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97章 社稷为重

时间:2018-06-05作者:路人家

    ,!

    在朱祁钰和于谦这一王一侍郎的发声安抚之下,群臣的慌乱心情才终于得到了平复。只是众人依然满脸的迷茫,如此情况百年来都未曾遇到过,又事发突然,他们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对策来了。

    好在有于谦在之前就为郕王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此时由他当众宣布,倒也算井井有条,不但让群臣心里的彷徨之意更少,而且看向这位辅政王爷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意。

    等这些京城官员齐齐领命之后,于谦又站出来禀道:“太子,殿下,如今京城守御空虚,虽然蒙人突然侵我中原的可能性不大,但为防万一,朝廷还是该有所防范才是。”

    这一点,是他刚刚才想到的,所以之前并未提及,这让朱祁钰也略有些式神。但很快地,他便点头:“于侍郎有何主意,但讲无妨。”

    “以臣之见,只有从地方调兵勤王,以为万全之策了。比如山东,乃至江南的卫所兵,甚至是备操兵,能调多少就调多少来拱卫京师要地。”于谦神色凝重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所谓的备操兵,便是民兵后备役了,多是未曾真个入伍,但依然有着军户身份的成年男子。

    对此一说法,群臣自然不会有反对的,毕竟他们都在京城,守护此地是符合所有人利益。于是,朱祁钰就当了群臣之面,以太子的名义下达了旨意,命京师周边各地的驻军或备操兵即刻起兵来京勤王。

    等把这些关于眼下安全问题的事情都决定之后,那些地位低,或是身负职责的官员就都先行出宫,但还是有几名六部的要紧官员被朱祁钰给留了下来。

    这时,这偏殿就显得颇为空旷了,众人的心里也更觉紧张。在略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后,朱祁钰才对留下的几人正色道:“本王还有一事需要知会诸位,毕竟兹事体大,我不好擅专。”

    “王爷但请说明,臣等自当遵命行事。”一名吏部留守的郎中忙表态道。其他人也很快回过神来,纷纷附和着,说了同样的话。

    朱祁钰这才把于谦之前提到的关于让边镇将领莫要因为天子落入蒙人之手便纵敌侵入的说法道了出来。只是,不知是忘了,还是他确有担当,说这话时,他既没有提这是于谦出的主意,也没有如胡濙所说的那样,把这位元老推出来,就当这是他一人的主意。

    而这话一说,殿内顿时显得更静了三分,所有人都神色古怪地盯着面前这位王爷,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虽然从理智上来看,他们是可以接受,甚至赞同郕王这一做法的。毕竟若是因为天子落入蒙人之手便投鼠忌器,甚至开城投降,那中原可就要沦陷在蒙人的铁骑之下了。而北京城因为地理关系,恐怕将会首当其冲。

    可是从情感上来看,他们却又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决定。这么做,可算是直接就把天子给抛弃了,这实在不是为人臣者该干的事情,不说后人,恐怕眼下就会有许多人会说他们不忠。

    何况,这命令来自朱祁钰这个藩王又实在显得有些怪异。甚至有人还产生了某种阴暗的念头——莫非他巴不得自己的皇兄死在外头,然后自己好找机会取而代之么?

    这实在是个不好抉择的两难之题,一时间众人都陷入了沉默。而朱祁钰在说完话后,也紧张地抿起了嘴,等待着群臣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眼见如此,于谦知道自己不能不出面了,便率先发声:“王爷顾虑的甚是,我相信,就算天子知道了,也一定会支持我们这么做的。毕竟圣人曾有言道,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若不这么做,遭受灾难的将是我大明的无辜百姓,以及这百年江山社稷!”

    “不……不错,现在边镇是绝不能再有疏漏了。”有了第一个人站出来表态,其他人终于少了许多顾虑,纷纷出言赞成。

    只有一个礼部年轻官员在犹豫了一阵后开口反对道:“王爷,若如此,我等却要将陛下置于何地?若是真因此而使陛下遭遇什么不测,敢问天下人将如何评说我等满朝臣子?君臣之礼怎能因此有失呢?”

    随着这位开口,居然也跳出了不少响应他的说法。此时的官员大多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别说一个王爷了,就是天子跟前,他们也是肯为此争上一争的。

    被他们这么一问,朱祁钰顿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他毕竟没什么经验,而且确实心里有些发虚,面对如此责问,还真镇不住场子。

    于谦见状,赶紧发声:“刚才就说了,陛下虽然贵重,但终究比不过我整个大明江山。何况,我们做此决定也只是为防万一。说不定陛下并不在蒙人手中,边镇也就有个准备而已。”

    “可是……”其他众人却并未被他说服,似乎还想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殿外突然传来一阵长宣:“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驾到!”

    这一声顿时就打断了双方的辩论,群臣都跪伏相迎,就是朱祁钰,也赶紧从上头走了下来,冲着缓步进来的两个女子恭敬行礼:“儿臣拜见母后,皇后!”

    来的是两个模样雍容,穿着正式华贵朝服的女子,正是当今天子朱祁镇的母亲太后孙氏,以及正宫皇后钱氏。而她二人的到来,还真有些出乎群臣的意料了。

    因为大明素来有规矩,后宫是不得干政的,哪怕你是皇后太后之尊,要是敢干预朝事,那些言官御史都有权力加以弹劾阻止。所以终明一朝,都没有出现过外戚干政,以及如吕雉或慈禧那样的强势女人,更别提出什么武则天了。

    正因如此,朝臣对于和这样高贵的太后皇后是完全没有打交道经验的,在把二人迎到上头后,竟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才好了。

    孙太后和钱皇后此时看着也很是不好,虽然上了妆容,但依然能看出刚哭过,连眼睛都还是红的。天子在北边出了事,如今生死不知,两个与他关系最亲近的女人自然早在第一时间就得知消息了。

    可即便挂念担心着自己的儿子或丈夫,两女此时却依然保持着镇定。在对视了一眼后,才由孙太后道:“皇帝在北边兵败失踪之事哀家已经尽知。今日哀家与皇后来前朝,并不是来干预你们拿主意的,而是想说几句真心话。”

    “太后请讲,臣等一定谨遵懿旨。”群臣忙表态道。

    “虽然皇帝是我儿子,但他更是这大明的一国之君。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无论如何都当以祖宗的江山社稷为重。所以无论你们拿什么主意,都要先以此为重,然后再考虑皇帝的安危,你们明白哀家的意思么?”孙太后说话的时候,目光低垂,显然是在竭力忍着心头的悲痛。

    而她身侧的钱皇后,这时已有泪水从眼中滚落,但她却还是点头,用哽咽的声音道:“我只求天下太平,让陛下能尽早归来。但若真有什么为难的地方,还望各位也能以社稷为重。”

    “臣等遵旨!”众人这时已明白过来,在吃惊于这两个女人的果敢之余,也不觉心生佩服,纷纷拱手作礼。

    于谦也终于松了口气,有了这两个天下间最尊贵的女人表态,此事自然再不是什么问题。

    孙太后在略作迟疑后,又看了前方的朱祁钰一眼后,继续道:“如今皇帝不在京城,朝中一切还是要有个人来当家作主的。之前郕王在宫里辅佐太子就做得很好,所以哀家便决定自今日起,由他监国,总理一切朝中大小事务,你们都没有意见吧?”

    对于这一决定,群臣虽然略感意外,却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这几个月来,本就是由朱祁钰在朝中坐镇,他也干得不错。再加上今日郕王的表现又是如此亮眼,就更让人少了顾虑了。

    “母后,儿臣恐怕能力不足以担当如此重任哪……”朱祁钰本人的第一反应却是想要推辞。

    “郕王你就不用谦虚了,如今京城之中实在没有第二个人比你更合适担此重任了。太子毕竟年幼,他还什么都不懂呢。”孙太后真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同时又看了一眼此时已在太监怀里沉沉睡去的太子朱见深。

    话说到这个份上,又有群臣表态支持,朱祁钰只得接下了这一任命。只是看他的脸色,却不见半点欢喜,因为他很清楚,这监国之职虽然比之前要大得多,但相应的责任也更重了,他可没有信心自己真能帮着皇兄把朝廷给整治好了。

    在又交代了几句后,太后便带了皇后离开了殿宇。她们本就是来表明立场,顺便把朱祁钰推到前台而已,自然不会过分抢戏。

    不过,她们这一出面,确实帮了于谦他们一个大忙,再提之前的说法时,便没有人反对了。毕竟连太后和皇后都说要以社稷为重了。

    等一切都说定后,群臣才急匆匆出宫,各自忙碌开来。而此时的北京城,早已流言满天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