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500章 杯具皇帝(中)

时间:2018-06-07作者:路人家

    ,精彩小说免费!

    朱祁镇立刻就明白了蒙人的用意所在,他们这是要借自己的身份来叫开中原门户宣府的大门,从而直接带兵进犯这大明天下哪。

    他很想严词拒绝对方的这一卑鄙要求,因为他深知这么做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一旦宣府防线被破,则整个中原大地都将直面蒙人的铁蹄,那数以千万计的无辜百姓也将彻底暴露在蒙人的屠刀之下!

    但最终,朱祁镇还是选择了合作。因为他更清楚自己眼下处境,那是人为刀板我为鱼肉,一旦因为逆了他们之意而惹得他们大怒,那自己可就要遭罪了。

    于是,在宣承远的指点下,朱祁镇很快就用天子身份的措辞给如今宣府的守军下了一道旨意,命他们不得抵抗,速速将城门打开,开城投降。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在这场大败后的颠沛中,他居然并没有遗失随身所带的印玺,于是在盖上皇帝的宝印之后,这份圣旨的真实性就更难以叫人否认了。

    当也先从宣承远的手中接过这份旨意时,真是大喜过望,又一次连说了几个好字,当真是喜形于色。至于帐中其他人,更是开怀大笑,对拿下宣府,甚至是整个大明天下都抱有了极高的信心。

    话说刚才,当也先召集众人,提出能轻易攻入宣化城时,大家对此还充满了疑虑,而现在,自然只能高声道一句太师妙计了。

    拥有如此利器之后,蒙人上下士气自然大振,也不再盘桓于外,当即便发兵直杀到了宣化城下。而他们的这一到来,也让城中守军大感紧张,在守将杨洪的指挥下,无数守城的器械都已准备妥当,城头还点起火来,上头早架好了铁锅,准备着一旦蒙人强攻,他们便要用滚油伺候着。

    而就在两军对峙,战斗一触即发的当口,城外的蒙人却只派了一人一骑冲到城下,也不避城头那一簇簇闪着寒光的箭矢,抵达城下后,便大声吼道:“叫你们城里能做主的出来说话,我奉太师之命有要事要谈!”

    正那弓箭瞄着来人的明军兵卒都面面相觑,不知这位到底有什么话要说。虽然两军交战前总会互相说些场面话来打击对方士气,但像他这样单枪匹马直冲到城下的却很是少见。可正是因为心里有所疑惑,明军上下都没有轻举妄动,而好似把问询的目光直落到了一旁的大人身上。

    因为首战关系到这次攻防的走势,杨洪作为城中主将自然也身在城头了。现在只见他也略皱了下眉头,在确信以蒙人的弓弩是不可能在几里之外就射上城来后,方才从城墙之后略略冒出个头来:“本官便是宣府总兵杨洪,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过,要是想劝我们投降开城什么的,就不要费这个力气了,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城下的蒙人骑兵嘿地一笑,也不分辩,只是从怀里掏出了早准备好的那份圣旨,喊道:“这是你们的皇帝陛下亲笔所写的圣旨,你看了之后再跟我说会不会投降吧。”

    “什么?”城上众人听闻此言,个个都变了脸色,尤其是杨洪,更是身子一震,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而就在他们诧异间,那蒙人已飞快地将圣旨绑在了箭矢之上,然后轻拉弓弦,唰地一下就将之射上了城头。

    圣旨啪地一下落入城头,便有军卒迅速上前把他拾起,然后火速交到了杨洪的手里。而此时,刚才还冷静沉着的杨总兵脸上已充满了纠结。因为他一眼就已认出了那旨意面上所写的“杨洪亲启”四字的笔迹确实是天子御笔。

    作为为朝廷戍守宣府这等战略要地的重要武官,杨洪在朝中的地位自然不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收到从京城递送而来的嘉奖或是嘱咐的旨意。看得多了,自然就对朱祁镇的笔迹极为熟悉了。

    正是因为熟悉,他才知道事情确实发展到了极为可怕的境地。这说明天子确实已被蒙人所俘,这是大明朝廷上下,尤其是像他这样的边关守将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因为这意味着对方可以拿天子作为武器,来打开自己的城池。

    现在,蒙人果然就动起了这个心思……而在打开那份旨意,草草扫过上面让他开城投降的内容,把目光落到最后的落款和宝印上时,杨洪更是身子剧震,面色一白,差点连这份圣旨都要被掉落在地。

    “怎么办?我该如何是好?”杨洪心里顿时就充满了矛盾。若是以一个忠心臣子的身份出发,他自然就该遵旨开城。可是如此一来,城中百姓和守军可就要尽成蒙人的俘虏了。而且,宣府一旦被破,那后方的中原大地将再无险阻,蒙人铁骑便可长驱直入,残杀那些无辜百姓了。如此,他杨洪势必会成为这天下的罪人!

    可要是拒不开城,这旨意在手又该如何说呢?这真是一个左右为难,前后无路的局面哪!

    就在杨洪满腹纠结,而手下将士则个个忐忑不安的时候,城下那位又再度叫了起来:“杨大人,你想要做个抗旨的不忠之臣么?要真如此,你们的皇帝陛下可得多伤心哪……”

    话传上来,更让杨洪的心被揪紧。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那语气里已带上了威胁之意,似乎是在隐晦地表示,一旦你不肯合作,我们可就要对你们的皇帝下狠手了!而这一切,就全是因为你这个当臣子的不肯遵旨意。

    “大人……这城可开不得哪!”见他犹豫不定,终于有个手下开口了:“我们已经大败一场,若是连宣府都失守,恐怕江山都将陷入到危殆之中。”

    “我明白……”杨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目光迅速变得坚毅起来:“为了城中军民,也为了确保大明江山社稷的安全,我唯有抗旨一次了!”

    打定主意,杨总兵便再次露出头来,冲下方的蒙人喊道:“你们只拿这么一份所谓的旨意就想让我宣府开城投降,那也太儿戏了些。我怎敢确认这就一定是陛下亲笔所书,而不是你们伪造的圣旨呢?”

    “这……你难道就没瞧见圣旨上头的印鉴么?这皇帝宝印可作不得假。”

    “哈,之前你们用奸计打散了我大明军队,陛下就在那军中,说不定这是你们在战后于某处捡来的宝印呢。”无论对方怎么说,杨洪的反应就一个,不信!

    “你……”这下,对方还真就无计可施了,只能在恨恨地又做了一番要挟后,悻悻而回。

    虽然这一次算是把事情给糊弄了过去,但杨总兵的脸上却无半点轻松之意。因为他清楚,既然一计不成,对方一定会出下一计的。

    果然,在得闻结果后,也先先是一阵恼怒,随后便把手一挥:“既然他不肯采信,我们就让他信。把明国皇帝给我推上去,就让城上那些家伙看个分明。”

    身旁的伯颜一听,顿时就出言阻止:“太师,这不好吧。他毕竟是一国之君,如此做实在有些过分了!”

    “哼,什么君不君的,他在我手里,就只是一个俘虏,自然要为我们做点事情了。”但这一回,也先却并未采纳对方的建议,只把手一挥,就命人照做。

    不一会儿工夫,倒霉的大明天子就被人连拉带拽地押到了蒙军阵前,此时的他脸上充满了惶恐,口中还不时地叫喊着:“朕不是照你们的意思写了旨意了么?你们为何还要如此对我?”说话间,还徒劳地挣扎着。原来,他还以为蒙人这是要把他拉到阵前斩首示众了呢。

    直到也先开口,他才稍稍定下神来:“你放心,我们草原上的男儿向来说话算话,既然你肯合作,自然不会再对你下手了。不过,那城上的守军却推说你所写的圣旨是伪造的,所以为了取信于人,我只有让你露个面了。”

    “这……这怎么可能?杨洪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朕的笔迹来?”天子赶紧分辩道。但他的话显然没让也先听入耳去,只见其一扬手就下达了让一支骑兵裹挟着朱祁镇直冲到城下的命令。

    看到蒙人阵中突然一阵骚动,然后便有数十骑朝这边而来,城上的杨洪的脸色就变得越发凝重了起来。虽然对方距离尚远,看不清面容,但他已猜到了他们的目的所在。

    果然,片刻之后,人到城下,骑兵一分,就露出了裹在中间的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虽然他看着早没了以往的威仪和意气风发,但杨洪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大明天子朱祁镇。

    这让杨洪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虽然刚才的圣旨已让他确信此点,可现在看到皇帝真个落入蒙人掌握,还被带到阵前,对他的冲击也是相当之大。

    至于那些守军们,虽然不认得天子,但只看其身上的龙袍,还是猜到了结果,也个个心惊胆战起来。

    与此同时,在几名蒙人骑兵的逼迫要挟之下,朱祁镇不得不开口道:“杨洪,杨卿,你现在总该相信那圣旨确实是朕所发了吧。还请你快快把城门打开,莫要造成无谓的伤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