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7章 家有美妻(上)

时间:2017-10-25作者:路人家

    虽然眼前这一群人陆缜就没一个认识的,但只根据这些人的站位,他已能判断出个大概来了。

    国人一向讲究论资排辈,这在官场上显得尤其突出。列席时的位置,走路时的先后等等,都是能充分体现出各人身份的。只看这几位迎上来的家伙的先后位置,便可推知最前面那个五十来岁的瘦削男子便是县衙的二把手候县丞,而落后他半步的那个四十岁左右的烟脸男子应该就是申主簿。

    “大人,你可算是回来了……”几名县衙里的官吏颇为惊喜地上前拱手道,却让陆缜又觉着有些古怪。

    就他所知,虽然在洪武开国时曾立下过官员得留宿衙门的制度,但这并不符合人情,所以朱元璋一倒便开始被人刻意忽略,后来更是连提都没几个人提及。可现在,衙门里居然能一下出来这么多人,而且这还是大半夜的,实在太也奇怪了些。但很快地,他便明白过来,显然是那位陆县令的失踪让众人心神不宁,这才一直留在衙门里等候消息。

    果然,在见礼之后,几人又一面将他迎进门去,一面七嘴八舌地询问和关心起他的情况来。显然,堂堂一县县令几日的失踪对这一衙门的人来说算是天大的事情了。

    面对众人的关心,陆缜便只是一拱手,口中含糊地道:“多谢各位牵挂,我……因为头被山石所伤,所以到如今依然昏沉的,有许多事都记不太清了。”

    “啊……”众人闻言都是一惊,有人这才就着灯笼那点光亮发现陆缜身上的那些破损,确知他遇到了些艰险,可一时却又不知该如何问候了。

    事实上,他们这些人与陆县令也不是太熟悉,他才到任不过两三个月,而且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他们众人与这位年轻县令还有着不小隔阂呢。这次只是事情闹得太大,才不得不在衙门里装个样子。

    最终,只听候县丞道:“县令大人看来确实受惊不小,那且先好生歇息几日,待身体恢复了再说其他也不迟。”

    “是啊,只要县令大人能回来便好。”申主簿也点头如是说道。其他几人见他二人这么说了,只能纷纷点头。

    陆缜虽然感觉其中有些奇怪,却也没有点破,口中称是。为了掩盖自己身上的破绽,现在他自然是越低调越好了。先把一些问题推到撞伤了头部,然后再徐图后计。

    说话间,众人已绕走到了一块一人多高,三丈许长的照壁跟前,在照壁对着大门的一面,张贴着不少榜文文书,陆缜瞥了一眼,知道那是官府用来告知下面百姓的判词、告示甚至是海捕公文,只是现在天烟看不太清楚。

    绕过照壁,左右却立了两座简陋的亭子,里面还各立有一碑。虽然看不清上面的文字,但陆缜凭着自己对历史的记忆还是很快就知道了它们的名字——申明亭和旌善亭。这前者用来惩恶,后者用来扬善,那石碑上刻的就是作恶与行善之人的姓名了。

    而在他们上头,则立了一座大大牌坊,那是用来表明官员立场的忠廉坊,这可不是别处可见的贞洁牌坊之类的东西,也是县衙里的规制。

    随后一座颇显气派的大堂便出现在了陆缜的面前。这让他的眼睛一亮,这便是县衙用来公开审案的大堂了。

    和后世那些影视剧里所表现出来的情节不同,真正的亲民官审案并不在这间最是气派的大堂之中,而是在后面的二堂。只有遇到很是严重,或是需要教化治下百姓的案子时,地方官才会打开排场,在大堂之上,当着许多百姓的面来审理案件。而一般来说,这样的案子几个月都未必能遇上一次。

    看着这些后世连影视剧里都看不到真容,只能通过文献资料来想象的衙门建筑细节一一呈现在自己面前,陆缜心里大感兴奋,双眼更是熠熠生辉。尤其是来到二堂前,看到那块刻有太祖训示“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苍难欺。”的戒石时,更是让他精神一振。

    众人这时都已驻足,又问候了陆缜几句之后,方才各自散去。而这一回,他们并没有返回自己之前歇息的公房,而是径自出衙回家去了。既然县令大人安然归来,他们就没必要继续留守此地了。

    在看着其他诸人散去时,候县丞与申主簿的脚步却是一停,两人若有所思地对了一下眼睛,后者轻声道:“县丞大人可看出了些端倪么?”

    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候县丞才道:“这位县令大人确实来得有些蹊跷哪。虽然模样上看着完全就是咱们的陆县令,可那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的模样可就颇值得玩味了。”

    “三日失踪,可不是一件小事哪。你说咱们该怎么应对才好?”

    “静观其变吧,现在县内的情况,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

    申主簿很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头,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就如县丞大人所言,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

    在两名杂役的陪同下,继续往里走的陆缜可不知道自己一来就已被人看出了问题,还在不无得意地笑着呢。同时,脑子里则又转着念头,自己该怎么做才能真正让所有人都接受有些不同的陆县令呢?

    想着这些,他已经过二堂那一片办公区域,来到了一堵一人来高的院墙跟前,这是隔绝前后衙的分界线。作为县令,自然是要一直留守衙门里的,所以便设有后衙以安置自己及家小。

    对此,陆缜倒也没什么疑问,可奇怪的是,这时一名杂役却把手里的灯笼给交了过来:“大老爷慢走,小的这就回去了。”

    “嗯?”陆缜略有些奇怪地瞥了对方一眼,不明白这两位怎么会这么做,居然不把自己这个县令大人送回房。

    正奇怪时,那边烟暗中亮起了一点灯光,随后一名模样娇俏,十五六岁的少女便出现在了他的跟前:“老爷,您可算是回来了……”虽然她的脸上挂着喜悦之色,但语气却很是平淡。

    陆缜再次一怔,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后衙里另有女眷,那两名杂役才不敢随意靠近。这男女大防在民间都看得很重,更别提在官衙之内了。

    只是陆缜此时却是一阵头大,他压根就不知道这少女与那陆县令的关系,这可怎么与之相处才好哪?

    正犹豫间,少女又道:“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夫人在里面等着你呢,这三日你不曾回来,可把夫人给急坏了。”

    “啊……”听她这么一说,陆缜心里更是一阵发慌,这陆县令居然还有妻子了?这下事情就变得更加难办了!

    因为是穿越者,他的观念总是保留着几百年后的见识,认为既然这位同名同姓的陆县令与自己年龄相当,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妻儿。但他却显然忘了,古人成婚可比后世之人要早上许多,一般十五六岁就已有了妻子,他这样二十来岁的年纪如何可能还是单身?

    而这世上,除了父母儿女外,夫妻是最亲近之人了,没有人能骗过至亲之人的眼睛,别说陆缜对陆县令的事情全无所知了,就是知道一些,只要与他的妻子接触一番,对方就能瞧出破绽来。

    这个认识让陆缜不觉生出这就逃跑的念头来,脚步自然就停了下来。

    正打了灯笼在前引路的少女发现他没有跟上来,脚步便是一停,奇怪地回头:“老爷,你这是?”

    “我想着这么晚了,还是不要打扰夫人为好吧。”陆缜只得找着蹩脚的理由,其实内里就已露出了破绽,夫妻间多晚都不算打扰哪。

    但那少女却似乎没有听出问题来,只是道:“夫人刚才已经得知消息了,正在里面等着老爷呢,您还是快些进来吧。”

    “好……好吧。”陆缜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硬着头皮跟在了对方身后朝里行去,只是脚步却是越来越沉重,完全不知到时该怎么办才好了。

    一旦自己的身份被这位陆县令的妻子戳穿,接下来的麻烦可就太大了。这一刻,陆缜着实后悔自己之前的打算,怎么会想出这么个馊主意呢?

    但即便再是磨蹭,从院门走到里面也不过几步路而已,很快,他们便已来到了一处厢房门前,那少女便即上前招呼道:“小姐,老爷他回来了。”

    因为心虚的关系,来到那半掩的门前,陆缜的脚步便停了下来,也不吭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才好了。

    这时,里面传出了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来:“那就让他进来吧。”

    “老爷,快些进来吧。”少女也催了一句。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陆缜只好深吸一口气,迈步进了屋子。抬眼朝着前方望去,心里便是猛地一动,眼睛都有些发直了。

    因为在他面前的椅子上,正坐了一位足以让许多男人心动的美丽女子……

    @@@@@

    路人知道某些书友有某些不可说的特殊癖好,所以为各位准备了如此情节,怎么样,咱还算贴心吧?是不是该有所表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