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82章 因果

时间:2018-05-28作者:路人家

    ,!

    见马顺终于肯将陆缜交出,胡濙和于谦两人的脸上都现出了欣然的笑容来,至于朱祁钰,更生出了几分成功后的喜悦,毕竟这是他首次以身份压住某位朝臣,而且对方还是锦衣卫的指挥使。

    可是当陆缜真被几名校尉带上,准确的说是架上堂来时,三人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因为此时的他看着实在太过凄惨,身上的衣裳早成了丝丝缕缕的破布,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前胸后背,乃至双臂等露在外面的地方全部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甚至都能隐隐看见里头的经络与骨骼了。而他本人,此刻也陷于半昏迷的状态,耷拉着脑袋,哪还有半点之前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模样。

    要不是他的这张脸并没有受什么损伤,还是三人所熟悉的模样,恐怕他们都要认为这是马顺让人找了个囚犯冒充陆缜了。

    于谦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铁青,朱祁钰则是脸上一片煞白,却是被陆缜如此凄惨的模样给吓得不轻。唯有胡濙,虽然面色也早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但还算镇定,只沉默了片刻就道:“马都督,你们锦衣卫的手段,老夫算是领教了。”

    “胡部堂夸奖了,本督也不过是忠心王事罢了,不值一提。”马顺就跟没听出对方话里的讥讽之意似的,反而自谦了这么一句:“这陆缜因为身负重罪,咱们锦衣卫自然是要落力把他的嘴撬开,从而好把藏在我北京城里的蒙人奸细给找出来,这些都是咱们当为之事。”

    “你……”听他到了这个时候还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着风凉话,于谦更是怒得砰拍了一下身边的茶几,但一时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毕竟对方是死抓着问案这一点才对陆缜用刑的。

    胡濙的脸色迅速变了几下,略作盘算就知道这事儿自己是无法追究锦衣卫责任的。因为锦衣卫本身就有未经相关衙门审讯首肯就对自家人犯用刑的权力,即便把官司打到天子跟前,也很难为陆缜讨一个公道。而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赶快把人从他们手中带走,以免夜长梦多,再出什么乱子。

    想明白这点,胡濙便道:“如此,就不打扰马都督处理公务了。”说着,便起身略拱了下手。

    满腔怒火的于谦和心生忐忑的朱祁钰在见他有此反应后,也迅速回过神来,知道现在孰轻孰重,所以也紧随其站起身来,然后便打了招呼,让等在外头的自家手下上前搀扶着陆缜离开。

    这几名手下在看到陆缜如此凄惨的模样后,也是心下恻然,手上的动作尽量放得轻柔些,生怕再伤着了他。可事实是,此时的陆缜早已因为受了太多酷刑而暂时连痛都感受不到,甚至连神志都是不清的。

    “殿下,两位大人慢走,就恕我不远送了。”见他们如此干脆就带走了陆缜,马顺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儿,但却也不好阻拦。只能吩咐道:“来人,代本督送几位出去。还有,看仔细了,可别让人犯落到旁人手里,必须是刑部之人才能把他带走。”

    “是!”顿时,就有几名校尉大声答应着,跟在了他们几个的身后,说是送客,更多却像是监视般地和他们一起出了有些阴森的镇抚司衙门。

    此时,在那条生人勿近的胡同入口处,正站了几名神色不安的官员和差役,正是刑部一名员外郎带了人赶了过来。

    既然早想好了对策,胡濙自然不会出什么纰漏。早在来此的半道上,就让一名家奴持自己的名帖赶去刑部,让他们派人过来接下陆缜了。

    虽然如今的刑部衙门事实上也早在王振一党的掌握之下,但是那儿毕竟不同于锦衣卫这样的地方,里面还是得讲规矩的。而且,那里做主的,依然也是文官,以胡濙几十年的声望,也足以让他们不敢乱来了。

    在一番见礼后,胡濙便让刑部之人上前带走陆缜。而那几名差役在看到这位满身伤口与血污的模样后,也是一阵心惊胆战,生怕他会死在自己的手上,所以动作也格外的小心。

    直到将陆缜送上一辆马车,几人才算稍稍定了下心神,然后胡濙才把事情原委简略地一说。那位带人前来的员外郎顿时面现苦色,知道自己这回是带了个烫手山芋回去,接下来整个衙门可就不得清闲了。

    先不说盘问陆缜,查明真相的事情,光是如何确保其不死在自己手里,就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了。锦衣卫的酷刑可不光是看着可怕,其可能留在犯人体内的暗伤内伤什么的也是不轻,要是不能及时诊治,还真有可能在过上几日后便一命呜呼。

    在这位刑部官员悄声把问题道出后,胡濙和于谦更是心焦:“这却如何是好?”

    好在,朱祁钰及时说道:“这样吧,本王让太医院的常太医去刑部为陆缜诊治,以他妙手回春的本事,应该能确保其无虞了。”

    “常太医……那善思应该就有救了。”胡濙一听,总算是松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这位叫常松柏的太医乃是京城第一名医,可说是有生死人而肉白骨,能从阎王爷手里抢人命的神医,以他的本事,只要能请得动,陆缜身上的伤就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不过这位常太医乃是只为皇家服务的太医院院正,别说寻常百姓了,就是朝中重臣,若没有天子开口,他也不可能前往医治。好在朱祁钰有着天子兄弟,以及王爷的身份,有他开口,事情倒不算难办。

    在商议后一切后,众人这才各自登车,缓缓离开了镇抚司的地盘。

    而此时,里头的马顺已经知道了是这么个结果,脸色再次变得阴郁起来:“这个陆缜倒真是好运气,这都能让他从本督的手中脱身!”

    “都督,咱们为什么不在把他从牢里提出来时给他来一下子呢?到时他一死,只消说一句是他体格孱弱,经不得我锦衣卫的手段,谅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一名百户有些不解地问道。

    “哼,你懂得什么?这么一来,本督就要被胡濙和于谦他们给盯上了,刚才他们所说的那番话,也不光是虚言恫吓,真惹急了他们,说不定我会沾上一身麻烦。为了一个陆缜,带来这些风险,可不是太值得。”马顺瞪了对方一眼:“现在最想除掉陆缜的,是宫里的曹瑞,我又怎么可能如此帮他呢?”

    “都督说的是,是小人一时愚钝,忘了这茬儿了。”那名百户赶紧认错道。

    马顺随即又是一笑:“何况,即便现在把人从我们手里救出去,他陆缜也算是半个废人了。他的伤,不养个一两个月根本恢复不了,而且我早命人打断他的腿骨了,现在又被关进刑部天牢,一旦得不到及时诊治,落下残疾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此,我又何必去在意这么一个废人到底是死是活呢?”

    下头几人一听这话,顿时都翘起了大拇指来,连连说都督英明什么的,一时间堂上马屁齐飞,谀词如潮。

    马顺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深知朝廷用人任官的标准是什么。其实自古以来,朝廷选官都讲究三点——才能、德行以及容貌。

    前两者自不消说,这容貌,却也是朝廷选拔官员,尤其是重臣的关键所在。因为这些臣子是要日日见到天子,并且可能代表朝廷体面的,所以一定不能长得难看,更不能有什么残疾之类的问题存在,不然一个个歪瓜裂枣地站在朝堂之上,不但天子看了膈应,也会叫外邦之人笑话。

    即便不是什么帅哥,好歹也得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方面大耳,有威严之气的男子才能站在这朝堂之上。要是某位高官因为疾豺是什么意外得了残疾,比如缺胳膊少腿什么的,那还是赶紧辞官回家去吧。所以说,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是要看脸的……

    而现在,陆缜的情况已变得极其危险。在马顺的刻意授意之下,诏狱里的用刑好手可是在他身上用了不少的心思。在确保其性命无忧的情况下,不但让他吃尽苦头,而且还断了他的双腿腿骨,很可能让他就此残疾,连路都走不了,更别说再当官了。

    所以哪怕现在陆缜已被胡濙他们带走,马顺的心情也还算平静,因为他相信,自己已经为王公公把这颗眼中钉给拔去了。

    只是世上的事情却总有出人意料的时候,他马顺千算万算,依然没把常松柏这个意外点给算进去。

    虽然此时已过了三更,常太医也早早就睡下了。可是在知道是郕王下令让他前往刑部医治某个人犯时,这位医术高,架子大的大国手却没有丝毫的抱怨和耽搁,就迅速带上了自己的药箱,叫上了小徒弟,就急匆匆地出门赶了过去。

    他所以如此积极,除了朱祁钰的身份外,更因为几年前,正是朱祁钰在皇帝面前帮着常松柏说话,才让其免遭降罪。而这份人情,他今日自然是要还的。

    一饮一啄,皆有其因果。陆缜正是因为帮了朱祁钰,才会落到今日下场。但同时,也正因为他帮了郕王,这回落难受伤,这位向来低调懦弱的王爷才会尽力相助,才会动用关系,让常太医前往救治……

    @@@@@

    感谢书友18672397、书友4880*11、书友41086926、 陈诗怡的打赏支持,以及书友 ani0126、怀柔四海的月票支持!!!!
小说推荐