,才轻声道:“你可知道,就因为你这张东西,我差点便丧了性命。”

    “啊……难道说大人前几日的失踪是因为此事?”陆缜这话实在太也惊人,林烈毕竟不是心思深沉之辈,被他一下就诈出了真话来。

    陆缜点了点头:“不错,所以我回来后,一直很是低调,生怕对方还会对我下手哪。你也知道如今县衙和县城里的情况,我这个县令处境其实并不太好。”

    话出口后,林烈就有些后悔了。但见陆缜是这么说的,他的心反而平静了些,低头道:“是小的有欠考虑了,没想到这会给大人你带来麻烦。”

    “麻烦什么的我倒不是太在意,我只在意一点,就是这事到底能不能成。我既领了朝廷俸禄,身为广灵知县,就有为朝廷剪除蠹虫之责。”陆缜神色肃然道。

    这话说得林烈精神一振,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敬佩之意。以前他还真有些不那么看得起这个年轻的县令,觉得对方太也懦弱了些。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有眼无珠,这让他都有些惭愧了:“大人……”

    陆缜见他如此模样,心下便是一定,知道已经说定对方了。但脸上却依然是一副严肃的模样:“但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有心无力,即便想管一管这事儿,也没有办法。别说军中之事了,就是这县衙,能做这主的也不是我这个七品正堂。”

    “大人的难处小的也是知道一些的。”林烈点了下头,随后把牙一咬:“大人有何吩咐,但请明言。”这句话和刚才见面时所说虽然差不多,但性质已完全不同。之前只是敷衍,现在却是真心要帮陆缜了。

    陆缜却不忙说自己的事,而是继续看着对方:“看来你对军粮之事很有看法哪,甚至从军中离开也是为的此事了?”

    林烈这时也不打算隐瞒自己的心思了,便慨然点头:“不错,我确实对此不满已久。咱们军中那些将领为了自身的利益,居然不断把我们的军粮,甚至是一些兵器都售给了鞑子。那些鞑子可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在吃了我们的军粮后,便会用我们的兵器来杀戮我大明的百姓和将士!

    “我实在无法对此视而不见,但又人微言轻,最终只能选择离开那藏污纳垢之地。但之后听兄弟们说,这事近来已越发的频繁起来,我因为忍受不了,这才想请大老爷你主持公道!”

    “你这也太高估县令的权力了吧。”陆缜心下苦笑,但面上却一片同仇敌忾的意思:“其实我对此也是深恶痛绝。但想要把事情揭发出来可不容易,不然只会把自己给搭进去,就跟之前我的遭遇一样。”

    林烈点了点头,却没有细问对方到底遭遇了什么。

    陆缜也没有想在这一点上多作纠缠,而是正色道:“所以在吃了这次的亏后,我决定改变方针,先从县衙大权入手。你可否帮我哪?”

    “大人的意思是?”林烈话一出口,就明白了过来,神色也显得有些激动:“只要大人肯为此事做主,小的一定竭尽所能帮您做事!”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陆缜心下一喜,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第一个可信任的帮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