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506章 新皇登基之恩泽百官

时间:2018-06-09作者:路人家

    每每当皇家有大事发生,或是新旧交替,或是整十大寿,又或是婚嫁喜事时,天子总会下旨大赦天下,以此来达到普天同庆的效果,而那些并不是犯下十恶重罪的犯人,多多少少都会被减免一些惩处。

    但这一做法,照道理也得等到过上两日,等新皇将位置坐稳当了之后才下诏传达才是。可今日,情况显然很有些不一样,被赦免的也就陆缜一人,而且居然是赶在朱祁钰刚登基的当时就下了旨意,实在于法理有些不合了。

    可让人意外的是,本来在此事上该有不少人站出来加以制止反对才是,可今日,居然就没人出声反对,反倒是有几个臣子在皇帝下旨之后,迅速上前高叫圣明,表示赞同,这其中自然就有于谦了。

    臣子们为何会如此?是因为新君即位他们不敢当时就与之唱反调么?当然不是,以大明官员的胆量,别说你一个刚当上皇帝的年轻人了,就是多年的天子,只要让他们抓住了机会,也会大肆批驳不留情面的。

    究其缘由,还在于陆缜此事终究有些莫须有的味道在里头,说白了大多数人是心知肚明他是被锦衣卫的人所陷害才会被投入牢狱之中,而且众人也看了出来,新任的天子对陆缜那是相当器重了。如此,自然不会有人为了一个本就被冤枉之人再开口去和皇帝唱反调了。

    当然,朝中还是有不少王振党羽存在的,他们自然不希望陆缜就这样被赦免罪名。但是,如今他们自身都已难保,实在不敢再多生事端了。

    虽然现在王振的死讯尚未传回北京城——战斗远未结束,几十万大明将士和官员陈尸在外,地方官府还没能力去点数呢——但随着朱祁镇被自己的弟弟取而代之,已让他们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王振已然失势,再不可能如以往般横行无忌了。

    即便朱祁钰尚未追究王振的罪名,他还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但在失去了皇帝这座大靠山后,一个宫中宦官还能有什么本事来获取权力?

    其实在得知朱祁镇落入蒙人之手,太后有意扶朱祁钰为帝的消息后,这些往日追随在王振手下的官员就已开始打起了与之脱离关系的心思,此刻当然更不可能为了陆缜这事站出来与天子争辩了。

    所以,赦免陆缜,将其官复原职的旨意居然下达得很是顺利,这边众臣子还在为天子即位而贺,那边身在天牢之中的陆缜已在略作梳洗之后,换上簇新的官服,迅速赶来了。

    在此期间,朱祁钰还率领群臣在太庙、天坛等处进行了祭祀,直忙到中午前后,这一系列礼节性的行为才算彻底办完,而陆缜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紫禁城前,通名求进。

    一听陆缜已经候在外头了,朱祁钰本来有些疲惫的脸上顿现欢喜之色,赶紧说道:“那就让陆卿速速进来说话吧。”

    不一会儿,陆缜便已缓步走到了太和门前,先是恭恭敬敬地给天子磕头参见,并拜谢了其赦免之恩,这才得以起身。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觉产生了恍如隔世一般的感觉来。

    一个是因为在牢狱里呆了足有数月,几乎都是与外界隔绝的,出来便已换了天。而另一个,则是想起了前段日子自己的遭遇,和现在已为天子之尊,总觉着一切好不真实。

    不过这儿毕竟是极其隆重的大朝会上,两人也不好多作交流,而是很快就入了正题。只见朱祁钰神色凝重地看着陆缜道:“陆卿,你来的正好,如今正是朝廷用人之际,想必前方失利一事,你也有所耳闻了吧?如今正是我大明危急存亡之秋,你可有什么良谋应对么?”

    只此一句,就可看出天子对陆缜是有多么重视了,居然当了这么多重臣之面,先和他问答起了如此要事。..

    而陆缜这时候也不客气,只叹了口气道:“臣虽身在牢狱,却也不敢忘国,我大军新败确实于我们大为不利。不过朝廷今日的举措却是极其正确的,如此可重新振我民心军威,只要我们的兵马能及时赶来,必能挡下鞑子的此番攻势。”

    “这一点陆卿是可以放心的,至少现在蒙人尚未破我北方要塞,只要继续坚守下去,事情便可得到缓和。而且于侍郎已一早就从山东、河南,甚至江南等地调取兵马前来拱卫京师,以日子来算,过不了几日,部分兵马就能到了。”

    “于侍郎果然是我大明之擎天之柱,如此可保无虞了。”陆缜忙夸了于谦一句,倒让后者的脸上一红,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这个陆善思也太随意了些,自己和他乃是上司下属的关系,怎能不避避嫌呢?

    群臣心里虽然感到有些不是滋味儿,因为今日的风头都被于谦和陆缜两人个抢了,但此时他们只求自保,倒也没有与陆缜他们为敌的意思。

    就在大家都以为今日的朝会将就此结束时,陆缜却再度开口:“陛下,其实臣有两件事想提,如此或能更增我固守之决心。”

    “哦? 却是什么,说来听听。”朱祁钰忙问道。

    “一者便是朝中群臣的官职。前番一败,无数随驾官员尽皆葬身于鞑子刀下,直到今日也不见他们归来,想必都是凶多吉少了。既如此,今日陛下登基,自当封赏群臣,让在京官员填补上那些空缺才是。不然各衙门总是少了主心骨,在行事上多有不便。如此才算得上是名正言顺,正我朝廷之军心士气!”陆缜忙拱手说道。

    朱祁钰闻言一愣,下首那些臣子也明显迟疑了一下。对此,其实他们也都有过一样的想法,可是总觉着这时候干这个有些太急了。毕竟那些随朱祁镇北伐官员的生死还未有定论呢,这时候提拔他们的下属做上他们的位置实在显得有些太急切了。而且,要是什么时候某位尚书大人要是安然归来,却发现是这么个结局,却又该如何是好呢?

    正因为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顾虑,此事众人才没敢提出来。但现在,陆缜居然就帮他们说了,这让他们既感惊讶,又不觉有些感激。因为这可是得以高升的天赐良机哪。

    朱祁钰看着陆缜,迟疑了一下后,还是说道:“陆卿,这是不是草率了些?毕竟其他朝臣还有可能回来呢”

    “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如今正是要凝聚天下人心的时候,只有如此做,才能让天下军民知道陛下您此番之决心。纵然他们真有回来的,只要这次能挡下蒙人攻势,论功行赏这些老臣也不能再要求新的官员让出位置了。”陆缜却继续说着自己的看法。

    朱祁钰轻轻一皱眉,很快就明白了其弦外之音。陆缜这是在暗示自己,如此做可以让留在京城的官员更加卖力去办差了。因为只有立下功劳,他们如今到手的官职才能得到保障,哪怕自己原先的上司到了,也难以更改什么。

    下面的臣子其实也听出了话中之意,一个个也都眼中发亮,露出了期盼之色,因为这确实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了。

    照着官场原先的规矩,对如今这些朝臣来说,想要再进一步可就有些难了。因为到了这时候,光靠功劳是很难从侍郎升到尚书的,因为变作尚书,靠的是资历,是人望,还有天子对你的信任。对现在那些六部侍郎一级的官员来说,想再有所进,平常时候怎么也得花上个三五七年,甚至是十年以上才有机会。而且在此期间你还不能犯错,这确实是个漫长的,煎熬的过程。

    但现在,因为朝中官员有很大一部分都折在了土木堡之败中,反倒给他们创造了一个大好的机会。而这一切,都只在天子一念间。

    一瞬间,所有人都拿眼看向了御座之上的朱祁钰,等待着他最后宣布出结果来。这可关系到他们将来在官场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怎能不感到紧张呢?

    朱祁钰也是一阵犹豫,因为他有些担心会被人说这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是对皇兄及其臣属的打压。但随后,他又想到了一层,这不正是自己巩固皇位的大好机会么?想必经此一番提拔,这些官员都会对自己死心塌地,极力拥戴自己这个皇帝,哪怕

    后面的事情他是不敢想了,但决心却已下了:“陆卿所言甚是,既然今日朕已代皇兄即位,那诸卿自然也该代不在的主官当政,如此才能上下一心,才能名正言顺地颁布律令!”

    随着朱祁钰这一决定下达,群臣纷纷大喜,然后就上前叩谢皇恩浩荡。不少人看向陆缜的眼中也多了明显的感激之色,看来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个懂得进退的。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这么容易就能全部办成,怎么也得让吏部等相关衙门进行统计商议之后,才能真把官位落实下去。但这已大大提振了众人之心,也让所有人对接下来可能存在的战斗多了份必胜的信念。

    而在这时,陆缜又开口了:“陛下,臣还有第二件事要奏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