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98章 人心惶惶

时间:2018-06-05作者:路人家

    ,!

    正如于谦所担心的那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在北京城是断不可能保守得住秘密。等到过午之后,北伐大军在土木堡附近折戟沉沙,全军覆没的消息就已传得尽人皆知,一时间,整个京城都陷入到了不安和惊恐之中。

    连天子御驾亲征都会被那些鞑子所击败,这些凶悍的外族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怕?他们在取胜之后会就此罢手么?若是他们趁此挥军南侵,直杀向北京城,我们可怎么办才好哪?

    要知道如今京城的守御力量可是相当薄弱的,原先那近十万之众的三大营精锐已被天子带去了北方,并且折在了那场失礼之中,只有不过三五千寻常守城的兵马的北京城还能守得住么?

    此惶惑之心一起,各种说法更是甚嚣尘上。既有直言蒙人凶猛,非我大明可敌的,也有提出要赶紧弃城逃命的。更有甚者,还在那儿散播着天子已被蒙人擒获斩首的说法,使得人心更加慌乱。

    其实这种种说法真要仔细琢磨了就一定能看出其中的破绽,奈何现在的京城百姓早就乱了分寸,又如何能分辨其中真假呢?百年来,大明从未在蒙人手上吃过这样大的亏,现在突遇此变故,在难以接受的同时,便会自然由自信转为自卑,对大明官军彻底没了信心。

    面对如此谣言满天飞,人心惶惶的场面,京城各衙门,尤其是顺天府和大兴、宛平两个县衙自然是要竭尽全力辟谣安民。可即便他们不断派人宣讲,同时张贴告示,可在某些居心叵测之徒的煽动下,百姓们还是因为恐惧而做出了不少出格的事情,甚至出现了有人打抢粮店的恶性-事件。

    面对此等变故,朝廷自然不能再轻描淡写地应对了,当即就重拳出击,相关衙门派出大量人手将那些违法或是随意散播谣言之人给捉拿起来,严加审讯。

    一时间,整个京城的风气变得更加严肃,而几个衙门的监狱也是人满为患,只三天时间,就被关进了不下三百名各式人犯。最后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将部分犯人送到了刑部天牢暂作关押。

    要知道,这刑部天牢可不是什么犯人都会接收的。只有那些罪名不轻的朝廷官员,又或是十恶不赦的凶犯,才有资格被投进天牢之中,所以一向都算空闲。不料这一回,却也热闹了起来。

    本就身在其中的陆缜在第一天看到居然有大量穿着普通的犯人被押送进来时,也略感意外,只道是京城附近又起了什么叛乱了呢。结果仔细一听,才明白个中缘由,然后便惊讶地知道了大军败北的消息。

    虽然心中对这一结果早已有了预判,可是在真个确认了这一惊人消息后,陆缜还是久久地陷入了沉默之中,这其实也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了。

    自穿越到这个时代,他陆缜为之奋斗的,就是希望能凭着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这导致大明国势急转而下的惨剧。可结果,几年的辛苦努力,换来的依然是原先的历史,这让他整个人都感到了一阵悲哀和无力。

    悲哀,是因为他知道这样的结果意味着什么。此战之后,大明再不能如几十年前般,对北方各族占据着武力上的优势,如此北地百姓的悲惨生活就要开始了。从此,无论是此时的蒙人,还是后来的女真部落,都将不断给北地造成强大压力,直到百多年后,大明朝彻底走向消亡。

    而无力,则是因为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历史大势确实不是区区自己一人就能强行扭转的。哪怕他是个知道历史走向的穿越者,哪怕自己已倾尽所有,可是那奔流如江河大海的历史之轮依然不曾有半点改变。它只会将挡在前头的自己彻底吞没,却连个泡沫都不会冒一下。

    强烈的负面情绪折磨了陆缜许久,直到他听到附近的牢房里不断传来哭声,才从自己的思绪里拔出神来。却是几个犯人正在哭诉自家的境遇有多么悲惨——

    “我家老三本是五军营里的一名兵士,就因为跟随陛下北征,结果现在却落得个生死难知的下场……老汉我只是想去衙门讨个说法,他们就说我是别有用心,要乱北京安定,将老汉关了起来。我真是冤枉哪……”

    “是啊,朝廷真是冤枉了咱们,我不就是想要趁着鞑子打来前离开京城么,却被他们硬是栽上了奸细的罪名……”

    不少犯人开始诉起苦来,中间还夹杂着几下哭声,把个天牢闹得喧闹无比。但此时,这里的看守却并没有出面干涉,就仿佛他们也已对自己的职责不怎么放在心上,而在琢磨着其他之事了。

    见此,陆缜的情绪更为低落,坐在地上更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此情况,大明还能重新振作起来么?”当这个疑问从心头冒起时,另一个声音也随之响起:“大明当然还会重新奋起!虽然我终究没能改变这段历史,但依然有人会在此国难时刻挺身而出,拯救天下于危亡之时。只要有于侍郎在朝,北京就一定能守住,来犯的鞑子也一定会被打退的!”

    转过这个念头,陆缜的目光重新带上了希望。因为他不但想到了于谦,也想到了朱祁钰,那个将来的大明天子。自己其实还有机会去改变历史,那就从这个即将成为新一任的天子青年身上入手吧。

    只不过现在说这一切都还太早,现在对陆缜来说,最要紧的,还是怎么脱罪,然后从这天牢里安然走出去。不过他相信,随着土木堡之变,朱祁镇的被俘和王振的死亡,给大明重生的契机已近在眼前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其实此刻的于谦心里也是没一点底的。这不光是因为如今京城越发混乱的局面——如今不单百姓生出逃离之心,就连官员中也有不少人产生了弃官逃命,甚至是迁都的念头。只是因为此时他们还不知该向谁进言论及这一事呢。

    另外,更让他感到煎熬的,是几日下来,前方依然没有天子的消息。要是此时陛下能安全归来,有他主持大局,自然能安定天下人心。哪怕他真个死在了战场之上,也只是让人悲伤而已。可一旦他落到了蒙人之手,对大明天下的威胁可就太大了。

    几乎每一天,于谦在到衙门后就会先急着寻找有没有天子下落的文书,可是这都三天时间过去了,前方却依然没有任何相关之事报来。如此,他的心是越发的不安,隐隐已生出了一种感觉来——说不定天子真已如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那样,竟已成了鞑子的俘虏。

    而此事更叫于谦感到纠结的是,他只能被动地等着消息,却连一点事情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其实整个北京城的官员中,最关心朱祁镇下落的还不是于谦,而是另一批人——司礼监,以及厂卫的相关人等。

    早在收到大军败北的消息后,司礼监的曹瑞就已赶紧去书让厂卫迅速派出大量人手赶赴北边寻找天子,以及王振的下落。只要找到他们,那就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将他们安全地给护送回京城!

    因为无论曹瑞,还是马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一点,天子,或是王振就是他们能立足在这朝堂之上的最大,也是唯一的靠山。

    别看他们这些人平日里颐指气使似乎权力极大,就连六部尚书,内阁辅臣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可那一切其实都只是靠着寄生在皇权之上才能发挥出来。一旦没了天子的庇佑,他们这些人就什么都不是,瞬间就会从天堂直跌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他们可是很清楚自己平日里做了多少倒行逆施,得罪朝廷官员的事情。因为他们代表的是皇帝,所以群臣才会对他们敢怒不敢言,最多就是上疏弹劾,却难伤他们分毫。

    可一旦失去了天子这座靠山,那些曾自身,或同僚好友什么的被他们坑害过的官员,就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加以报复。到时候,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口才辩才,他们都将全面落入下风,等待他们的,必然是大清算。到那时,恐怕连死都可能是轻的了……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后果有多么严重,所以在得知北伐失利,天子失踪的消息后,厂卫之人就已把京中一切都抛到了脑后,竭尽全力,派出所有精锐赶赴北方,尤其是大同一带,寻找天子下落。只希望老天保佑,能让自己把天子安全带回。

    虽然于谦和厂卫的出发点一为公一为私,但目的却是一模一样,都是希望朱祁镇能安然归来。

    可是他们的这一愿望在七月十二只天却彻底破碎了。一份边关的军报送到京城的同时,另一封锦衣卫的密信也来到了镇抚司衙门。

    在拆看之后,于谦脸色大变,同时心里又稍微松了口气。而马顺却是目瞪口呆,彻底慌了神了:“这……却如何是好……”

    @@@@@

    感谢书友18672397、书友55256659、清格勒同学和哈老四的月票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