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8章 突变的早晨(下)

时间:2017-10-21作者:路人家

    到底还是有些心虚,陆缜在合扎他们几个入帐之后,就与寻常那些喇合部人一样凑到帐边偷听了起来。

    里面几人说话的声音颇大,那牛皮帐篷又根本隔不了音,所以其中的变故和纷争他们都听在了耳中,不少族人更是心中打鼓,紧张不已。这事情若真是合扎所为,喇合部上下可就危险了。

    只有陆缜对此却很是高兴,没想到自己这回竟是无心栽柳了,一把从合扎帐中顺出来的刀还能起到如此挑拨离间的作用。而接下来的突变就更是让他大喜过望了,在被人指定为凶手的情况下,合扎终于爆发,一刀就砍杀了木逮,让这场凶案变得更难分说明白。

    当里面惨叫声,鲜血滑地一下洒在牛皮帐上时,外间众人也明显唬了一大跳,猛然就四散了开去。随后,刚才钻进帐中的那几名也先使者便急跑了出来,没有任何的表示,就上马欲走。

    一般族人还没从这惊变中回过神来呢,只是直愣愣地看着他们打马奔跑起来,但陆缜却已心念电转,知道这是把这淌水彻底搅浑的最好机会。

    在见到一些族中战士阻拦那几人不及,有些愣怔的当口,他便毫不犹豫地开口下达了命令:“放箭!”

    这两个来月里,陆缜这个神使在喇合部里的声望还是极大的。虽然中间出过谢老七他们被杀这档子事情,但并未对其有太大影响。反倒是因为部落从食盐一事上得了许多好处,让众人对他更是心存感念,无形中也增高了他的地位。

    听到神使的这一声命令,再加上这些族人也有心拦下这些家伙,下意识间,就有十来名族人拿出了腰间的短弓,随后搭箭、瞄准,放弦一气呵成。

    只听得几声轻响,十来道烟影便呼啸着飞了出去,直奔前方正夺路奔驰的几骑后心。这几位压根没料到这些喇合部的人有如此胆量,再加上急着离开,根本没来得及回各自的帐中拿去兵器,听到背后的呼啸声,只能勉强闪避,却不能拿兵器挡驾。

    这一下,可就要了命了。几声闷响之后,跑在后面的四五骑便纷纷中箭摔落下马,而只有一名跑在最前头的家伙因为有人垫背,居然没有被射中,得以躲过一劫。但饶是如此,他也吓得不轻,口中愤怒地喊了起来:“喇合部,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报与太师的!”

    在他身后,那些个喇合部的战士还想要放箭呢,显然他们不希望有人逃脱。但这时,背后已传来了一声极度慌乱的大叫:“都给我停手!”听声音,正是他们的族长合忽儿了。

    合扎一刀砍死了木逮,这事对合忽儿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些,让他一时间竟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半晌后,才想到要出大事,尤其是那些个也先的使者,到这一步恐怕必然要认定人是自己族里的要人所杀了。

    想通这一层,他赶紧就跑出来想留下几人作解释,不想看到的,却是让他更加心惊的一幕。自己的族人居然放箭把欲乘马离开的使者给射下了马来,这下即便没射死他们,事情也彻底说不清楚了哇。

    他下意识地就大声喝止了众人再次射箭,整张脸已白得如那些食盐一般,身子更是猛烈颤抖着,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反正一时间,他竟说不出话来了。

    而紧随着他身后出来的合扎在见此情形后也是一愣,已经冷静下来的他也知道这回事情不好收拾了。经这一场,谁也不会在相信自己是无辜的了。

    陆缜在旁看着,低垂的目光里闪过了一丝异光,事情果然发展得比自己希望见到的更好哪!

    倘若只是死了一名使者,即便喇合部与也先所部生出矛盾来,或许在一番解释交流后也能得到化解。至不济,只要他们肯归顺也先,也是可以获得谅解的嘛。但现在,如此公然射杀使者,这脸打得就不是任何一个有血性之人所能忍受了。

    也先那可是草原上少有的雄才大略之人,他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屈辱?一旦知道此事,他必然会派兵讨伐,喇合部就真个有难了。

    而更妙的是,在射杀了大部分人后,却还有一人脱身逃走。如此即便喇合部的人想要抵赖否认,却也没有这个可能了。

    经此几场变数,陆缜的目的得到了完美的实现,接下来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而一旦喇合部大乱,他离开此地的机会也就到了。

    在静默良久后,合忽儿才颤抖着嘴唇,低声喝问道:“到底是谁?是谁下令放的箭?”虽然刚才他人在帐中,又有些心神不宁,但那声放箭的命令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陆缜只略一沉吟,便站了出来:“是我下的命令。”

    “你……”合忽儿猛然回首盯在了陆缜的脸上,双眼冒火,恨不能就用这眼神将这个可能害死自己和整个部落的家伙给烧融了一般。

    陆缜知道这时候必须掌握话语的主动,便又接着道:“我因为听到帐中传来打斗和惨叫,又见他们突然逃出帐来,什么话也不说就乘马离开,以为是他们伤了族长你或是什么人,这才命人放箭阻拦……”

    这话一说,合忽儿想要拿他撒气惩治的话都有些说不出口了。确实,刚才的事情来得太也突然,外面的人不清楚内中情形,很容易便做出错误的判断。

    见他态度稍缓,陆缜又忙问了一句:“族长,这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为何你会如此模样?他们又为何会跑?”

    合扎这时才开了口:“这一切都要怪那木逮……”这时候他为了撇清自己,只能把罪名推到死鬼木逮身上了。

    而合忽儿虽然对合扎的话很有些意见,但现在族中将有大难,他所能倚靠的人并不多,合扎是最要紧的那个,只能暂且把心思放到一边,只是沉默以对了。

    眼见族长都这么表示了,帐中其他几人也不好表达自己的不同看法,也来了个默认,只让合扎把一切罪名都栽在了木逮身上,说是他随意诬赖,才使得自己恼怒出手,从而惊得那些使者夺路而逃。

    陆缜立刻装出一副后悔的模样来:“原来这其中还有如此误会,却是我想错了。这却如何是好,人都已经……”说话间,他看了一眼刚被人拖了回来的那几名使者,却发现除了一人昏迷之外,其他几个都已死得透透的了。

    这些个喇合部的人也真是实诚,一放箭就直往人的后背要害处招呼。陆缜心里有些欢喜地想着,面上却摆出了更加苦恼的模样来:“……这一回可就真有些说不清了。”

    其他族人此时也或多或少想明白了个中问题,也都露出了忧虑之色,然后把目光看向了合忽儿。这种事关全族上下性命的事情,他们自然只有寄希望于自己的族长了。

    但明显,这时的合忽儿已然彻底没辙了,只见他愁眉深锁,一副苦相,此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合扎这时候只能开口了:“事情真个没有回旋余地了么?神使,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助大家的?”

    这话倒是提醒了不少人,就是合忽儿也猛地将目光对准了陆缜。对方可是长生天派来的使者,或许能创造什么神迹呢。

    陆缜装模作样地一皱眉,继而苦笑道:“若是我还有法力时,倒是可以将他们都救活了。只可惜,现在我却没有这个能力了……”说着又是一叹。

    他这鬼话,其他人却是深信不疑,都很是可惜地一叹,随后又有人道:“就没有其他法子了么?”

    “合忽儿族长,现在对喇合部来说,确实是个生死攸关的重要关口。那也先我虽然不识,但从大家口中还是听说过一些他的事迹,若他真因此率兵来犯,喇合部恐怕很难抵挡哪。”陆缜心里做着盘算,口中轻轻地道。

    “是啊,之前就是拒绝他的招揽都可能要面对这样的结果,更别提杀了他们的人了。”这时合忽儿已不去想一开始杀使者的凶手到底是谁了,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认定凶手就是合扎,而现在是不可能再拿他顶罪的;另一方面,现在又多了几条人命,仇已彻底结下,就更没有追究的必要了。

    陆缜点头:“所以当今之际,我们喇合部只剩下了三条路可选择。”

    “哪三条?”合忽儿忙问道。不光是他,周围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想听一听神使是怎么给出办法来的。

    “第一条,那就是向也先服软,举族归顺,希望他能因此消气。不过如此一来,一切就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各位之生死可就很难说了。”陆缜伸出一根指头说道。

    众人只略一想,便有许多人摇头,这种做法实在和蒙人一贯的风格不符。而且,谁也不希望让别人掌握自己的生死哪。

    就合忽儿,在此事上也没有太多的犹豫,当即摆手:“这不成,要真是这样,之前我早就同意他们的招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