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3章 愧悔杀心

时间:2017-10-21作者:路人家

    当陆缜的目光从那三具尸体上面挪开,抬头再次望向前方的木逮几人时,其中已充满了愤怒和仇恨,他是真想就这么冲过去,把眼前的凶手给杀了呀!

    身边的合扎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一点,赶紧上前一步,拦在了他的跟前,同时口中低声道:“神使,你可要冷静哪!”

    其实也不需要他提醒,陆缜残存的理智也在制止着他可能做出来的疯狂行为。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时候想要为谢老七他们报仇是很不现实的,别说自己没这个能力了,就是有,杀了人后也保不住自己的性命哪。

    这么直接的报仇只是图一时之快,压根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还可能赔上自己的小命,陆缜并不是个冲动之人,在有所考量后,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而见此,木逮在心中稍安之余又不觉有些失望。

    刚才陆缜看向他时所展露出来的强大杀气,确实叫他心里发寒,但随后又觉着这或许是个一劳永逸的机会。倘若陆缜真个就此动手发难,木逮倒是有机会就这样把人给杀了。可没想到,最终陆缜居然忍下了这口气,虽然眼中依然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却再没有动手的意思,这就让木逮的计划落空了。

    这个家伙年纪轻轻的就有这份忍耐力,自己还是小看了他的本事哪。老谋深算的木逮心中暗作分析,同时已经对此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之前他做这一切,固然是冲着陆缜而来,但最终的目标却还是在合扎身上。因为在他看来,合扎才是那个真正对自己构成威胁的敌人。但现在,在对上陆缜,感受到来自这个年轻人的杀意和坚忍后,他改变主意了,在对付合扎之前,将这个可怕的家伙先除掉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合扎可不知道在短短的对视里,已让木逮生出了这许多的想法,依然劝说着陆缜:“神使,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看你还是接受吧。再留下来只会更难过,不如回去?”

    陆缜深吸了一口气,又低头看了一眼那三具尸体,终于目光一垂,点头道:“好,我便不打扰了。”说着甩开合扎的搀扶与拦阻,转身便往帐外行去。

    合扎和合忽儿二人见状都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怕双方再起冲突,到时自己夹在中间不好做事。见陆缜离开,便在看了一眼木逮后,紧随着也走出了帐去。

    本来,木逮还想留难一下陆缜,甚至借此就直接把人给杀了。但在看到这两位的举动后,便迅速按下了这份心思,机会还有,并不急在一时。

    走出帐篷的陆缜没有再理会跟着出来的两人,径自就朝自己的小帐走去。此时的他心里很乱,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对此,合扎他们也是心知肚明,见他只是回了自己的住处,便没有再继续陪同,只是互相打了个眼色,露出了苦笑来。

    但很快地,笑容就从合扎的脸上消失:“合忽儿,这次的事情恐怕是木逮有意而为哪。”

    合忽儿先是一愣,继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却只是沉默不语。而合扎却继续道:“神使与其中一个奴隶向来关系不错,这点我们喇合部里许多人都是知道的,而木逮居然就干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分明就是冲着神使来的。”

    合忽儿看了对方一眼,却只是一摇头:“但木逮他做的这些都没有任何问题,难道你还想借此对付他不成?此事就此结束,我不希望再有人继续纠缠。”对他来说,几个汉人奴隶的死活根本算不得什么,甚至陆缜这个神使,就目前来看也没什么影响。只要部落里几方力量保持着现在的平衡,就是最好的情况了。

    合扎见他都这么说了,也知道自己已打动不了对方,只能哼了一声,转身离去。而合忽儿,则在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后,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来,有些事情不点破,不代表他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随着陆缜在部中威望的不断提高,与之交情最深的合扎的声望也水涨船高,隐隐然有了取代木逮当上三老的可能。所以木逮今日才会用此一法来对付陆缜,甚至这是针对合扎的一个策略。

    今日合忽儿所以站在木逮一边,正是因为他也感受到了来自合扎的威胁,所以有必要让有些失衡的均势重新调整回去。陆缜这个神使就是调节平衡的重要砝码,一旦他与木逮结下死仇,后者很可能会想法除掉这个祸患了。

    至于说神使的身份,以及对他下手可能带来的麻烦,合忽儿却不是太放在心里。其实他本就对陆缜神使这一身份不太当真,只是因为对方能给自己和部众带来好处才予以关照。

    能成为一部之主,且带了大家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纵横不倒,他合忽儿可不是寻常之人哪!

    @@@@@

    之后两日里,陆缜几乎都没有走出自己的帐篷,多半时间里,他都是呆呆地躺在毡毯之上,盯着烟漆漆的帐顶,思索着一些事情。

    当之前的激动与愤怒没有那么强烈后,他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也最终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汉人,包括自己在内,在这个蒙古部落里是完全没有任何人权和保障可言的。当你有用时,他们会对你客客气气的,可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哪怕自己顶着一个神使的光环,只怕也随时可能被他们抛弃或是杀死。

    原来想和他们和平共处,想通过自己超过对方五六百年的知识来征服他们的打算已彻底被陆缜否定了。对上这些如野兽般生存,只知强权的家伙,什么文明知识都不过是笑话而已,他们根本是不可能因此作出改变的。

    之前种种,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既然如此,那尽早离开这儿便成了陆缜唯一的迫切选择。

    但随后,一个悲哀的事实也摆在了他的面前,在如今这个情况下,他是根本无法顺利逃回大明的。且不说喇合部的人一直都盯在自己周围,就是能从这儿离开,也难保不会被他们的人沿路追杀。与之比起来,草原和中原的道路阻隔倒算不得什么大问题了。

    “但只要我有足够的耐心和准备,总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他们虽然提防着我,但不可能永远都这么下去,总会有松懈的时候!”陆缜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着气。

    就在他做出如此决定时,一直低垂的帐帘突然就被人掀起,然后一个身影便走了进来:“神使,该吃饭了。”却是合扎送饭来了。

    这让陆缜略感奇怪,之前送饭来的都是部中的其他人,怎么今天却劳动了合扎?而当他闻声起来,接过那有些发烟的不知名食物时,又看到了合扎神色间带了一些异样,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却又不知该怎么说的模样。

    对此,陆缜并没有急着询问,而是自顾把那烟乎乎的玩意儿放进嘴里努力地咀嚼吞咽着,甚至都不怎么看对方。他知道,以合扎的性子总会自己把事情说出来的。

    果然,在犹豫了一阵后,合扎终于开口了:“神使,有一件事我不知该不该告诉你。”顿了一下,见陆缜有些奇怪地看向自己后,他又道:“因为这件事与你也有些关系,所以我不想瞒你。而且只要你走出去转转,也就会知道了。”

    “是什么事?”陆缜的心又是一缩,一股强烈的不安袭上了心头。

    合扎看了他一眼,这才说道:“就在昨天,除了那三个奴隶被割了头示众外,之前和你接触,给你报信的那个奴隶也被木逮带进帐里打死后割头示众了。”

    “你说什么?”陆缜只觉脑子里嗡地一下,一把拉住对方的手,用难以置信的声音问了一句。

    直到合扎把话又说了一遍,他才确信自己听到的没有错。但随即,他又急声问道:“可……可曹丙他并不是木逮的奴隶,他凭什么杀人?”

    “因为木逮给曹丙的主人两头羊,换了他到自己帐下。”

    合扎的回答让陆缜再度失神,继而很快又明白了什么,木逮这么做,明显就是为了报复发泄,甚至这也是为了针对自己而做。不然,他又何必干出这等赔本的买卖呢?

    强烈的杀意,再次涌上了陆缜的心头,让他整个人变得极其沉静与冷漠,就是合扎在感受到这一点后也不觉有些心中发寒。同时,又有些得意,这次或许真能把神使彻底拉到自己这边,一起来对付木逮了。

    但他可不知道,此时的陆缜所散发出来的杀意却不光是针对木逮,更是针对他们整个喇合部的,包括他合扎自己。

    本就已对蒙人彻底绝望的陆缜在看事情时已变得更加多疑,从对方的讲述里,他就发现曹丙之死另有隐情。不光是木逮的狠绝,其他蒙人的冷漠,还有合扎,以及合忽儿的刻意纵容!

    因为他相信,在出了谢老七的事情后,合扎一定会格外关注木逮,若要救人自然有的是机会。但他没有这么做,只是在事情成真后才来告诉自己,他的用心何在?不就是为了拉自己一道对付木逮么?

    所以这一刻在陆缜眼里,合扎其实与木逮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也是害死曹丙的凶手!

    而除了对这些人的憎恨之外,陆缜还有对自己的责备。要不是自己一时疏忽忘了木逮可能对曹丙下手,事情就不会变成如此模样了!

    陆缜这时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他要为他们报仇,一定要把这些凶手全部除掉,以告慰两个朋友的在天之灵!

    浓重的杀意在这一刻吞噬了陆缜的整个心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